慣性 F=MA

71 發表於 2008-10-09 11:52
分類: 好累, 身旁風景

在台北生活,經常發現親友敵視中國或中國製品的情況,而且似乎越來越嚴重。
我總是要舉幾個好用又不貴的中國特色產品,來譏笑緊張過度、帶點偏執感的親友。

『咦!你家牙膏是中國製的揶!?』
『對啊,我在香港機場買的國際名牌。』

『你這個雲南白藥OK蹦(創口貼)能用嗎?會不會越貼越糟?』
『不能貼,只給舔兩下。』

這次毒奶粉事件,頓時讓我完全沒有立場。我很理虧的接受眾親友『早告訴過你』的譴責眼光。一方面卻在心理偷偷的慶幸,幸虧當時沒有堅持要在北京養小孩。

身為人父,愛屋及烏,也為中國受害小嬰兒不忍。在母乳不普及、一胎化政策下,個個都是家中獨生子女的心肝寶貝,更顯得黑心商人輕蔑人命的殘忍。

不過,毒奶不是單一事件,而是遲早會發生的。不是毒奶粉,也或是毒油、毒水…甚麼的。

日本在1950年代,也曾爆發、企圖隱瞞的環保問題,像是水汞症。
台灣在1970年代,一為追求財富累積的時期也有多氯聯苯、艘水油(地溝油)的事件。(現在仍然在輸出有毒的廢五金、舊電腦。)

舉這兩國家發生過的例子,並不說明中國政府對毒奶事件的無辜,而是說明只注重經濟成長、忽略環境、權力高度集中,壓制公民社會形成,必然讓社會自我修復的功能嚴重受損。以上兩個國家的例子,都是再全力發展經濟時,發生的公害事件。

當以經濟發展、社會穩定為最高追求時,犧牲公義、公益、道德標準、訊息流通來換取短暫的『利』及表面穩定時,就不能保證更大的利益不會受損。像是這次賠上的國家形象、中國產品的信用、國民健康。

這一次在台灣,有一家企業表現的比政府好。
『金車飲料』主動檢驗自家產品,發現有毒,很快的發佈新聞,
第一時間坦承產品有毒,主動下架回收。

很期待中國政府像『金車』一樣,心理卻明白不可能。

因為,
貧富差距這麼大,走險才能換取生存(而不是獲利!)。
基礎知識不夠普及,對於行為的後果沒有預測能力,卻有機會取得威力強大的生化材料,就像是擁有自動武器的好奇學童,遲早會開兩槍試試的。
社會防護機制這麼的依賴政府,可是,政府最主要的關心內容卻是『社會穩定』(『政權短期穩定』?)

在目前國際化分工的情形下,原料來源多樣、可能來自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除非自己來種菜、養雞鴨…過著絕對有機的生活,不然怎樣也不能保證我們吃的、喝的、用的絕對的安全、保證無害。

大多數的人即使有心,也沒有時間、沒有空間來達到這樣無毒的境界。而再次爆發類似『三聚氰胺』這樣的食品安全事件、或是環境汙染事件只是早晚的問題。

要改變這樣的情況,需要由最基本的部分改起。
最關鍵的部分是改變某些社會的慣性。

第一步,我認為,中國政府應該頒發給人民英雄獎章給兩個人。
第一個舉發的醫生,『懷疑三鹿奶粉造成腎結石』的小兒科醫生。勇於大膽懷疑知名的企業,敢於例行工作之外,說出不方便的真相。

另一位是揭發事件的東方日報記者。

這正好是中國政府改善形項、宣示國家對食品衛生的重視、維護中國品牌宣傳機會。

中國政府如果有種種困難,不能這樣公開表態的話,那就拿海角七億來成立各基金會,專門頒獎給這些用於舉報的好人、來改變姑息、沉默的慣性。這樣,終究有一天,我們再也不用擔心吃到餿水油(地溝油)、漂白木耳、染色金針、毒奶粉。

9 Responses to “慣性 F=MA”

  1. 爐主 Says:

    在中國生活,好像在玩生存遊戲。要開心。
    我剛剛吃了激素雞,農藥菜,
    中午吃的是假辣椒油水煮魚,
    早餐的麵包,是色素腸仔麵包。

    71的期待與願望,是正向念力。我如此的,禱了。

  2. 71 Says:

    to 爐主:
    在中國生活還是要有爐主這樣的正面心態 才好過日子
    萬毒穿腸過 心中有佛(主)座…

    我也如此的 為在中國生活的人們 禱了

  3. 团副 Says:

    早上醒来,掀开黑心棉被,打开最近买的翻新电视机,电视预报说空气质量优良,看了一下窗外的天,黄黄的太阳!好,今天不用带雨衣防酸雨了。

    起床,穿上含有致癌可分解芳香胺染料的衬衣,再套上从洗衣店取回的用致癌物四氯乙烯干洗过的西服,闻着身上有点香,正好省了可能导致不孕的男用香水。拿起牙刷,挤上含三氯生的牙膏,让它与经过氯消毒的自来水在口腔接触,产生可致癌的三氯甲烷。

    用含联苯胺的毛巾擦完脸后,我冲了杯三氯氰胺牛奶,吃了根地沟油炸的洗衣粉油条,顺便沾了点苏丹红辣椒酱,又喝了碗毒大米和含铅皮蛋熬的粥,当然少不了来点有毒腌菜。打了一个饱嗝后,带上花10元钱买的头盔,骑上配着廉价刹车片的摩托车,上班去。

    到公司,打了一杯大肠杆菌超标的桶装自来水,开始工作。其间,不时掏出山寨手机,看一看股票跌势。中午陪领导吃饭,工作餐,点了一盘含氰化钾的狗肉煲,一盘青蒜炒瘦肉精猪肉,一盘化学制剂泡发豆芽,两盘鸡皮充猪肉馅饺子,两罐司口司乐饮料。

    晚饭陪客户吃,比较丰盛。餐前每人先来一杯添加铅铬绿的碧螺春,吃的是敌敌畏泡过的金华火腿,多次过滤油和注水牛肉烹制的水煮肉,避孕药催肥的黄鳝炒红椒,烧碱膨发甲醛保鲜的炝鱿鱼卷,七八种西药和死鸭子喂养的清蒸大闸蟹,潲水油清炒的农药超标绿色时蔬,主食是加了漂白剂的馒头,还上了几瓶合成色素超标红酒,最后的果盘里是激素催熟的草莓、狝猴桃、西瓜。

    晚上回到家,几个朋友又来电话约去吃夜宵,推都推不掉。在大排档点了用石蜡做凝固剂底料的重庆火锅,配了碱性品绿泡发的鲜嫩海带,吊白块制作的腐竹,牛血加亚硝酸盐冒充的鸭血,含石炭酸的米粉,泔水泡的臭豆腐,又加了几串病猪肉作的羊肉串。实在吃不下太多,跟他们碰了几杯甲醛啤酒,走人。

    回家后兴奋、失眠,吃了几片糯米粉安眠药,没用。半夜看电视,电视广告正推销长生不老药和300元一块的真钻手表,明天就去买……这日子,过的就是爽!

  4. 团副 Says:

    中国人在食品中完成了化学扫盲:
    从大米里我们认识了石蜡
    从火腿里我们认识了敌敌畏
    从咸鸭蛋、辣椒酱里我们认识了苏丹红
    从火锅里我们认识了福尔马林
    从银耳、蜜枣里我们认识了硫磺
    从木耳中认识了硫酸铜
    今天三鹿又让同胞知道了三聚氰胺的化学作用

    伊利:你加就加了,不能少加点?
    蒙牛:我从来都是奶粉里加三聚氰胺,从来没有在三聚氰胺里加奶粉!
    三鹿:那天漏斗坏了,没控制住~!!

  5. 71 Says:

    中國人民的韌性果然不簡單

    這樣的水深火熱 依然這樣的調侃解嘲
    堅持住 過幾年….就好了

    希望是環境改善了 不然 也練出來了

  6. 蘆洲阿姨 Says:

    原來在你的眼中,我被歸類為”緊張過度、帶點偏執感的親友”!?

  7. 71 Says:

    To 親愛的小姨子:
    你要這樣對號入座 我也不好阻止

    不過 我們之間好像沒有這一段對話喔

  8. jammy Says:

    團副先生:c/o 71

    請您讓我轉載這篇妙文好嗎?不知您看得到否:

    http://blog.sina.com.tw/wesley_bay_area/

  9. 团副 Says:

    jammy:当然可以,我也是转过来的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