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華 Sublimation

71 發表於 2007-09-18 12:21
分類: 有料牛肉, 狀態報告

回台定居前,還有好多事得交接,所以還經常北京-台北之間來來去去。與 T.常常的處在小別的情境下,雖然還算是在新婚狀態,不過這種甜蜜的濃度還是不一樣的十分有興味。

比如說,為了在小子出來之前,好好享受下剩下不多的親密,兩人特意的空出一週一起在台北四處閑晃。像這樣乾材烈火在外,經常一進家門就像電影裡一樣迫不及待地,一邊寬衣、一邊身體也不會閑著,做該做的….以下,省略五百字。

當然,與電影不一樣的是,總會有人在關鍵時刻,很冷靜的說

”等一下!”

接下來出現的,是絕對正當的理由,是電影裡絕對不會出現的。

正當的理由像是:

“你去洗手!”
個人衛生很重要,感染了啥可麻煩了。

“我得先去洗手間!”
那當然,事有先後,自然的呼喚沒必要對抗。先處理這種瑣事,才好專心享受。

“要不要先洗澡?”
海島溼熱,出外一趟,又黏又臭;沖一沖,才能像熊寶寶一樣的相互疼愛….

除了這些很實際的”正當理由外”,小別後的重逢,熱情的能量完全與傳說的一樣,
絲毫不會影響對彼此的貪戀,也不會像電影裡碰見不解風情的蠢人,突然從天上摔下來,然後熄火;T和我,乾材還是很乾,烈火還是熊熊。

倒是,分開兩地的遠距調情,卻有意想不到的動力。簡單的說,當兩人之間能用肢體說話時,語言、文字就自然地縮水了。只有在肢體的接觸無能為力時,我們只好被迫”昇華”為文字工作者。

例如,那天,與T 遠距連線時…

“醫生勸我趁現在還能拔下婚戒,就先拔,以免進產房拔不下。”
什麼啊,進產房還要拔婚戒….拔婚戒耶!沒聽說過。

“醫生有說為什麼要拔嗎?”我問道。

“我猜是因為怕我一痛亂揮舞,打到醫護人員吧。” T 推測著說。

“那應該是剪指甲、拔牙齒之類的吧!?”
我一在鏡頭前面做出張牙舞爪的樣子,還趕緊接著想像其他的攻擊的方式,可能的武器種類,像是生化….

“或者更應該要灌腸….”
避免瓦斯及其他有害物質的攻擊…..

T 哈哈大笑,然後說
“也有可能是怕感染啊,所以盡量減少身上的雜物,以免藏污納垢。”
有道理!不過,這阻止不了我的雄性荷爾蒙繼續燃燒。

“那就用酒精灌腸,這樣也順便麻醉了。”
我一發不可收拾的陷在自己的狂想中,腦中還想像著所有在手術室的病人,都紅著臉帶著酣畅滿足的傻笑。

“你也要進產房,那我先幫你這樣消毒好了。”

T 總是知道如何把話題拉回正常的軌道來。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