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副非洲行 第11-12日 Africa Trip Day 11-12

71 發表於 2007-07-06 04:36
分類: 非官方說法--中博主 團副專欄

2.21 第十一天
我呆了4天的Arusha實際上是坦桑尼亞幾個主要旅遊勝地的中轉站,今天我們將從這裏乘飛機去著名的塞倫蓋蒂國家公園。而Summy昨晚就已經帶著他的團隊和我們未來幾天需要的大批輜重連夜開車前往了。
10:30到達機場,這個機場很小,候機安檢都在一間幾十平米的小平房裏,停機坪上只有7,8架小飛機,我們的飛機可以坐兩個駕駛員和11個乘客,大家都在一起,可以邊看駕駛員開飛機邊和他聊天。
imgp5153.jpg imgp5172.jpg

飛機上只有我們9個人和一個駕駛員,於是這架飛機成了我們的專機。密封不好,應該沒有加壓設備,巡航高度3800米,因為上升的比較快,大家都有些憋氣的感覺。駕駛員50多歲,飛行途中經常放開雙手幹點別的事。遇到氣流時這小飛機能被橫著吹動,氣流過去了才回到原來的航線。
經過一個小時的飛行,12:00,飛機降落在塞倫蓋蒂國家公園中心的土跑道上。機場上只有一個草棚子,還有一架一樣大小的飛機和兩輛越野車。站在機艙門口,看到的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很有二戰時蒙哥馬利到東非戰場視察的感覺。
imgp5188.jpg

Summy的兩輛陸虎一個小時以後揚著塵土停在了跑道旁,接上我們去吃午飯。午飯的lodge非常漂亮,整個建築既充滿活力,又對環境充分尊重,隱約還帶一點中國園林的意境,看的出設計師功力深厚。
img_6235.jpg img_6180.jpg

只可惜又是西餐,看著外面到處跑的猴子,蜥蜴,還有好多說不清名字的野生動物,心裏開始想念什麼都敢吃的廣東人了,如果有個廣東仔在這裏開個餐廳,那該是多麼。。。。。。嘖嘖。。。。。。
imgp5331.jpg imgp5312.jpg

下午的2個小時頂著草原上的烈日,坐車看動物。塞倫蓋蒂的面積是肯雅的馬賽馬拉的十倍,它們本是同一個草原,只是國境線把它們分開。這個季節大部分動物在塞倫蓋蒂這邊。長頸鹿和斑馬等比較溫順的動物隨處可見。我們計畫在這裏停留3個晚上,所以時間大把,太陽很毒,便早早的收工,前往住處。
img_6267.jpg

這個lodge雖然在建築設計上不如中午那個,但風格和服務也比較類似。因為以前非洲大部分國家都是英法殖民地,而所謂safari的旅遊方式也是歐洲人創立的,所以在非洲旅遊經常能夠感受到與貧窮落後,但是卻也有濃重的殖民地風格的非常成熟完善服務。我們後來曾和不同的非洲哥們兒探討殖民主義問題,竟發現他們對殖民主義是認可甚至是樂於接受的,這和我們以前受的教育出入非常大。。。。。。
吃過晚飯,和summy等幾個黑人朋友在酒吧閒聊。自從在乞力馬札羅下撤後,我還沒有和他們好好喝過酒,借著酒勁兒,加上這幾天英語水準有所恢復,推杯換盞中從中國發展砍到非洲美女,從未來合作砍到哥們情誼,到最後不知是他們的酒量不行還是我的辭彙儲備快用光了,大家幾乎同時起身:“see you tomorrow”,“明兒見!”
img_6286.jpg img_6276.jpg

2.22 第十二天
早晨8:00起床,出發,開始Safari。
陸虎在土路上顛簸行駛,塞倫蓋蒂大草原上的烈日象往常一樣烤的人難以抵擋,大家坐在車裏,眼睛在近一人高的草叢裏和遠方的叢林中搜尋著野生動物的蹤影,手裏的攝像機照相機隨時準備對出現的目標進行掃射。
我們的司機叫Suzuki,是他自己給自己起的一個日本名字,雖然有點彆扭,但不得不佩服他的眼睛,幾乎每次發現都是他的功勞,哪怕一百米以外草叢中露出一個獅子尾巴他也能看見,然後把車停下,熄火,告訴我們可以照相,而我們往往在這個時候還不知道目標在哪里。
img_6485.jpg

為了保護草原,車只能沿著固定的土路行駛,不能開進長有草和植物的地帶,否則一旦被發現司機將會面臨巨額罰款。鹿,斑馬,河馬,鱷魚等和各種鳥類很容易看到,而獅子,獵豹等大型猛獸就不那麼容易發現了。每遇到一輛車司機們都會互相打聽在哪里發現了大型猛獸。
img_6334.jpg

2個小時過去了,沒有什麼收穫,太陽也越來越毒,大家一致同意回lodge休息吃午飯。
白天在lodge的樹蔭下休息,眺望草原的確很享受。
img_6291.jpg

出發前買羽絨服時送了個便攜小音箱,羽絨服沒怎麼用上,這個倒是用的充分,所有帶去的mp3都放了個遍,最後連京劇都放了,別說,那調調和草原還挺般配,非洲朋友聽了表情怪怪的,半天也找不到節奏,估計如果他們聽幾天京劇,以後再在家鄉跳舞肯定踩不著點了。
下午懶洋洋出發去我們的營地。
今天開始將是三天的帳篷。
這是個公共營地,一年中任何時候都需要預定。營地有簡易廚房,廁所,淋浴房,還有一個5噸容積的儲水罐,會有服務人員定時送水。
我們到的時候營地已經有幾個西方遊客支好了帳篷,正在喝咖啡聊天,過了一會人漸漸多起來。
img_6353.jpg

晚飯遇到了這兩天見到的第一個中國人,香港的郭琳。他是我這次旅行遇到的第2個獨自一人環遊世界的背包客,和在Arusha遇到的8個月環游世界的韓國人不同的是,郭琳的計劃是800天;而且就在兩天前,就在這裏,他有一段奇遇:
*********************(為了準確,以下引用郭琳自己描述這段奇遇的原文): ******************
2007 02 20 (Tue) 在野生動物園被土匪打劫
。。。。。。
大約14:00我們去到一個營地吃飯盒,吃的時候天上有很多黑鳶(Black Kite),牠們可能太餓了,居然會俯沖下來搶我們手中的食物,來個人鳥爭食,我們只能吃一口拿一口的東西出來。
飯後我們繼續朝著Serengeti國家公園行駛,先經過幾個馬賽人(Masai)的村落,後來就到了長頸鹿走廊(Giraffe Corridor,這裡有幾十隻長頸鹿在這一帶活動),周圍還看到一些斑馬、大象和大羚羊。大約在15:30左右,突然有兩個人從草叢中衝出來,其中一個幪著面,手持AK-47步槍,他對我們開了三槍(單發連續),我們馬上抵頭躲避並且立刻停車,他叫我們把車子駛到路旁的草叢裡。在草叢裡原來還有幾個他們的人(估計共有五、六人,有兩人持有AK-47步槍,另外幾個人手持長木棍,是馬賽人所常使用的),捷克女子Papi當場被嚇哭了。土匪們大聲地叫我們把錢都拿出來,我們走出車外,他們把每個人的錢包都淘光,隨後又大聲地叫:「Dollars? Dollars?(美元呢?美元呢?)」接著又搜我們的小背包。其中一個看到我的相機,說要給他,我見他手裡只有拿著木棍,我說不給,我說我已經把所有東西給你們了,他猶豫了一下就回頭走了(其實相機裡面沒有甚麼照片,當時只是想減少損失,不過如果那人是拿槍的話我是不會猶豫地全部給他)。我回頭一看,捷克人、Julius和Juma都已經趴在地上了。然後土匪們又把他們的手錶、手機、相機、望遠鏡和頸鍊都搶走,由於當時我的手錶是掛在胸前(測溫度),所以沒有被搶走。我聽捷克人問土匪說:「我們的護照和機票呢?」其中一個土匪說:「會給你們的。」前後大約三、五分鐘的時間,他們拿了我們的小背包、幾瓶礦泉水和餅幹,然後逃到叢林裡去了。
我看四處無人,就打開車上的無線電求救(第7和第1頻道),我說:「SOS! SOS! We were robbed. Calling for help!」重覆了幾次,可是都沒有人回應(當時也怕土匪們回來時見到我在求救,所以試了幾次就沒有再試了)。正當我在求救的時候,那四個捷克人、導遊、和廚師就趁機跑到馬路上,攔了一部車後就逃走了,剩下我一人仍然留在現場。我當時很生氣,跑也不通知一聲大家一起跑,真沒義氣,(事後他們說有叫,可能我在求救沒有聽見)。冷靜下來後,我想把車子開走,可是鑰匙被土匪拿走了。大約30分鐘後,有一輛車子駛來,說是導遊叫他來接我的,我問報警了沒有?司機說已經報警,我說我不上車了,就在這裡等員警來,否則員警怎會知道地點?又過了大約15分鐘左右後,一隊員警趕來,手裡拿著AK-47(雙彈夾)、輕機槍和小型榴彈炮。我告訴他們土匪逃跑的方向,可是他們卻要沿著公路開走了,說是去攔截他們,就這樣又只剩下我一個人在現場。我坐在路邊,正在盤算著損失了多少金錢、多少證件,下一步應該怎麼辦?突然我意識到我人是在野生動物園裡,這裡有獅子和豹,我馬上跳到車上,把所有車門都關好(其實不用關門也沒事,因為在獅子的眼裡車子就是一個龐然大物,牠不敢走過來)。又過了20多分鐘,另一隊軍警來了,隨後他們就在現場搜索,結果在不遠處,他們發現了我的小背包,而且大部份的東西都還在裡面,損失不大,四個捷克人損失較大,大約1,500美元,兩部手機和一部相機。最幸運的是我們全部人都沒有受傷,只有幾個捷克人在下車時被一些帶刺的荊棘刮傷。事後,我們發現我們車的右方向燈破了,不知是否被子彈打破的?
大約在18:00,我們去到國家公園裡的警察局去錄口供,後來員警說搜索隧找到幾本護照和文件。由於此類事件(在野生動物園搶劫遊客)在坦桑尼亞幾乎是很少發生過,有關當局非常重視,他們又加派了軍警去搜索。我們去到Simba A營地時已經天黑了,摸著黑把帳蓬架起來,隨後Juma去做飯,到了22:30才有飯吃,真是快餓死了。就在吃飯時候,我們被告之坦國的總統也知道此事了。
事後,我曾想過是不是我們的導遊串通土匪,因為改路程是他提議的,而且有時他在車上用手機講電話,案發時車上無線電也是關著的,另外在錄口供時他說土匪是索馬裏來的,而我和捷克人都認為是當地馬賽人,因為這個國家公園這麼大,跟本沒有地方可以躲藏,可是我們的導遊說他聽懂對方講的是索馬裏口音。不過又想想當時他嚇得幾乎說不出話來,應該不會是他,而且他膽子很小,車子也不敢開超過80公里。此次事件應該純屬偶然,因為一年180多天(12月到4月),每天幾十輛Safari車經過那裡,我們只是較為「幸運」罷了。
不是我在吹牛,在整個搶劫過程中,我一直是最冷靜的一個,我一早就判斷出歹徒不是綁架,只是打劫要錢,不會傷害我們,所以我才敢和他們談判相機、還有拍照、還用無線電求救等等。其實我當時還一直想找機會幹掉那個拿槍的(這班土匪都很瘦小),不過後來看到他另外一個同伴拿著AK-47步槍躲在草叢旁邊掩護,就打消了這個念頭。想幹掉他不是想當英雄,而是自保,如果萬一我判斷錯誤,他們是打劫完之後滅口怎辦?我一直對自己說,如果再聽到一聲槍聲,就拼命地跑,要不然就和他們拼了,因為那一定是滅口的槍聲。
。。。。。。
*****************(引用結束)*****************
郭琳40出頭,非常精練,健談。 我們邊喝邊聊 ,一直到午夜才各自回帳篷休息。
img_6389.jpg

一種非洲的獵狗(哈依那)一直在帳篷周圍發出低沉的叫聲。。。。。。

39 Responses to “團副非洲行 第11-12日 Africa Trip Day 11-12”

  1. Takol Says:

    在非洲放京劇這個梗,點到了,好笑。

    被搶劫那段引用的故事很精彩,甚至比起原本的遊記都來得刺激。呵呵,台灣人口味比較重鹹,這也難怪。

  2. 团副 Says:

    to Takol:黑人听到音乐就要扭动身体,当时我们放的京剧可能使他们第一次对自己天才的节奏感发生怀疑—“怎么自己的翘翘的臀部这次失灵了呢?”.抢劫那段可是真枪实弹啊,能不刺激吗?当时我们听的时候每个人心里不是在庆幸自己没碰到,而是在后悔自己怎么错过了这么”好玩”的事.

  3. 71 Says:

    那這樣的話 邊放京劇 還邊要貴妃酒醉一下
    讓黑人同胞更暈

  4. 团副 Says:

    to 71:
    柔媚的贵妃醉酒+阳刚的黑人同胞?哇,会是什么场面?可以拍一系列这个题材的摄影作品,绝对轰动,服装,色彩,背景,人物,神情,场景…………….搞个策划如何?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