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副非洲行 第9-10日 Africa Trip Day 9-10

71 發表於 2007-06-29 08:34
分類: 非官方說法--中博主 團副專欄

2.19 第九天
晚起。沒完沒了的西式早餐。唉!
身體基本康復,可由於對陽光的大意,我的鼻子留下深深的烙印——脫皮了,紅紅的象個草莓。
img_6038.jpg
img_6004.jpg

Alex並沒有如約在10:00來找我,等到11點還不見他蹤影,開始深信這裏人對時間的概念的確和傳聞中的一樣,火車都是如此,更何況人乎?算了,抹足了防曬霜,自己逛。
可能是城市太小,亞洲面孔比較少,加上到這的遊客都是把這裏當成中轉站,很少有象我這樣有時間天天在路上溜達的,所以路邊的小販很多已經認識我,一路上不停有人和我打招呼,還問我病好了沒?我的朋友下山沒有?哈,估計再呆一星期我就成Arusha的知名人士或者胡同串子了。
img_6055.jpg img_6064.jpg

邊走邊和他們調侃中,迎面一個亞洲面孔的小夥子,背一小包穿著拖鞋沖我走來,一聊是一個韓國背包客,立刻感覺彼此都比較釋然,後來他說他也不願遇到日本人。於是我倆結伴而行。先陪他去銀行取錢。這裏的銀行營業部幾乎20米一個,每個銀行或者ATM機前都有持衝鋒槍的員警看門,可是能正常辦理的沒有幾家,不是沒錢了,就是電腦壞了,要不就是其他莫名其妙的原因,轉了6,7家才順利完成。一路上他在提醒我小心相機,現金,說這裏比較危險,最好用信用卡。也是,中國人不習慣用卡,所以在國外被打劫的中國人很多。
我們吃過午飯他帶我去他酒店。這家酒店叫Kilimanjaro Hotel,價格8美圓/天,房間4-5平方米,公共衛生間,很舒服,LP上有推薦。在arusha,一般城中心的酒店比較便宜,而新蓋的大型一些的酒店都在城鄉結合部,綠化設施都好些,價格也比較貴。
韓國小夥子名叫金升奎,28歲,是我這次旅行中遇到的第一個一個人自助環球旅行的背包客,他已經離開家4個月,從韓國出發,去了澳洲,馬來西亞,泰國,柬埔寨,越南,中國,印度,尼泊爾等等,離開非洲後要去中東等然後去美國和他女朋友見面,再獨自一人去歐洲,計畫用8個月完成這次旅行。真是羡慕他的時間,他說他在韓國開一個小店賣些小東西,現在店讓別人幫他看著,自己出來玩,很羡慕我能住那麼貴的酒店,由此又說中國這幾年發展很快,在韓國也到處是中國人大把的花鈔票。我心想,你就別氣我了,俺們祖國再發展,哥們也想找便宜的酒店住,只是沒找到,這幾天正為這事兒肝兒顫呢!
分別前互換了小禮物,我的是一包中南海的煙,他的是在澳洲買的袋鼠皮做的鑰匙鏈。
img_6073.jpgimg_6070.jpg

差不多下午4點回到酒店,有趣的是Alex居然幾乎同時到了,這。。。。。。這叫什麼時間概念啊!昨天約的上午十點,現在居然象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我問他要是我不在他會怎樣,他說那樣的話他就會等個把小時,如果我還沒回來他就回家吃飯去了。唉,難道這真是Arusha人的時間概念?無所謂了,前幾天那個挑夫老闆和我約了兩次了,到現在還沒見到人影,相比之下Alex好多了,只晚了6個小時。
我沒有流露出任何不滿,邊往城裏走邊和他討論去哪里玩。路上買了一張非洲音樂的CD。這幾天發現這裏的CD很貴,正版的要10美圓,3美圓左右可以買到從電腦裏下載的刻錄盤。
溜達到城中心一個混亂的小廣場,旁邊有一家門臉不大的酒吧,名字忘了,進去後遇到很多人和Alex打招呼,估計他經常來這裏消磨時間。酒吧裏有張檯球桌,落袋的那種,打一次500坦桑尼亞先令,誰輸了誰付帳。我要了一瓶啤酒,便開始和他們切檯球。其實我的這兩下子在北京屬於上不了桌面的那種,可切起他們還剛好夠用,玩了7,8盤,全是非洲兄弟掏錢了,看著有點不落忍,飯點兒也到了,便提出請Alex吃飯。
img_6112.jpg img_6118.jpg

這個酒吧門小膛兒大,饒過吧台就是一個不小的飯館,Alex點了飯菜酒水,一人一份,這時一個服務員右手提著一個熱水壺,壺蓋反著放在壺上,上面有一塊肥皂,左手端著一個小臉盆站在我們桌旁,學著Alex的樣子,我伸出雙手,服務員把溫水淋在我手上,我自己打完肥皂,他再替我沖水,小臉盆當然是用來接髒水的。我到真是頭一次見到這樣的服務,有點兒意思!等到飯菜上來後,我才知道剛才那道洗手工序原來是多麼的重要,他們是用手直接抓飯菜吃的!看來真是要深入生活,否則花了這麼多銀子到了這裏,連非洲人民是怎麼吃飯的都不知道就回去了,多虧啊!看著Alex和桌子對面的兩位吃的那麼香,我幾次想嘗試一下,可終於還是沒敢。吃過飯,坐在外面的長凳上喝酒聊天,Alex說這種地方晚上我一個人來的確不安全,看來我還是挺有福氣的,離成為Arusha胡同串子的目標不遠了。
21:00打車回酒店,告別。結束了一個人在這個小城第三天的閒散生活。沒有絲毫孤單的感覺。
不知我的隊友們今天淩晨登頂是否順利,明天就能見到他們了,老季,老馬,魚兒,little white,胡楊,焦黃,誰能上?誰夠嗆?誰一準兒沒戲?排個順序,自己和自己賭一把。。。。。。不知不覺的,進入夢鄉。。。。。。

2.20 第十天
陽光明媚的一天。今天下午隊友們將要回來。
吃過早飯,我便告別了這個小酒店,前臺服務員早已經混熟,對我要搬到旁邊豪華一些的酒店有些疑惑,跟她解釋因為來之前我們已經預定了今天Impala Hotel的房間了,這樣她的心情才得以釋然。
在Impala Hotel的服務台,又見到社會主義的服務態度,好在洗澡水很好,可以痛快一下了。
10:00,去郵局和長途汽車站,為以後的行程瞭解一些資訊。
郵局在這裏和城中心之間的鐘塔(Clock Tower)旁,從這裏郵寄東西到國內差不多15塊人民幣一公斤,海運,四個月,其他方式很貴。看樣子如果大量採購的話只能自己帶了,否則4個月太長了,除非是做生意的,弄他幾個集裝箱 (71多嘴,集裝箱就是貨櫃 )還值得等。
長途車站在市中心,車基本上比較破,差不多有幾十家車票代理的小攤分佈在停車場裏,使整個車站更顯混亂。這裏有直接開往肯雅海濱城市蒙巴薩的車,價格20000Tsh(坦桑尼亞先令,和人民幣比值約為160:1),時間8個小時,早晨發車,時間沒準兒,7:00-9:00,去內羅畢15000Ksh,5小時,時間一樣——沒準兒。
img_6106.jpgimg_6099.jpg

花2500Ksh吃了一頓速食,味道還不錯,樣子有點象廣西的沙鍋飯。
出門買煙,1000/包,也有散賣的,旁邊一老太太跟我說他賣的貴,我知道這種煙就是這個價兒,可這老人就是說貴,還替我和那攤販砍價,真是遇到熱心人了,看他們爭執了3,4分鐘,價格也沒便宜一分,買了煙剛想道謝,沒成想老太太對我說:“我幫了你半天忙,想替你省錢,你能不能給我點錢?”!!!暈啊,沒想到,原來遇到了老江湖,我斬釘截鐵的說:“No!”可她就是纏著我不放,旁邊的賣煙小販沖我一個勁的笑,替我解圍,說買幾塊糖給她就行了,100Ksh。這邊剛打發完,又過來一個小夥子可憐吧吧的說能不能給他一根煙抽,這幾天馬路上要煙抽的多了,都是煙民,抽吧。
買完煙,逛逛菜市場,到路邊的小店買了些印有當地圖案的T恤(3000/件)和色彩豔麗的印花布,很象國營商店,價格透明,便宜。
img_6076.jpg img_6093.jpg

回來路上遇到前天陪我逛街的小販,閒聊一會,15:00回到房間,收拾一下,休息。
17:00,房間電話把我吵醒。
他們回來了!
會是什麼狀況呢?
我幾乎是從樓上沖下大堂的,兄弟姐妹們,你們成功了嗎?
答案是讓我如此的吃驚,我這幾天沒事兒時自己預想的幾種的可能性居然一個都不對!就象我來之前沒想到自己是第一個下撤,沒想到自己一個人這樣過年,沒想到。。。太多的沒想到。
小魚兒笑著一字一頓的對我說:
“我們。。。。。。全部。。。。。。失敗了。。。。。。”
!!!
。。。。。。
除了我這個病號,大家的最後高度在5000-5500之間。
9個玩了幾年甚至20幾年戶外的人,全軍覆沒在這樣一座山上:不需要專業裝備,業餘愛好者登頂成功率50%,高度不到6000米。
晚飯桌上的鬱悶可想而知。
隨後幾天陸續傳來的國內幾支隊伍登頂成功的消息,更加重了我們這支隊伍對乞力馬札羅山的鬱悶感覺。
複盤是肯定的。
轉述一下隊友們總結的幾條失敗原因:
1. 天氣。那天山頂刮起了10級以上的大風。60%。
2. 選擇lemosho線。這是所有線路中相對比較難的一條線路。20%。
3. 夜裏12:00開始登頂不如天亮後登容易,雖然大多數人是這個時間登,10%。
4. 其他。10%。
鬱悶啊鬱悶,直到現在,大家聚在一起時,一提到乞力馬札羅的登頂,依舊是鬱悶。
不過,留些遺憾也好。
乞力馬札羅,你等著,我們還會再回來的!
dsc_0517.jpg

明天,我們將開始下一半的旅行。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