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副非洲行 第7-8日 Africa Trip Day 7-8

71 發表於 2007-06-22 05:44
分類: 非官方說法--中博主 團副專欄

2.17 第七天
昨晚睡的不錯,身體好些了。強迫自己吃了早餐。
回房間洗澡。這個洗澡水開始還不錯,水又大又熱,很舒服,沒想到過了5分鐘熱水就沒了,開始了長達5分鐘的冷水時間,然後才來熱水,2分鐘後,又是2分鐘冷水時間,再3分鐘熱水,再三分鐘冷水。。。。。。就這樣,既有規律又沒有規律的運行著,如果先冷水再熱水我倒可以知道熱水會多長時間,可是這樣的規律實在是讓我很被動,只知道什麼時候是熱水時間,卻無法判斷熱水時間有多長!這真是個太有想像力的給水系統了!
昨天那個挑夫的老闆說今天來找我,現在都十點了還不見蹤影,不等他了。
天氣不錯,開始在酒店附近逛逛。一出門就被路邊的小販圍著要賣畫給我,反正也沒事,邊和他們逗悶子邊看街景。逐漸發現周圍竟到處都是吹吹打打的音樂聲,路上很多汽車也都被鮮花裝飾著,仔細一看,原來是結婚的車隊,可怎麼那麼多呢?問旁邊的小販,原來今天是這裏的結婚日,很多新人會在今天結婚,具體為什麼,一年有幾次也沒瞭解清楚,看熱鬧吧。
馬路上結婚車隊一隊跟著一隊,一般頭車是豪華一些的轎車,坐著新娘新郎,後面幾輛是親朋好友,最後一輛是皮卡,上面站著樂隊,一路吹吹打打,好不熱鬧。

img_5887.jpgimg_5916.jpg

Impala Hotel門前的小花園是車隊的必經之地,而且所有人都要下車,在花園裏轉幾個圈,跳舞,合影,花園裏也有拍照的錄像的人在招攬生意。真好,找個凳子坐下,我也拍照錄像。平時黑人不願意被旅遊者拍照,可今天這樣的場合情況完全不同,我終於可以大大方方的把相機對準他們了!
img_5915.jpg

估計我那些隊友們怎麼也不會想到,當他們正在乞力馬札羅山4000米的高度上升時,我會在這裏悠閒地參加著幾乎是全城的慶典,哈哈,我不由得為自己的下撤而歡喜,英明啊!
img_5976.jpg img_5974.jpg

img_5921.jpg img_5949.jpg

img_5963.jpg img_5968.jpg

如此閒暇的一天能巧遇到如此盛大的慶典,這對我來說真是意外的驚喜,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在這歡快的氣氛中度過了幾個小時,結婚的隊伍依舊源源不斷的湧向這個5,6個籃球場大的街心花園。
開始圍著我的小販也早已散去,只有一個一直在我左右,興奮的叫著,笑著,跟我嘮叨著:“照這個,這個漂亮!”直到我感覺到餓了,累了,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鄰走時那個小販問我明天干什麼,知道我沒什麼事後,便主動說明天可以陪我逛街,帶我去城中心的市場拍照等等,我看出他是個很有耐心又比較天真的小生意人,反正自己心裏有數,就答應了他,明天上午10點見。
酒店離這裏只有10分鐘的路,路上買了點水和零食,居然發現速食麵,今天是大年三十,在北京吃餃子,在這裏吃速食麵,犒勞一下自己的胃,總比西餐強!
回到房間,休息了一會兒,被餐廳的喧囂吵醒,出來一看,昨天還空蕩蕩的餐廳,今天居然站滿了人,原來是白天婚禮的延續——婚宴!把這個餐廳全包了!心中暗想:“多虧買了速食麵,要不今天一定得想辦法蹭這酒席了。”正尋思呢,旁邊一個黑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來,排隊,一起吃!”邊說邊遞給我一個託盤。哈,真是想什麼來什麼,吃就吃!拿著託盤排著隊,排到了就有服務員給了我一份米飯,水果,飲料,刀叉,一句寒暄都不需要,哈哈,難道這裏也是流水席,見者有份還不要份子錢?(71補充,中國的習慣在親友紅白事,一人攤一部份禮金,湊成一整數給當事人,所以每個人的那一份叫做’份子錢’。和我們的喜宴的紅包本質一樣。) 美啊,雖然是西餐,但意義不一樣,婚宴,出門之前算過一卦,卦上沒說我會獨自一人在坦桑尼亞的這個小城以蹭吃蹭喝的方式度過今年的大年三十啊?!
img_5984.jpg

吃飽喝足,身體感覺好了很多,休息,明天還會有什麼奇遇嗎?

2.18 第八天
今天身體好了很多,吃完早飯把幾天的髒衣服洗了。
10:20的時候,昨天馬路上遇到的那個小販來了。還帶了一個同伴,每個人胳膊裏都夾著一圈畫。我們像是老朋友一樣打了招呼,然後就直接問如果陪我逛街需要不需要付他費用,他好象對此沒有準備,猶豫了一下說不用,但最好能買他的畫,為了避免最後的不愉快,我覺得最好還是先和他聊聊,便讓他把畫打開。
img_5975.jpg

這些畫是用類似水粉或炳稀一類的顏料畫在約兩尺見方的布上,內容多為非洲的人物,動物之類,屬於典型的行畫,在國內這種畫最多也就20塊一張,他的開價竟然是50美圓。我跟他說我只出1美圓,他露出驚詫的表情,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意思是說這個價格還不如殺了他,還說他是個畫家,這幾張畫是他親手畫的。我和他逗悶子說我是職業畫家,你畫的太差,給你1塊是因為覺得你是朋友。
貧夠了,我跟他說願意給他5美圓算是陪我一天的辛苦費,畫是不要的。其實我知道,對他來說這已經不少了。他憂鬱了一下,還是答應了,卷起畫,我們開始邊聊邊逛。
我的酒店在arusha城邊緣,距離城中心徒步30分鐘,一路上很多和他一樣的小販,他們彼此打著招呼,很象20年前國內街邊向外國人兜售紀念品的小混混,而且路上的行人和老實的攤販對他們還有些畏懼。當我看到自己感興趣的場面和人時,便問他可不可以照相,他拍著自己的胸脯說:“有我在,隨便照!”看樣子他除了可以給我當導遊,還可以當保鏢呢。
路上居然遇到前天那個挑夫的老闆開著他那破車,打了個招呼,又說下午去找我聊天,他一說,我一聽,繼續逛街。
img_5996.jpg img_5995.jpg img_5999.jpg

雖然arusha是坦桑尼亞第2大城市,其實還沒有密雲縣城大,三四個小時就逛完了主要街道,回酒店,給了小販5美圓,他很高興,問我明天還要不要陪我,我謝絕了。
吃過飯,休息一會,精神很好,出門買了點東西,坐在酒店門口看夕陽,思考怎麼打發晚上的時間。
又是想什麼來什麼。
門口一個20多歲帶眼鏡的黑人小夥子主動和我打招呼,原來他是昨晚在這裏舉行婚禮的人的朋友,因為婚禮人太多,所以需要朋友幫忙,並且借來桌椅板凳才夠用,他今天開車來是為了拉回他的桌子和椅子,果然,我看見幾個工人正在往一輛皮卡上裝傢俱。他看我沒事,問我原不願意晚上去他家看看,好啊!昨天看婚禮,今天去當地人家參觀,求之不得。至於安全嘛,呵呵,我會相面!他的名字叫Alex。
Alex的家在路邊的一個2畝地大的院子裏,象個一層的別墅,車一開進院門就看到了他的媽媽,姐姐圍著一張桌子在邊喝啤酒邊聊天。
img_6034.jpg img_6032.jpg

幫他把東西搬下來,Alex領我走進客廳,讓我吃驚的是他的家非常整潔,有一圈沙發圍著茶几,還有冰箱,電視,錄像機,雙卡答錄機,電腦,牆上掛了許多照片,他介紹說是他的爸爸,爺爺,舅舅等,還有和政府要員的合影,個個西裝筆挺。喝著可樂,我問他他們家在這裏算不算是很有錢的人家,他說應該是了。爸爸是生意人,舅舅是官員,自己讀過大學。
img_6013.jpg img_6025.jpg

img_6019.jpg img_6022.jpg

參觀完各個臥室書房,一看時間也不早了。互留了位址電話,他又開車送我回酒店,說明天上午十點來找我,晚上可以帶我去酒吧喝酒,瞧,我這生活還真夠豐富多彩的呢。
躺在床上,這才想起還在乞力馬札羅山上的朋友們。真對不住,自己玩爽了,差點兒把他們忘了,按計劃今晚12:00他們應該開始沖頂(71補充,中國登頂峰的習慣用語。)了。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