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陌生女子的來信 A Letter from A Well Known Lady

71 發表於 2005-10-20 02:01
分類: 遊戲的

71在中國的第一份工作,北京某國營機構。

因著這機構,71才有機會深入的和大陸朋友共處;認識的中國人,才不僅限於觀光相關產業的、萍水相逢的、路上認識的……有機會和一群當時中國最優秀的人才共事,和一群有理想卻被體制擠壓到無力呻吟的同業者一同努力,現在想起來,仍然覺得是快樂的日子。

這個機構的許多朋友,開始都對我充滿了善意的好奇。知道我就是那個台灣人之後的第一句話,往往是:

「你是國民黨嗎?」

這句話的意涵,一直到去年,認識到北京人的娛樂新聞,原來是政事時態,才開始真正理解。

老友ZF,正好提供了一份側寫,文字裡除了少數個人資料被電檢之外,均按原文,能看出兩岸對用詞、社會體制的種種不同。此文還與敝小店文瘋頗近,請參照、請享用。


歪眼看71

71的小铺面开张,没什么礼物可送的。一口气看完71的文字,想起来过往与71交往的种种,决定写点什么,一来权当开业贺礼,二来也给大家一个侧面看71的角度;既然是侧目,就起了这个名字叫做「歪眼看71」,郑重声明绝非本人眼部有什么疾患,本人虽说眼小皮单,但绝对健康,如果除去看计算机看到眼花的话!

大学毕业来到单位不久,就听说所里有个「异类」,因为这人首先是个台湾同胞,这已经比洋鬼子还稀奇;其次这人在XX(电检:消音)镀过金后,竟然反过来跑到不如台湾发达,更不要提比美国落后多少倍的大陆来,而且不去外企当白领,还跑到我们这带着八分机关气味的国有企业来!这第三奇是这人还顶着「高龄」未婚的帽子。所以,当71被安排在小房间,多少呈现隔离状态时,大家的心态与地球人对待ET倒有几分类似,呵呵。

谁知后来发生了一件很「不幸」的事情:我,被分配和ET在一个项目组工作,从此,连带的我也成了备受关注的人,由于孤男寡女经常不得不单独在一个小房间里,结果一度单位里飞沙走石、乌云蔽日,各种传言漫天飞啊飞啊……可怜无辜的我,被人和这个又老(当时的观点,现在觉得40岁的男人还很年轻)又不帅的71联系在一起,心里郁闷的很。

好在当时年轻,记吃不记打,今天听到什么,明天就又忘了,虽然因为工作的原因不得不每天跟71在一起,但是慢慢开始觉得这个家伙到底还是个地球人,而且跟我一样还是个中国人!这下好了,看ET的眼睛逐渐变得放松一点,把他当人看,发现他也还是满不错的,比如他的专业水平也还不错,值得我这新出炉的学生妹跟着学点东西;待人接物基本上还是建立在孔孟之道的大基础上,仁义礼智信都还有那么一点,跟他共事不至于被卖到外星球;再有这个家伙还满会玩,下了班去哪消遣比我这native还有一套,虽然在电子游戏厅里年纪绝对一个顶俩,可也能毫不汗颜的玩下去……

就这么玩着玩着,转眼几个月过去,71要结束他的实习回美国去了,本以为这家伙到底是个资本主义社会来的人,终究还是要回去他的世界的,于是正式的告了个别,所里还出去吃了一顿欢送饭。结果,不出几个月,71就又回来了!我一直觉得正儿八经送走了的人又回来是件很尴尬的事情,可这事发生在71身上,好象他照样可以毫不汗颜。从此,71开始往来穿梭于大陆、台湾和美国之间,隔不多久就会露一面,当然,再也没人提欢送的事了。到如今,这家伙几乎已经泡在大陆了,倒成了半个北京人,送也送不走了。

如今掐指算来,认识71已有六个年头。六年的时间在我的身上已经留下了太多的痕迹,恋爱结婚深造,该干的事都干了,可是抬眼一看71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游游走走,依然玩得开心。审视自己,猛然发现原来以为我走的才是正路,其实也未尽然,每天忙碌着,几乎忘了看路,更不要说路边的风景,日复一日的生活,正如71文章里所说的,可以看到30年后的自己,真是一件令人齿冷的事。

今天约了择日和71吃饭,正好可以讨教一下71「永保青春」的秘诀,没想到昔日「高龄」的他,今天倒成了我「老人家」寻找青春激情的源泉,呵,世事难料啊。


(繁體版)

71的小鋪面開張,沒什麽禮物可送的。一口氣看完71的文字,想起來過往與71交往的種種,決定寫點什麽,一來權當開業賀禮,二來也給大家一個側面看71的角度;既然是側目,就起了這個名字叫做「歪眼看71」,鄭重聲明絕非本人眼部有什麽疾患,本人雖說眼小皮單,但絕對健康,如果除去看電腦看到眼花的話!

大學畢業來到單位不久,就聽說所裏有個「異類」,因爲這人首先是個臺灣同胞,這已經比洋鬼子還稀奇;其次這人在XX(電檢:消音)鍍過金後,竟然反過來跑到不如臺灣發達,更不要提比美國落後多少倍的大陸來,而且不去外企當白領,還跑到我們這帶著八分機關氣味的國有企業來!這第三奇是這人還頂著「高齡」未婚的帽子。所以,當71被安排在小房間,多少呈現隔離狀態時,大家的心態與地球人對待ET倒有幾分類似,呵呵。

誰知後來發生了一件很「不幸」的事情:我,被分配和ET在一個專案組工作,從此,連帶的我也成了備受關注的人,由於孤男寡女經常不得不單獨在一個小房間裏,結果一度單位裏飛沙走石、烏雲蔽日,各種傳言漫天飛啊飛啊……可憐無辜的我,被人和這個又老(當時的觀點,現在覺得40歲的男人還很年輕)又不帥的71聯繫在一起,心裏鬱悶的很。

好在當時年輕,記吃不記打,今天聽到什麽,明天就又忘了,雖然因爲工作的原因不得不每天跟71在一起,但是慢慢開始覺得這個傢夥到底還是個地球人,而且跟我一樣還是個中國人!這下好了,看ET的眼睛逐漸變得放鬆一點,把他當人看,發現他也還是滿不錯的,比如他的專業水平也還不錯,值得我這新出爐的學生妹跟著學點東西;待人接物基本上還是建立在孔孟之道的大基礎上,仁義禮智信都還有那麽一點,跟他共事不至於被賣到外星球;再有這個傢夥還滿會玩,下了班去哪消遣比我這native還有一套,雖然在電子遊戲廳裏年紀絕對一個頂倆,可也能毫不汗顔的玩下去……

就這麽玩著玩著,轉眼幾個月過去,71要結束他的實習回美國去了,本以爲這傢夥到底是個資本主義社會來的人,終究還是要回去他的世界的,於是正式的告了個別,所裏還出去吃了一頓歡送飯。結果,不出幾個月,71就又回來了!我一直覺得正兒八經送走了的人又回來是件很尷尬的事情,可這事發生在71身上,好像他照樣可以毫不汗顔。從此,71開始往來穿梭於大陸、臺灣和美國之間,隔不多久就會露一面,當然,再也沒人提歡送的事了。到如今,這傢夥幾乎已經泡在大陸了,倒成了半個北京人,送也送不走了。

如今掐指算來,認識71已有六個年頭。六年的時間在我的身上已經留下了太多的痕跡,戀愛結婚深造,該幹的事都幹了,可是擡眼一看71的生活似乎沒有什麽變化,依然遊遊走走,依然玩得開心。審視自己,猛然發現原來以爲我走的才是正路,其實也未盡然,每天忙碌著,幾乎忘了看路,更不要說路邊的風景,日復一日的生活,正如71文章裏所說的,可以看到30年後的自己,真是一件令人齒冷的事。

今天約了擇日和71吃飯,正好可以討教一下71「永保青春」的秘訣,沒想到昔日「高齡」的他,今天倒成了我「老人家」尋找青春激情的源泉,呵,世事難料啊。

441 Responses to “一位不陌生女子的來信 A Letter from A Well Known Lady”

  1. Takol Says:

    說他令人汗顏這話太輕了,該說他不要臉才是。

  2. d071 Says:

    老友果然直接的令人汗顏…

    果然坦白又實在的令人沒臉…

    喂!不是告訴你給這小部落決定個性別嗎?欠債了還大聲嚷嚷?你共產黨啊!?

  3. hooli Says:

    "…又老又不帅…"呵呵 好直白哦,别人眼睛里的071还是跟自己看的不一
    样啊!试问一句,你走的时候,我们三个一起送的大玩具,应该是一只鹿,在什么
    地方呢,还能想起来是我们送的么.昨日的我们都不存在了,如果不是留下了点签
    名,留下了个玩具,谁能证明过去发生的一切都曾发生过.看别人写自己认识的
    人,象是同个场景的多镜头同时拍摄,即使是一样的情景也有不同的感觉啊...

  4. d071 Says:

    Hooli,你是說我自己看自己[大陸用語:自我感覺十分良好;台灣用語:自戀頃
    向];還是說你看我啊?如果是後者,謝謝先。如果是前者….泣….另日再酸一
    番。

  5. wang Says:

    切切问一句:71,你,你是国民党吗?
    偶对老蒋有点莫名其妙的好感,尤其喜欢他的大帅重孙“酱油柏”和口头禅“娘希匹”~
    很可惜没看到他的反攻大陆,否则中国现在也能形成两党相互制衡的民主制度了~偶才不要什
    么“人民民主专政”!娘希匹!

  6. d071 Says:

    WW:
    我一直是反對黨阿 誰當家 我反誰…
    看來我是當不了家 掌不了權的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