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October 的文章

積習 Old Hobbits

71 發表於 2008-10-28 09:18

難得有機會不作任何事,只是靜靜的等待。
辦公室裡的官,正忙到一半,還能聽到他邊講著電話,一邊對部屬安排工作。

在門口的等候座椅上,才發現上回停下來似乎好久好久了。
不記得上回靜下來思考是甚麼時候了….

坐上沙發,自然打開電視、或是音響;腦袋轉為接收所有訊息模式。
坐在書桌,自動開電腦、上網或工作;腦袋轉為單一電腦運作模式。
坐上馬桶,自動拿書閱讀、或是漫畫:腦袋轉為自動單細胞娛樂模式。

哪有甚麼時候是空下來,甚麼也不想?
沒有。

從前,還有睡不著、快睡著、散步…這些狀態。
在小企鵝加入之後,這樣的狀態也沒有了。

必須趕快睡著,或是設法讓小企鵝睡著。
散步當然也是看小企鵝的生理需求與心理耐受程度。
大部分的注意力也都與小企鵝有關。

於是,難得的、靜靜的、我開始思索著…

『這樣的生活滿意嗎?』
『該要給T一個驚喜啦。』
….
之類的。

回家後,坐上沙發,打開電腦,很自然的又轉為接收所有訊息模式、單一電腦運作模式、自動單細胞娛樂模式,完全忘了曾經想到要進行的生活改善項目。

這就是我可悲的慣性,也是我衣帶漸寬(皮帶越來越長)的原因。

家暴 Domestic Violence

71 發表於 2008-10-18 01:36

年輕有正義感的家事警察,從警校畢業後看過不少家庭暴力的案例。
這一次,從被害人的情況來看,這樣的情況顯然持續很久了。

滿臉皺紋的夫妻倆,共同的特徵是沒有光澤的皮膚、深黑的眼圈、還有絕望的眼神。

這顯然是長期生活在壓力下的結果。每每看見這種人倫慘事,心裡正義感立即高漲,也都要讓他氣憤好一陣子才能平復過來。司法單位就是要主持正義、保護弱者,還是要盡快調整好心情來協助這對受害的夫妻,要表現出專業的態度才行哪。

看著老太太掩藏在衣袖的手臂,隱隱約約能看見新舊瘀青夾雜著。
『驗傷了嗎?』警察平靜的問道。

發現警察眼光注視著自己的上臂,老太太拉了下自已的衣袖,第一個反應竟然是把傷口遮掩起來。

年輕的警察,不自覺得嘆了口氣,這真是典型的案例啊…明明是受害者,可憐的家長仍然依照本能反應的去維護自己的子女,也不管縱容的後果是甚麼。看著她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看來還是必須進行誘導問話。

『兒子對你好不好?』警察問道。

老太太還沒說話,老先生搶著開口了。
『這孩子以前不會這樣的,一定是最近壓力太大了…』語氣中,能聽出對孩子的疼愛。
『你看,你看,多麼可愛的ㄧ個孩子啊!』老先生一邊說著,一邊還由皮夾中拿出孩子的相片來給他看。

『真可愛….』警察真心的讚美。
老先生聽見警察同意他的看法,高興得想把照片遞過來。沒想到起身動作沒作完,突然皺著眉頭又坐下。

警察想伸手去扶,碰到老先生腰的時候,發現老先生微微閃了下。

『幾時踢的?去過醫院了嗎?』年輕的警察即使用力壓抑自己憤怒的情緒,語速還是快了起來。
『哈哈,沒關係…我孩子不是故意的啦….』老先生扶著肋骨又坐了下來。

警察心理想,從前可愛的孩子,也能變得這樣的殘暴,真想看看這可惡的施暴者現在的德性,不知道是被寵壞了,還是因為藥物?賭博?直接當現行犯逮捕好了。

______fiction / non-fiction 的分隔線_______

我和T 被小企鵝折騰了一夜。

小企鵝喝奶快睡著時,不自覺得順手捏掐餵奶者的上臂,T已經傷痕累累。
那天,小企鵝夢很多,整個晚上小小的腳不停的蹬…落腳處,正好是我的軟肋…

我和 T 一夜沒睡好,之後一直想打防家暴113的電話,報案說:十個月的嬰兒對我們夫妻倆施暴…應該不行吧?!只好以此為記。

慣性 F=MA

71 發表於 2008-10-09 11:52

在台北生活,經常發現親友敵視中國或中國製品的情況,而且似乎越來越嚴重。
我總是要舉幾個好用又不貴的中國特色產品,來譏笑緊張過度、帶點偏執感的親友。

『咦!你家牙膏是中國製的揶!?』
『對啊,我在香港機場買的國際名牌。』

『你這個雲南白藥OK蹦(創口貼)能用嗎?會不會越貼越糟?』
『不能貼,只給舔兩下。』

這次毒奶粉事件,頓時讓我完全沒有立場。我很理虧的接受眾親友『早告訴過你』的譴責眼光。一方面卻在心理偷偷的慶幸,幸虧當時沒有堅持要在北京養小孩。

身為人父,愛屋及烏,也為中國受害小嬰兒不忍。在母乳不普及、一胎化政策下,個個都是家中獨生子女的心肝寶貝,更顯得黑心商人輕蔑人命的殘忍。

不過,毒奶不是單一事件,而是遲早會發生的。不是毒奶粉,也或是毒油、毒水…甚麼的。

日本在1950年代,也曾爆發、企圖隱瞞的環保問題,像是水汞症。
台灣在1970年代,一為追求財富累積的時期也有多氯聯苯、艘水油(地溝油)的事件。(現在仍然在輸出有毒的廢五金、舊電腦。)

舉這兩國家發生過的例子,並不說明中國政府對毒奶事件的無辜,而是說明只注重經濟成長、忽略環境、權力高度集中,壓制公民社會形成,必然讓社會自我修復的功能嚴重受損。以上兩個國家的例子,都是再全力發展經濟時,發生的公害事件。

當以經濟發展、社會穩定為最高追求時,犧牲公義、公益、道德標準、訊息流通來換取短暫的『利』及表面穩定時,就不能保證更大的利益不會受損。像是這次賠上的國家形象、中國產品的信用、國民健康。

這一次在台灣,有一家企業表現的比政府好。
『金車飲料』主動檢驗自家產品,發現有毒,很快的發佈新聞,
第一時間坦承產品有毒,主動下架回收。

很期待中國政府像『金車』一樣,心理卻明白不可能。

因為,
貧富差距這麼大,走險才能換取生存(而不是獲利!)。
基礎知識不夠普及,對於行為的後果沒有預測能力,卻有機會取得威力強大的生化材料,就像是擁有自動武器的好奇學童,遲早會開兩槍試試的。
社會防護機制這麼的依賴政府,可是,政府最主要的關心內容卻是『社會穩定』(『政權短期穩定』?)

在目前國際化分工的情形下,原料來源多樣、可能來自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除非自己來種菜、養雞鴨…過著絕對有機的生活,不然怎樣也不能保證我們吃的、喝的、用的絕對的安全、保證無害。

大多數的人即使有心,也沒有時間、沒有空間來達到這樣無毒的境界。而再次爆發類似『三聚氰胺』這樣的食品安全事件、或是環境汙染事件只是早晚的問題。

要改變這樣的情況,需要由最基本的部分改起。
最關鍵的部分是改變某些社會的慣性。

第一步,我認為,中國政府應該頒發給人民英雄獎章給兩個人。
第一個舉發的醫生,『懷疑三鹿奶粉造成腎結石』的小兒科醫生。勇於大膽懷疑知名的企業,敢於例行工作之外,說出不方便的真相。

另一位是揭發事件的東方日報記者。

這正好是中國政府改善形項、宣示國家對食品衛生的重視、維護中國品牌宣傳機會。

中國政府如果有種種困難,不能這樣公開表態的話,那就拿海角七億來成立各基金會,專門頒獎給這些用於舉報的好人、來改變姑息、沉默的慣性。這樣,終究有一天,我們再也不用擔心吃到餿水油(地溝油)、漂白木耳、染色金針、毒奶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