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July 的文章

代價 Cost

71 發表於 2008-07-29 07:03

孩子經常帶給我們無數的喜悅。

柔軟的身體、胖藕般的小手、純真的笑容、天天多會一點的表情。
這些簡單的滿足所支付的代價卻很難估量,也沒真的會去在意。

前幾天,看到這幾張嬰兒用品的廣告,覺得真是了解媽媽的人作的。
這幾張廣告其實很保守、也很中規中矩,每一張都以可愛漂亮的嬰兒畫片中心。如果只是用圖像來打動父母的心,這樣也不值得介紹了。

真正厲害的是文案。

這是第一個,
firstpage.jpg
『我們知道你已經沒空把雜誌翻完,所以我們把這頁放在最前面。』
是的,養育孩子除了念書給他聽之外,有空看書的時間只有上廁所啦。還得留神聽聽外面的動靜。T 有時不得不讓小企鵝在門口坐著聽媽媽在裡面說話。

jeanfit.jpg
『最快樂的時刻有兩個:一個當然是寶寶出生的時候,另一個就是又能穿進牛仔褲了!』
嗯,我記得 T 很得意的那一刻,燦爛笑容的瞬間。是後者那個狀態。

cinema.jpg
『記得你最後一次進電影院嗎?』
……不記得….

holenight.jpg
『記得你上一次何時一覺到天明嗎?』
也不記得….

真能打動人心的廣告啊!不過,到底賣啥啊?

溽暑入蜀—-人物誌 PRC Character

71 發表於 2008-07-20 01:43

回到舒適的家中已經快要一周了,對於四川災區種種,還經常突然的浮現在腦中。
慘烈的天災、受傷的大地、認真的官員、嚴厲的政權、有心無力的自願者,最後還有,讓我感動最多的是,『坦然』生活著的倖存者。

prc03-006.JPG

prc03-063.JPG

prc05-01.JPG

『坦然』,一點都不準確,但還沒找到更合適的形容詞,請先容忍下。以下讓我以一位在拱星鎮碰到倖存者的真實生活,來說明『坦然』的不準確。

楊光勇,排行老四,所以又被叫做楊四娃。從軍隊復員後,返鄉陪隻身在四川老家的母親,其他七個兄弟姊妹都散落在中國各處,為生活打拼。他就著鎮上人氣鼎旺的老街,開了間茶館,日子倒也自在安適。

地震來的那天,轟隆一聲,老街上災情慘重,茶館被夷為平地。他在第一時間衝進廢墟中找被埋在店裡的老母親,雙手搬開磚磚瓦瓦,把八十歲的老母親由層層疊疊的瓦礫中救出來,就趕緊送往醫院。
prc03-084.JPG

因為地震,當時的醫院、電訊都是一團忙亂。醫生說最好快點把家人都叫回來,楊四娃十分著急的想要聯絡四處的家人,電話卻怎麼也打不出去。最後,還是大哥聽到地震的消息,擔心的打電話回家關心,才連絡上,由他去通知孩子們都回老家。老母親當天晚上就走了,家人也來不及見最後一面。

告訴我們這一段故事的重點,不在於失去的家人與茶館,而是因為我們問起了新茶館怎麼來的原由。楊四娃訴說著事情的來龍去脈,沒有絲毫的激動,只是陳述一件再平常沒有的事似的。
聽著楊四娃說著自己的事,不禁想起沈從文『邊城』的故事,想起中國大地的生命力。

不是『坦然』。
更不是平淡、不是平靜、不是漠然;他的語氣平靜卻熱切。
也不是堅毅、不是堅強、不是堅韌;他既不怨尤也不認命。

新茶館的還沒說完,楊四娃平靜又熱切的繼續說。

家人陸陸續續由各地回到老家,將近兩週十多口人,卻無一安身之處。當地的村委書記,也算是自小長大的熟識,給了各方便,讓他在鎮外清了塊地,用倒塌老房子的舊料、賑災的各種物資,自己蓋了間大屋,所有的家人便湊合著都住在一起。家人一直待到母親葬禮結束才陸續返回個自的工作地。

家人走了,臨時的大屋子似乎也顯得空蕩蕩。楊四娃於是略加整理,再去殘垣破壁的茶館原址立上一塊牌子,新茶館也就開張了。
prc03-087.JPG

prc03-088.JPG

我們到的時候,新茶館已經開了三週。鎮上老街還有如廢棄的空城,楊四娃的茶館裡卻是人聲鼎沸。當然,這也得歸功於主人不時傳來樂觀、熱情、爽朗的笑聲。
prc03-x4.jpg

prc03-x1.jpg

prc03-x2.jpg

prc03-x3.jpg

茶館裡多是老友與老人。鎮裏已無處可去,一泡茶五毛可以坐一天的茶館當然是首選。

喝茶、聊天、下棋、打牌、嗑瓜子。
問候、情報、消遣、娛樂、殺時間。

茶館白天是老人的聚會中心,晚上是打工年輕人下班後的酒吧、運動吧。
茶館是廢墟中的逐漸茁壯的綠苗,楊四娃是生命力磅薄的火鳳凰。

我在茶館,悠然見南山。
prc03-091.JPG

震之榖歌 Google Earthquake

71 發表於 2008-07-10 09:52

Google 推出的震央資訊系統,對處於災區的我們,很受用。
有興趣請打開『地震』的圖層。

漢旺的座標是31.3N 104.1E。
usgs2.jpg

每一個小圈圈都代表一次地震,越大、越紅的表示震度越高。
看出斷層了嗎?

地震之後,GOOGLE 很負責的、不斷更新衛星圖…
在所有的圖都是國家機密的中國,想要取得這樣的基本資料,鼓歌似乎比中國政府更值得期待。

U go Google!! 我等你!!

災區在線 PRC On Line

71 發表於 2008-07-10 03:24

在重災區工作,難得上網。
因為事太多,也因為無線訊號不穩定。

第七日上午,在MSN上遇見團副,聊了起來。

團副 :可好?
71 入蜀 :不錯,艱苦奮鬥中;沒有基本圖、缺乏基本資料,進展困難。
團副 :人沒事,還忙著就好。

71 入蜀 :災區很慘重,我們借了一間組合屋當工作室;發現竟然有無線網。中國政府組織動員的能力,真是厲害。我們這一批人台灣援川的人都和XX省援川隊伍豁在一起。
團副 :恩,政府如果想幹什麼事,肯定能幹成.集權統治的優勢.

71 入蜀 :說的對!當地官員的反應也很有趣,我們一稱讚『救災』反應快、有效率;比921地震時,台灣政府反應更好時,他們就欲言又止…
我猜,沒說出來的話是:『民主社會慢,但是民間活力強。』
災區有些乾等著只讓政府做事,別人不讓插手。政府怕NGO、NPO,怕所有不在組織裡的組織….典型父權政府的特性。

團副 :對,大家都等著,沒有法律,沒有主動,都聽上面的,一言堂.雙刃劍.不過還是還『民主好!』
71 入蜀 :以個人來說當然是;以這樣的大災難來說,強有力的政府,更快速有效些,能救的了近火啊。
民主政府大概只能做災後、善後這種工作比較細緻的…(還要被民意機關拖後腿、地方代表搶糖吃…),真要有災難,這樣分工到是不錯。哈哈!

救災由中國政府出面,災後由台灣政府來做。

團副 :對!共產黨打天下,然後交給國民黨,這樣分工不錯,全世界就可能都是華人的天下了!哈哈!

71 入蜀 :喔,中國政府主管: 革命部、國防部;台灣政府主管:內政部、民政局…
唉,說到這,『槍桿子出政權』,這一輪『兩岸論壇』,台灣又輸了。中國兵不血刃,就贏了。看來台灣只好投降統一了。

團副 :呵呵,感謝你為祖國統一做出貢獻。

71 入蜀 :中國真是人才輩出阿
團副:咱倆算嗎?估計指望咱兒子了。

71 入蜀 :哈哈,趕緊訓練你兒子掌握軍隊吧。

團副 :呵呵,估計可以試試娘子軍,效果更好些。
71 入蜀 :喔,這樣的話,我們台灣可以立即投降…
團副 :呵呵,不錯。和平統一的好方法。

第三天 漢旺 PRC-Day03 HangWang

71 發表於 2008-07-05 11:18

第三天總算進到災情慘重的漢旺市區。傾倒的水泥廠,掉了一層皮的住宅。
prc03-069.JPG

prc03-068.JPG

市中心還有主要的住宅區都有警察或是解放軍站岡,不放人進入。原因是許多危樓、經常餘震;而已經有遊人出現了….唉,說不定我在他們的眼中也是遊人;雖然我們有著正當理由進入沒人的市區,四處拍照也是必要的…不過,卻不能減低心中的不適感。

prc03-078.JPG

prc03-074.JPG

認真的警衛、盡職的消毒人員。天大的災難、數萬人死難;沒有疫情,可真是一件了不起的成就。

prc03-064.JPG
漢旺的鐘樓,停在兩點二十八分,也意外的成為512震災的紀念標誌。如果,未來漢旺原地重建有心理障礙,畢竟傷亡人數太多了,也許會保留現狀當作一個紀念公園,就像科幻小說中被遺棄的文明一般。這樣的話,鐘樓會是第一個觀景點。

溽暑入蜀 PRC:Post-earthquake Reconstruction Calling

71 發表於 2008-07-01 07:55

有機會在台灣世界展望會的贊助下,去四川協助災區重建。

根據展望會香港分支(港陸同稱宣明會)

『宣明會是一個基督教救援及發展機構,旨在為貧窮的兒童、家庭及社區帶來長遠的改變,援助不分宗教、種族或性別。作為耶穌的跟隨者,世界宣明會致力扶助世上最有需要的一群。
宣明會由美籍記者卜皮爾博士於1950年成立,現時的項目遍及全球近100個國家,幫助超過一億人;推行的援助項目以兒童為中心,因為 當他們得到飽足,有棲身之所,可以上學讀書,並且受保護、重視及關愛時,社區便能蓬勃發展。』

這是一個重視兒童、社區、人道救濟、人本價值的機構。

立即想起在徽州諸葛村看到牆上的標語,同樣令人動容。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

展望基金會邀請台灣規劃團隊,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想借重我們在九二一重建中的經驗。

台灣在 九二一 地震重建中,大致的工作重點是:
緊急救助:基本生活需求,像是食物、飲水、臨時住所(帳篷、貨櫃屋)。
心理復健:恢復生活規律,讓受災民眾開始有能力參與重建家園。
社區組織:重建過程更多是自下而上,有在地做起,逐漸成長的過程。社區組織就是實現這一過程的主要機構。
社區產業:經濟發展是永續經營(可持續發展)重要的一環,我們熟悉的中寮桃、蜜餞就是當地產業的成果之一。

幾年下來得到的寶貴經驗:
1 災後重建是再發展的契機:
台灣土地私有化,土地所有權分割犬牙交錯、權屬細碎,如有糾紛往往糾纏數代人不能解。地震之後,透過規劃手段來置換、合併土地,土地整體得以較完整的利用。
但是,中國因為土地權屬公有,開發案規模一向巨大,地震重建並不能使土地利用更完整。

因此,四川災後重建規劃的重點更多在於土地合理、合宜的使用。例如,對應四川盆地的季節風向來安排住宅、產業的區位;針對坡度標明能否開發的範圍;分析水資源,理順上下游關係。

2永續經營/生態可持續發展的環境,才是好環境。
不論是減碳議題、樂活的生活、『從搖籃到搖籃』的設計,或是有機農業的議題,最後都要回到對環境友善、行為溫柔的對待地球;

有趣的是,這兩個原則之下可行的方案,多半也是最能發揮地方特色的。

那麼,這樣的經驗能夠應用在四川嗎?

有幾個關鍵問題,還需要進一步探明。
中國政府的組織方式,更多是由上而下,令出政行。在台灣常用由下而上的規劃方式,災區官方的期望及界限(戒心)何在?
地方領導、贊助機構的目標與期望都一致嗎?

目前,問題比答案多;期待比貢獻多。

最後,還有一件令人興奮的事。
這次去四川有機會與三位深受景仰的老師共事,也是台灣在關於社區、人文規劃的前輩:劉可強、夏鑄九、喻肇青先生。

現在的心情,熱血又惶恐。
熱血的是:為所當為,貢獻所長。
惶恐的是:這麼多待解答的疑問、體制與學理上的差異需要折衝,才能知道何謂『對』的事;那麼,時間、精力允許嗎?

如果,能上網的話會盡量保持更新。
如果不能,就請期待。

其他鍊接
Worldvi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