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August 的文章

貨暢其流 Circulation

71 發表於 2007-08-28 08:32

準備要搬回台北定居,於是又進入捨棄身外之物的狀態。

五、六年在北京的生活累積下來的東西出乎意料的多。體積最大的、最難處理的是上千本的書、上千張的DVD。

這真是一個大難題。

解決問題的第一步,將書及DVD分類。
我對書是比較有感情的,所以還是拿前後差異比較大的DVD來舉例好了。

第一類:說啥也要留下來的。
第二類:找機會再看一遍。
第三類:好片來分享吧,丟了可惜。
第四類;雞肋。
第五類:給我都不要!

分類之前,還以為這五類估計是各佔20%的。結果一分再分的結果,竟然是沒有啥是非得要留著的。哈哈,這是誇張的說法啦。

第一類,就是心愛的那類,由原先30% 直線下降,現在只剩下10% (另外再加上5%還沒看的)。這應該比較能代表我的終極喜好….像是盜火線、白宮群英,還有辛普森…哈哈。(T 旁白:怪北北!)

第二類經過多次的掙扎還有篩選,竟然整個類別給弄沒了! 真是殘酷的法則,根本就是慘絕人寰的滅種啊…

最後整個只剩下兩類:一類,打包帶走。

另一類,
“來喔!來喔!便宜賣,隨便挑,每張兩元,買拾張送一張”(吆喝狀…)

我還記得從前犯過的錯。
將看完的DVD 送給人。

爲了簡單的處理,放在那裡誰喜歡,就隨便拿。
結果,某一個厚臉皮的人就會把所有的DVD拿走,不管愛不愛、不管想不想看。看完了也不會再拿出來流通。或者是收DVD的某人,很尷尬的說,”這種片子,我不喜歡…”

完全不是貨暢其流的本意啊。

終究還是要有一個衡量的標準才是。這些千奇百怪類型的電影,種種題材的內容,最好還是要給真正喜歡的人、真會愉快的享受觀賞的那去才好呢。

想了半天,最簡單的也最通用的還是用錢來投票吧….到最後,還是像世界銀行似的原則,不給免費的午餐,只貸要還的款。

曾經喜愛的碟片、充滿回憶的碟片,就這樣被檢剩菜似的去了大半。
我的回憶,也因此流傳、共享;像是備分?輩分?

我思故我在,所以被記住的才算是真實的存在。這些流落在外影片內容,也因此有更好的機會,長久的存在。

如果一張DVD電影能喚起、或是留存著記憶,那麼,記憶的先後順序由沒有這種衍生的從屬關係呢?先後順序?接近源頭的輩分關係?

對於已經不在手邊的DVD,還依戀著,特此為記。

人質 Hostage

71 發表於 2007-08-22 11:29

我是剛剛重獲自由的人質.
莫名其妙的被扣留了好幾天,幾乎是與世隔絕,跟世界只剩下少少的幾個接口。

慌張的業主,為了應付政府一定要我早早來。
彩排、修改文件、再彩排….而善變又忙碌的政府,會議時間一改在改。於是,就這樣在忙亂中被迫有一搭沒一搭的休假。

溫泉旅館,大約是為了強調度假型的旅館,不轉接外來電話、沒有網路、沒有衛星電視。

依著業主約定,三天前中午抵達安寧小鎮。

安寧,
有溫泉、有森林。
人少少、車慢慢。
天空很近、空氣很好。
溼度涼涼、溫度不高。
dsc01139.JPGdsc01154.JPG

小小的鎮上,到處都是溫泉旅館;恍惚之間,在亮晃晃的陽光下,一下子好像進入時光隧道,回到二十年前的新北投;好像還能聽見‘那喀西’似的。
寧靜的小鎮,除了假日從昆明來的遊客喧鬧之外,小鎮與她的名字一樣的,自外自在的,安逸寧靜,好像外面的世界可以跟她無關。

彩排很順利,只需要做簡單的修改就算完工了。可是…
週日下午熱鬧的人潮、喧鬧的家庭活動、朋友與溫泉的歡聲笑語一波波的湧進我的小屋;這樣很難專心工作的啊…

快速有效率的把我的部分做完,應該要再次碰面的業主們,關機失聯、消失了。

不能離開,可能突然來通知開會;手邊工作也完成了。沒有互網路、沒有衛星電視、剩下的電視都很難看;帶來的牒、雜誌也都已經看完了…
突然無事可做的我,發現陷入非休假、非工作、非待命的尷尬狀態。

人質大約就是這樣的狀態吧?

於是,我只好一遍遍的泡在溫泉池里打發時間。
大眾池、玫瑰池、奶池、碳酸池、森林小屋池….
dsc01163.JPGdsc01164.JPGdsc01168.JPGdsc01169.JPGdsc01179.JPGdsc01180.JPGdsc01183.JPGdsc01184.JPGdsc01203.JPGdsc01233.JPG
每一個池都泡了兩次,業主還沒有消息。

看看光明面的話,如果人質是這樣的被對待也還不錯的;就像那句話
“工作就像被強暴,如果不能反抗,就享受吧!”媽的!

三天後,在我用完了帶來的襪子、內褲之後,總算開了個會。 所有的地方領導都出現了;這是很典型的中國式會議風格。把所有的相關部會全部都聚集在一起,解決問題。看似很有效率,其實是因為職權沒落實,只好讓最高領導來決定。

會議中,除了慣常見的各種手機鈴聲之外,這個會議還有另一,個特別的聲音,像是貓咪的忽魯聲、也像是某個人消化不良的腸道咕嚕、咕嚕聲。

提示,這和中國會議的另一個特色有關….香煙。

五十的會議室,至少有半數的人抽著煙,其中大約還有十管”咕嚕 咕嚕”水煙。

半個臉大小、桌子一般高的銀色管子,藏在桌底下;癮頭上來了,扶起煙館,像氧氣罩一般的套在臉上。隨著呼嚕聲,冒出一陣陣濃煙;只露出半個臉的煙客,咪著眼,露出滿足的表情…如果配上一個榻,就更完美了,完全就是末世享樂的鴉片館….
dsc012491.JPG

這樣的聯想,出現在此時此地,還真是不搭啊….

失聯四天被綁架的人質,重獲自由後,在異地為您報導奇聞。謝謝收看。

拍賣會 Auction

71 發表於 2007-08-13 10:00

感謝各位同仁的支持,為了
auction-011.JPG
特舉辦本次活動。以下,簡單介紹規則,如有不明之處歡迎提問。

1.所有的商品均為原購價的半價以下,並視使用年度往下調價。
2.Excel 文件內有盡可能詳細的說明。文件中底價根據第一條所定的價格;直接購買價約為原商品的七折。
3.部分貨品價格因記憶不佳,或不準確,歡迎各位訪價後告知,將盡快修正。
4.如貨品僅有一位以直接購買價,無須競標,可立即購買。
auction-021.jpg
5.如貨品有兩位以上以直接購買價標購,該貨品視為熱門商品。
6.除了直購品、熱門品之外,所有拍賣品將於本週五-八月17日,下午五點半進行拍賣。
7.熱門品預定於下週五-八月24日,下午五點半進行拍賣。
8.如希望直接購買價請打印excel文件,填選貨品文件後,填入姓名,交20%保證金給71。

祝購物愉快。
auction-031.JPG

怎麼可能會感激呢 Appreciate how?

71 發表於 2007-08-06 03:54

標題是TAKOL 話題的另一面,內容是老早就想說的。

同事是一個小四生的母親,那天聽她抱怨北京小學的不是。

媽媽首先對孩子很不滿,因為孩子放了學回家後,經常與同學打兩個小時以上的電話。
母:’你一個小男孩,哪來那麼多話啊?功課還做不做?’
子:’我打電話就是為了說功課的事啊!’
小男孩委屈的說道。

母:’功課的事為何不在學校說?上課不能問,下課時間一起問不就好了嗎?’
子:’下課也不讓說話啊….’
小男孩更委屈的答。

母:’怎麼會?!那你去上廁所的時候,總可以聊了吧?!’
子:’老師不讓下課,要去廁所也要登記;而且還不能同時去…’
小男孩都快要哭出來了。

母:’什麼!我打電話問你們老師!’
子:’不要啦!媽媽…’

強悍的母親,像是保護幼獸的母獅,張牙舞爪的質問老師。
老師給的答案很不妙,只說是學校的規定,不滿意的母親,直接打給校長。
無奈又不知如何才好的小男孩,驚恐的看著有魄力的母親,堅持的打一通通電話。

打完一輪電話,生氣的母親十分懊惱。

根據學校的解釋,學校學生多、密度大,即使要繳天價的’自願贊助費’(三萬元人民幣 / 六年),仍然供不應求,直接的後果就是師生比低、空地、設施嚴重不足。

校長接著解釋:’這樣多精力旺盛的孩子、只有十分鐘的下課時間、樓梯就這麼幾座、就這麼點寬….為了您孩子的安全,我們覺得這樣最好,我們也相信您也會理解、也能同意….’

當然能理解、也好像只能同意。
但是,懊惱的母親,憤憤不平、卻也只好屈服於現實。心中期望著早早將孩子送出國去唸書。

一個普通的小學尚且如此,遑論首都的重點學校了。我看儘管大家都想來北京,也有很好的國際學校,但將來還是讓大寶回台灣唸書好了。

我要回家了。

團副非洲行 第19-21日 Africa Trip Day 19-21 完結篇

71 發表於 2007-08-03 01:39

3.1第十九天
9:30吃完早飯,雖然和summy約早晨見面,這麼多天過來,我們也早已把約定不當回事兒了,不等,直接去城市市場購物。板凳前兩天看上的鞋拔子出價從1200升到1800,JS開價4000,到2000死活不降了,其實就差20多塊人民幣,但較勁也是個樂趣,堅決不買,看誰耗得過誰。今天見到一個最胡要價的攤主,一個最多值50的鑰匙鏈,開價居然4500,不由得對他側目而視,他卻很有耐心的遞過來計算器:“這是我的價格,你可以寫上你的價格,然後咱們再確定最終價格。”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啊,向您學習了。
上午除了和一幫攤主逗貧嘴沒什麼收穫,午飯,休息。其間打聽到在內羅畢郊區有一個木雕工廠,全是小作坊,決定下午讓summy帶我們去轉轉。
相機出了些小問題,從今天開始照不了像了。
14:30,summy和kanja來了,我和板凳和他說要去那個工廠,他非常吃驚,不停的問我們為什麼在內羅畢只呆了兩天就會找到生產木雕的工廠,而且這兩天大部分時間他都陪伴在我們身邊。 我們告訴他說中國人很厲害,再給我們兩天時間,我們自己就會找到這些木雕的原材料——烏木的生長地,如果我們在這裏呆上一年,那些木雕工匠們就該從我們手裏買原材料了。通過他summy和kanja聊天(他們之間用斯瓦西裏語)時的語氣,看的出他們對此深信不疑,並對中國人的能力感到欽佩和一絲擔憂。
15:00左右,小魚兒老馬等4個同伴從安伯塞立回來了,他們休息,Summy ,Kanja我和板凳出發去工廠。
車行半個小時左右,到達了位於內羅畢城北的一個小村莊。果然,幾十個小棚子,外面堆滿了等待加工的木料,每個棚子裏面都有很多黑人工匠在做木雕,劈木頭,初加工,精細雕刻,打磨,上色,各道工序展現在眼前,可以錄像,拍照,他們一樣招呼我們購買。找到了工廠,我們自然要仔細轉轉,一是對加工過程感興趣,二也要購買一些,價格一定比城裏便宜。
政府為了保護烏木資源,只允許把已經枯死的樹木作為烏木工藝品的原材料,並在烏木生長地設哨卡檢查,可因為數量滿足不了市場需求,很多人便提前把活著的樹砍倒,等第二年枯乾了再拉出來,或者直接給檢查人員行賄。
通過這幾天發現,非洲的工藝水準比起中國來確實落後太多,而非洲烏木雕之所以這麼出名,一是因為材料的珍稀,二是因為非洲濃郁的地方特點所導致,與工藝水準毫無關係。其製作過程之簡單粗糙,對珍貴材料之浪費讓我們感到非常吃驚,難怪最後板凳買了塊大木頭回來,如果回來讓福建的木雕師傅加工一下,肯定可以成為“中非合壁”的精品了。
開價依然是不靠譜的高,140000被我砍到14000,買了三組群雕,價格便宜。和工匠們告別,回城。
晚上帶小魚兒等一起又去了唐先生的中餐廳吃飯,飯後22:00。
回酒店路上我和板凳拐彎去了路邊一家很大的半露天酒吧。
酒吧裏很熱鬧,很多人在一個臺子上跳舞,所有的桌子都滿了,我倆只好在一個稍微空點的桌子旁和別人拼桌了。侍者搬了兩把椅子過來,坐下,發現和我們同一個桌子的是三個大學生模樣的黑人女孩。彼此無意搭訕。要酒,感受內羅畢酒吧喧囂的氛圍。
正在漫無目的的四處張望時,忽然感覺到大腿上有東西,低頭一看,竟然是鄰坐的女孩的手!只見她摸摸我大腿,又摸摸自己的,再摸我胳膊,又摸自己的,如此反復了三四次,也不正眼瞧我,然後就開始和她的同伴用斯瓦西裏語聊起天來!我和板凳吃驚的對望,都傻了!隨後心想:我也不能就這麼呆在這兒啊?!和板凳商量:“咱是不是也得摸摸她啊?而且,不能跟她學,那多沒面子啊,咱得換個地兒摸!”得到板凳的支持,我伸出手,摸哪兒呢?露出來的不一樣的地兒除了臉蛋兒就只有腳丫子了,那就臉蛋吧,一下不行,怎麼也得五六下!女學生扭過頭來看著我,我也看著她,邊看邊摸,四目相對,沒有任何表情,反擊結束。確實結束了,然後的十幾分鐘沒有任何交流。。。。。。這是什麼事兒啊!後來大家分析,估計是那幾個黑人女學生從沒有和黃種人接觸過,把我當成了一個新鮮活物,好奇,感覺一下。
暈啊!
呆了半個小時,基本熟悉了這裏的情況,我和板凳離開桌子,開始在酒吧裏溜達。果然有“職業女郎”上來搭訕,給她買了瓶啤酒,邊喝邊開始瞭解內羅畢夜生活的資訊。
(以下省略500字)
口口口口口。。。。。。
酒已喝完,淩晨24:00了,相約明天再來。
溜達半個小時回到酒店,內羅畢夜晚的街道並不象傳說的那麼可怕。。。。。。

3.2第二十天
今天睡了個懶覺,起來時小魚兒他們早已經出去逛了。
吃完早飯,我們自己去博物館,走著半個小時就到了,可惜正在裝修,要三個月以後才開,重頭戲沒看到,有些遺憾。無奈只好從博物館折回,直接去國家劇院。
今天是學生場,劇院裏全是穿校服的中學生,買了門票,200ksh,人很多,好不容易在最後一排找到兩個加座,不一會,走道上就已經站滿了隨後進來的學生。今天是話劇,斯瓦西裏語,我倆什麼都聽不懂,只能感覺到舞臺佈景和表演有點象上學時學生社團的演出,比較業餘,但演員表演的很認真。隨著劇情的發展,學生們發出一陣陣笑聲。在黑暗中度過了20分鐘,體驗夠了,走。
回到酒店,誰也沒見到,自己吃午飯,快吃完時Summy和Kanja來了。自從前天送走Little white後007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沒想到這個小混混如此重色輕友,連個告別都沒有就徹底失蹤了。十年之內一定再回來找他!
Summy下午帶我們去了最後一個工藝品市場,也是到今天我們唯一一個在內羅畢沒去過的市場——鄉村市場,距離市中心稍遠,開車半個小時。所謂鄉村市場並不是在鄉村,而是在內羅畢的歐美人居住區和歐美使館區內,也被當地人稱為富人區,與內羅畢城之間有一大片森林隔開,環境優美安逸。鄉村市場在這個區最大的一個超市屋頂上,只有每週五開,所以也叫星期五市場,顧客也主要是歐美人,購物環境好些,價格也相對貴些。逛市場時遇到昨天在工廠見到的幾個作坊小老闆,他們把他們做的木雕拿到這裏賣,彼此認出來,又拉著我們熱情推銷,告訴他們我們的行李估計已經超重了,他們才甘休,但還是給我們留下他們的位址電話e-mail,說回國後如需要成批的木雕可以和他們聯繫,他們非常希望我們能和他們合作做木雕生意。什麼都沒買,煙到被小攤販們要走不少根,逛完,在旁邊的露臺上喝了紮啤酒,回城,去賭場。
進賭場,可能是下午的原因,人不多,並不大,但很標準,老虎機百家樂輪盤樣樣齊全,奇怪的是裝修華麗的牆面上掛的全是中國清朝宮廷生活內容的油畫,問服務生這家賭場的老闆是不是中國人或者是熱愛中國文化,服務生說不是中國人,也不熱愛中國文化,但熱愛中國人,因為來賭場的中國人最多!怪不得,原來這些畫是為了討好大多數顧客啊,呵呵,的確,瞧,俺們這倆中國人不是也來給人家送錢來了嗎?!
換了籌碼,找個位子坐下,我倆手氣還真不錯,沒一下陪個底兒掉,我是先輸後贏,板凳是先贏後輸,一個小時過去,居然還沒輸光,時間到了,該走了,壓根兒沒想把籌碼再換成現金,能堅持這麼長時間已經不錯了,把剩餘的籌碼胡亂一壓,全輸,走人。
心裏惦記著在城市市場看見的一組獵人和獅子搏鬥的木雕,路過時終於以滿意的價格拿下,板凳相中的那個鞋拔子還在僵持,2000,1800,誰也不讓,那就繼續較勁吧,明天最後一個上午再見分曉。再次偶遇中國餐館的唐先生,他正在附近為餐館採購原材料。
回到酒店,Summy今天又想念我們205房間的中國市場了,衝鋒衣褲,抓絨衣褲全部成交,連手套也沒放過,我們最後把剩下的帽子,風鏡,還有一些小東西也免費贈送,包快空了。下樓時原本我們身上的衣服全套在Summy和Kanja身上了,外加一人手裏拎一個標有“天意”字樣的黃色大塑膠袋。
天已經暗下來,酒店門口有三個愛爾蘭人在照相留念,2女一男,旁邊堆了一堆行李,估計是準備回國了,其中一個請我幫他們照合影,照完後其中一個女的過來看照的效果,著時她突然發現一個黑影提起她的手提箱迅速向遠處跑開,原來是遇到了小偷。她顧不得還在我手裏的相機,大喊著追去,周圍十幾個黑人兄弟們得知情況也立刻呼啦啦向小偷逃跑的方向追趕,沒一分鐘,那個女人帶著包回來了,過了一會,一個又高又胖的黑人被一群人壓著回到我們面前,當得到那個愛爾蘭婦女的確認後,暴力懲戒開始了。黑人兄弟們的拳頭,巴掌,腿腳雨點般的落在小偷身上,臉上,衣服也爛了,血也流出來了,那麼一個大漢被打的痛哭流涕,跪地求饒。過了一會,兩個持AK47的員警來了,當事人,見證人,酒店前臺,分別錄了筆錄,小偷被帶走了。
看了這樣的場面不由得想起小時侯的北京,那時經常有小偷被老百姓抓住,也是這樣一個過程,甚至被打得斷胳膊斷腿,而現在卻正好相反,經常是老百姓被一群小偷打得滿地找牙,無人敢管。
誰說內羅畢治安不好?我看比北京好多了。
今天是這次活動最後一頓晚飯了,為示隆重,確定在一家高檔酒店吃西餐答謝Summy。我心裏一百個不情願,西餐,忍,回國誰再提我和誰急!沒什麼好吃的,自己要了半個批薩,兩瓶酒,悶頭吃喝,就當應酬了。
終於吃完,21:30,按照事先約定,Summy,Kanja帶我和板凳去逛內羅畢週末的紅燈區和酒吧。
紅燈區就在市中心希爾頓酒店周圍,週末的市中心比平時熱鬧很多,站街女郎大部分是黑妹,偶爾也看到亞洲和白人面孔。據Summy說偶爾也會有中國女孩子,價格從22:00到12:00比較高,如果淩晨3:00就會打到2折,和菜市場賣菜差不多,臨收攤兒了就論堆兒撮了。
以下再省略500字
口口口口口。。。。。。
23:00,去酒吧喝酒。今天去的酒吧在希爾頓酒店對面,Seep Bar,室內,裏面的人幾乎都站著,喧鬧無比,站著的人都在跳舞,我們一人要了瓶啤酒,站著觀賞非洲酒吧舞蹈,不得不佩服黑人的節奏感,協調感,力量感,真是賞心悅目,估計從這裏隨便叫一個到北京都比東方歌舞團那幫跳非洲舞的演員跳的好,服了,真服了。
由於這個酒吧太過喧鬧,觀賞了半個小時後心臟實在有些受不了了,便一起又轉戰到我們昨天去過的酒吧,Seemers Bar,在非洲的最後一夜,喝吧!
我們五個圍坐在一張桌子旁,酒吧裏形形色色的女孩不間斷的出現在我們桌上,有一搭無一搭的和她們調侃,邊喝邊看著她們姐妹之間的互相幫助,競爭對手之間的互相爭吵。昨天在這裏見到的那個女孩也認出我們,湊過來搭訕,差點兒和已經在我們身邊落座的女孩打起來,雖然她們爭吵時說的是斯瓦西裏語,但我們知道,她們就象塞倫蓋蒂草原上的獵豹一樣把我倆當成了她們各自的獵物而加以保護,Summy翻譯給我們她們爭吵的內容:“我昨天就認識他倆了!”“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他們昨天說今天來找我的!”“誰讓你來晚了,我坐這他們也沒反對啊!”。。。。。。後來據另一個女孩說,這倆最終還是在洗手間動了幾下手,其實,她們爭來爭去,最多也就能從我們這裏得到兩瓶免費啤酒,想拿我們當獵物?不易。
都是為了生活,她們也不易。
酒喝的暈暈忽忽,站起來走人了,至於怎麼甩掉這幾個女孩子是Summy和Kanja的事了,這對他們應該很容易。果然,不一會他倆就出來了,上車,回酒店,打包,睡非洲的最後一覺。

3.3—3.4第二十一、二十二天
因為板凳還要買些東西,而我們下午就要離開非洲了,所以今天起的很早。這裏的房間都是要求在10:30以前退房,否則加收半天房租。所以除了留一間房放行李,其他房間都退了。
吃過早飯,再次來到城市市場,這次板凳看上的鞋拔子終於在攤主的讓步下成交了,1800Ksh。雙方都夠有耐心的,看樣子都是JS,板凳更厲害些。
因為每天都來,這裏的攤主大多數都和我們相熟了,互相寒暄,聊天。因為一直沒有忘記毛主席的教導:“長征是播種機,長征是宣傳隊。”所以這幾天我們也教了他們不少和商品有關的中文,同時告訴他們,以後見到亞洲面孔不要先問是不是日本人,而要先問是不是中國人;不要先說“口你七哇”,要先說“你好”;中國人個個會功夫,還給他們表演了一套太極拳,告訴他們中國人打架除了會用李小龍的功夫,還會用氣,如果被打了當時雖然沒事,過幾天就起不來床了等等。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會相信。
一切搞掂,下午14:30出發機場。15:00到達。
一直擔心行李超重,正巧機場門口有電子秤,是投幣的,5ksh,我們的肯雅先令早花光了,多虧有個隊友帶了幾個硬幣回去收藏,但這麼多包即使把這些硬幣全用了也不夠,怎麼辦?我們真是聰明,先投進一枚硬幣,放一個包,記住重量,不要拿下來,再壓上一個,記住重量,這樣按順序一直把所有包都壓上,每個包的重量和總重就出來了,只要不減輕而是只增加,開始投進去的那枚硬幣就一直起作用,這樣一枚硬幣就把所有包都稱了!咱不是摳門,是兜裏實在沒錢了,不得不急中生智占了肯雅人民一把小便宜。
托運行李時發現我們這幾天其實是多慮了,機票上行李重量限定20公斤,可實際上阿聯酋航空規定行李重量是28公斤,我們的行李正好沒超重。但對手提行李規定很嚴,超長超寬一點都必須托運,怎麼和他們爭取都不行。無乃幾件易碎怕壓的木雕只好任由機場搬運工野蠻裝卸去了。(回京後果然很多破損,直到現在還有幾件沒來得及修復)。
17:00,準時登機。18:00,起飛。
不再神秘的非洲,再見!我還會回來的!Summy,再見!我的非洲朋友,從此咱在非洲有人了。。。。。。

座位空2/3,舒服,躺著到迪拜。
飛機飛了5個多小時,到達迪拜時是當地時間24:00。下了飛機就給胡楊電話,他們今天應該也是這個時候從達累斯薩拉姆飛到這裏,然後和我們一起坐同一班飛機回北京。果然在免稅店的化妝品區遇到正在往身上狂試香水的小楊和一臉不耐煩的老胡。心裏惦記著來的時候看中的小茶几,趕緊買了,焦黃也覺得不錯,一下買了2個。採購結束,去吸煙室過癮,兩次遇到同一個卡塔爾小夥子找我要煙抽,估計煙癮不小又沒錢買,邊抽邊和我套瓷,說知道中國的姚明,成龍等。呵呵,少跟我來這套,我告他,中國有句老話叫事不過三,一會兒你如果還要煙抽我可不管你認識誰都不再給你了。再低頭看看自己的煙盒,空了,連自己的都沒了。
登機。
北京時間3。4號10:00,飛機進入中國領空,吃著飛機上提供的爛飯,看著電視上的航線圖,慢慢的進入夢鄉:新疆,炒麵片兒;甘肅,蘭州拉麵;陝西,羊肉炮饃;山西,刀削麵;往北,烤全羊;往南,熱乾面,麻辣火鍋,剁椒魚頭,桂林米粉,山珍海鮮煲。。。。。。
今天是正月十五,報復性惡補一頓大餐:熱氣騰騰的餃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