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June 的文章

團副非洲行 第9-10日 Africa Trip Day 9-10

71 發表於 2007-06-29 08:34

2.19 第九天
晚起。沒完沒了的西式早餐。唉!
身體基本康復,可由於對陽光的大意,我的鼻子留下深深的烙印——脫皮了,紅紅的象個草莓。
img_6038.jpg
img_6004.jpg

Alex並沒有如約在10:00來找我,等到11點還不見他蹤影,開始深信這裏人對時間的概念的確和傳聞中的一樣,火車都是如此,更何況人乎?算了,抹足了防曬霜,自己逛。
可能是城市太小,亞洲面孔比較少,加上到這的遊客都是把這裏當成中轉站,很少有象我這樣有時間天天在路上溜達的,所以路邊的小販很多已經認識我,一路上不停有人和我打招呼,還問我病好了沒?我的朋友下山沒有?哈,估計再呆一星期我就成Arusha的知名人士或者胡同串子了。
img_6055.jpg img_6064.jpg

邊走邊和他們調侃中,迎面一個亞洲面孔的小夥子,背一小包穿著拖鞋沖我走來,一聊是一個韓國背包客,立刻感覺彼此都比較釋然,後來他說他也不願遇到日本人。於是我倆結伴而行。先陪他去銀行取錢。這裏的銀行營業部幾乎20米一個,每個銀行或者ATM機前都有持衝鋒槍的員警看門,可是能正常辦理的沒有幾家,不是沒錢了,就是電腦壞了,要不就是其他莫名其妙的原因,轉了6,7家才順利完成。一路上他在提醒我小心相機,現金,說這裏比較危險,最好用信用卡。也是,中國人不習慣用卡,所以在國外被打劫的中國人很多。
我們吃過午飯他帶我去他酒店。這家酒店叫Kilimanjaro Hotel,價格8美圓/天,房間4-5平方米,公共衛生間,很舒服,LP上有推薦。在arusha,一般城中心的酒店比較便宜,而新蓋的大型一些的酒店都在城鄉結合部,綠化設施都好些,價格也比較貴。
韓國小夥子名叫金升奎,28歲,是我這次旅行中遇到的第一個一個人自助環球旅行的背包客,他已經離開家4個月,從韓國出發,去了澳洲,馬來西亞,泰國,柬埔寨,越南,中國,印度,尼泊爾等等,離開非洲後要去中東等然後去美國和他女朋友見面,再獨自一人去歐洲,計畫用8個月完成這次旅行。真是羡慕他的時間,他說他在韓國開一個小店賣些小東西,現在店讓別人幫他看著,自己出來玩,很羡慕我能住那麼貴的酒店,由此又說中國這幾年發展很快,在韓國也到處是中國人大把的花鈔票。我心想,你就別氣我了,俺們祖國再發展,哥們也想找便宜的酒店住,只是沒找到,這幾天正為這事兒肝兒顫呢!
分別前互換了小禮物,我的是一包中南海的煙,他的是在澳洲買的袋鼠皮做的鑰匙鏈。
img_6073.jpgimg_6070.jpg

差不多下午4點回到酒店,有趣的是Alex居然幾乎同時到了,這。。。。。。這叫什麼時間概念啊!昨天約的上午十點,現在居然象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我問他要是我不在他會怎樣,他說那樣的話他就會等個把小時,如果我還沒回來他就回家吃飯去了。唉,難道這真是Arusha人的時間概念?無所謂了,前幾天那個挑夫老闆和我約了兩次了,到現在還沒見到人影,相比之下Alex好多了,只晚了6個小時。
我沒有流露出任何不滿,邊往城裏走邊和他討論去哪里玩。路上買了一張非洲音樂的CD。這幾天發現這裏的CD很貴,正版的要10美圓,3美圓左右可以買到從電腦裏下載的刻錄盤。
溜達到城中心一個混亂的小廣場,旁邊有一家門臉不大的酒吧,名字忘了,進去後遇到很多人和Alex打招呼,估計他經常來這裏消磨時間。酒吧裏有張檯球桌,落袋的那種,打一次500坦桑尼亞先令,誰輸了誰付帳。我要了一瓶啤酒,便開始和他們切檯球。其實我的這兩下子在北京屬於上不了桌面的那種,可切起他們還剛好夠用,玩了7,8盤,全是非洲兄弟掏錢了,看著有點不落忍,飯點兒也到了,便提出請Alex吃飯。
img_6112.jpg img_6118.jpg

這個酒吧門小膛兒大,饒過吧台就是一個不小的飯館,Alex點了飯菜酒水,一人一份,這時一個服務員右手提著一個熱水壺,壺蓋反著放在壺上,上面有一塊肥皂,左手端著一個小臉盆站在我們桌旁,學著Alex的樣子,我伸出雙手,服務員把溫水淋在我手上,我自己打完肥皂,他再替我沖水,小臉盆當然是用來接髒水的。我到真是頭一次見到這樣的服務,有點兒意思!等到飯菜上來後,我才知道剛才那道洗手工序原來是多麼的重要,他們是用手直接抓飯菜吃的!看來真是要深入生活,否則花了這麼多銀子到了這裏,連非洲人民是怎麼吃飯的都不知道就回去了,多虧啊!看著Alex和桌子對面的兩位吃的那麼香,我幾次想嘗試一下,可終於還是沒敢。吃過飯,坐在外面的長凳上喝酒聊天,Alex說這種地方晚上我一個人來的確不安全,看來我還是挺有福氣的,離成為Arusha胡同串子的目標不遠了。
21:00打車回酒店,告別。結束了一個人在這個小城第三天的閒散生活。沒有絲毫孤單的感覺。
不知我的隊友們今天淩晨登頂是否順利,明天就能見到他們了,老季,老馬,魚兒,little white,胡楊,焦黃,誰能上?誰夠嗆?誰一準兒沒戲?排個順序,自己和自己賭一把。。。。。。不知不覺的,進入夢鄉。。。。。。

2.20 第十天
陽光明媚的一天。今天下午隊友們將要回來。
吃過早飯,我便告別了這個小酒店,前臺服務員早已經混熟,對我要搬到旁邊豪華一些的酒店有些疑惑,跟她解釋因為來之前我們已經預定了今天Impala Hotel的房間了,這樣她的心情才得以釋然。
在Impala Hotel的服務台,又見到社會主義的服務態度,好在洗澡水很好,可以痛快一下了。
10:00,去郵局和長途汽車站,為以後的行程瞭解一些資訊。
郵局在這裏和城中心之間的鐘塔(Clock Tower)旁,從這裏郵寄東西到國內差不多15塊人民幣一公斤,海運,四個月,其他方式很貴。看樣子如果大量採購的話只能自己帶了,否則4個月太長了,除非是做生意的,弄他幾個集裝箱 (71多嘴,集裝箱就是貨櫃 )還值得等。
長途車站在市中心,車基本上比較破,差不多有幾十家車票代理的小攤分佈在停車場裏,使整個車站更顯混亂。這裏有直接開往肯雅海濱城市蒙巴薩的車,價格20000Tsh(坦桑尼亞先令,和人民幣比值約為160:1),時間8個小時,早晨發車,時間沒準兒,7:00-9:00,去內羅畢15000Ksh,5小時,時間一樣——沒準兒。
img_6106.jpgimg_6099.jpg

花2500Ksh吃了一頓速食,味道還不錯,樣子有點象廣西的沙鍋飯。
出門買煙,1000/包,也有散賣的,旁邊一老太太跟我說他賣的貴,我知道這種煙就是這個價兒,可這老人就是說貴,還替我和那攤販砍價,真是遇到熱心人了,看他們爭執了3,4分鐘,價格也沒便宜一分,買了煙剛想道謝,沒成想老太太對我說:“我幫了你半天忙,想替你省錢,你能不能給我點錢?”!!!暈啊,沒想到,原來遇到了老江湖,我斬釘截鐵的說:“No!”可她就是纏著我不放,旁邊的賣煙小販沖我一個勁的笑,替我解圍,說買幾塊糖給她就行了,100Ksh。這邊剛打發完,又過來一個小夥子可憐吧吧的說能不能給他一根煙抽,這幾天馬路上要煙抽的多了,都是煙民,抽吧。
買完煙,逛逛菜市場,到路邊的小店買了些印有當地圖案的T恤(3000/件)和色彩豔麗的印花布,很象國營商店,價格透明,便宜。
img_6076.jpg img_6093.jpg

回來路上遇到前天陪我逛街的小販,閒聊一會,15:00回到房間,收拾一下,休息。
17:00,房間電話把我吵醒。
他們回來了!
會是什麼狀況呢?
我幾乎是從樓上沖下大堂的,兄弟姐妹們,你們成功了嗎?
答案是讓我如此的吃驚,我這幾天沒事兒時自己預想的幾種的可能性居然一個都不對!就象我來之前沒想到自己是第一個下撤,沒想到自己一個人這樣過年,沒想到。。。太多的沒想到。
小魚兒笑著一字一頓的對我說:
“我們。。。。。。全部。。。。。。失敗了。。。。。。”
!!!
。。。。。。
除了我這個病號,大家的最後高度在5000-5500之間。
9個玩了幾年甚至20幾年戶外的人,全軍覆沒在這樣一座山上:不需要專業裝備,業餘愛好者登頂成功率50%,高度不到6000米。
晚飯桌上的鬱悶可想而知。
隨後幾天陸續傳來的國內幾支隊伍登頂成功的消息,更加重了我們這支隊伍對乞力馬札羅山的鬱悶感覺。
複盤是肯定的。
轉述一下隊友們總結的幾條失敗原因:
1. 天氣。那天山頂刮起了10級以上的大風。60%。
2. 選擇lemosho線。這是所有線路中相對比較難的一條線路。20%。
3. 夜裏12:00開始登頂不如天亮後登容易,雖然大多數人是這個時間登,10%。
4. 其他。10%。
鬱悶啊鬱悶,直到現在,大家聚在一起時,一提到乞力馬札羅的登頂,依舊是鬱悶。
不過,留些遺憾也好。
乞力馬札羅,你等著,我們還會再回來的!
dsc_0517.jpg

明天,我們將開始下一半的旅行。

後來的齁 Queen & Queer

71 發表於 2007-06-25 11:40

在辦公室發現一個有趣的CD 唱片。
唱片寫著”四小天後專輯”。

以下是我和公司同事的對話。

我:”新的CD…四小天后….恩恩”
小朋友:”很不錯聽喔,這是應該是台灣出的。”

我:”咦,是嗎?這個天后的后寫錯了!”
小朋友:”沒錯阿,繁體版不是都這樣寫嗎?”

我:”咦!?”
小朋友:”那個後就是簡體后的繁體寫法,所以這是繁體版的。”

我:”不是不是….天后的后還是皇后的后才對….”
小朋友:”那個后不是簡體嗎?”

我:”原來繁體的后是后,後是後。這兩各字只有發音一樣;意思是完全不同的。”
小朋友:”喔…看來這是簡體盜版想假裝繁體版鬧的笑話。”

我心理想著,這倒是測試偷渡客的好辦法。
倒過來看 “後天小四”好像是什麼活動的預告似的…

小天後

團副非洲行 第7-8日 Africa Trip Day 7-8

71 發表於 2007-06-22 05:44

2.17 第七天
昨晚睡的不錯,身體好些了。強迫自己吃了早餐。
回房間洗澡。這個洗澡水開始還不錯,水又大又熱,很舒服,沒想到過了5分鐘熱水就沒了,開始了長達5分鐘的冷水時間,然後才來熱水,2分鐘後,又是2分鐘冷水時間,再3分鐘熱水,再三分鐘冷水。。。。。。就這樣,既有規律又沒有規律的運行著,如果先冷水再熱水我倒可以知道熱水會多長時間,可是這樣的規律實在是讓我很被動,只知道什麼時候是熱水時間,卻無法判斷熱水時間有多長!這真是個太有想像力的給水系統了!
昨天那個挑夫的老闆說今天來找我,現在都十點了還不見蹤影,不等他了。
天氣不錯,開始在酒店附近逛逛。一出門就被路邊的小販圍著要賣畫給我,反正也沒事,邊和他們逗悶子邊看街景。逐漸發現周圍竟到處都是吹吹打打的音樂聲,路上很多汽車也都被鮮花裝飾著,仔細一看,原來是結婚的車隊,可怎麼那麼多呢?問旁邊的小販,原來今天是這裏的結婚日,很多新人會在今天結婚,具體為什麼,一年有幾次也沒瞭解清楚,看熱鬧吧。
馬路上結婚車隊一隊跟著一隊,一般頭車是豪華一些的轎車,坐著新娘新郎,後面幾輛是親朋好友,最後一輛是皮卡,上面站著樂隊,一路吹吹打打,好不熱鬧。

img_5887.jpgimg_5916.jpg

Impala Hotel門前的小花園是車隊的必經之地,而且所有人都要下車,在花園裏轉幾個圈,跳舞,合影,花園裏也有拍照的錄像的人在招攬生意。真好,找個凳子坐下,我也拍照錄像。平時黑人不願意被旅遊者拍照,可今天這樣的場合情況完全不同,我終於可以大大方方的把相機對準他們了!
img_5915.jpg

估計我那些隊友們怎麼也不會想到,當他們正在乞力馬札羅山4000米的高度上升時,我會在這裏悠閒地參加著幾乎是全城的慶典,哈哈,我不由得為自己的下撤而歡喜,英明啊!
img_5976.jpg img_5974.jpg

img_5921.jpg img_5949.jpg

img_5963.jpg img_5968.jpg

如此閒暇的一天能巧遇到如此盛大的慶典,這對我來說真是意外的驚喜,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在這歡快的氣氛中度過了幾個小時,結婚的隊伍依舊源源不斷的湧向這個5,6個籃球場大的街心花園。
開始圍著我的小販也早已散去,只有一個一直在我左右,興奮的叫著,笑著,跟我嘮叨著:“照這個,這個漂亮!”直到我感覺到餓了,累了,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鄰走時那個小販問我明天干什麼,知道我沒什麼事後,便主動說明天可以陪我逛街,帶我去城中心的市場拍照等等,我看出他是個很有耐心又比較天真的小生意人,反正自己心裏有數,就答應了他,明天上午10點見。
酒店離這裏只有10分鐘的路,路上買了點水和零食,居然發現速食麵,今天是大年三十,在北京吃餃子,在這裏吃速食麵,犒勞一下自己的胃,總比西餐強!
回到房間,休息了一會兒,被餐廳的喧囂吵醒,出來一看,昨天還空蕩蕩的餐廳,今天居然站滿了人,原來是白天婚禮的延續——婚宴!把這個餐廳全包了!心中暗想:“多虧買了速食麵,要不今天一定得想辦法蹭這酒席了。”正尋思呢,旁邊一個黑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來,排隊,一起吃!”邊說邊遞給我一個託盤。哈,真是想什麼來什麼,吃就吃!拿著託盤排著隊,排到了就有服務員給了我一份米飯,水果,飲料,刀叉,一句寒暄都不需要,哈哈,難道這裏也是流水席,見者有份還不要份子錢?(71補充,中國的習慣在親友紅白事,一人攤一部份禮金,湊成一整數給當事人,所以每個人的那一份叫做’份子錢’。和我們的喜宴的紅包本質一樣。) 美啊,雖然是西餐,但意義不一樣,婚宴,出門之前算過一卦,卦上沒說我會獨自一人在坦桑尼亞的這個小城以蹭吃蹭喝的方式度過今年的大年三十啊?!
img_5984.jpg

吃飽喝足,身體感覺好了很多,休息,明天還會有什麼奇遇嗎?

2.18 第八天
今天身體好了很多,吃完早飯把幾天的髒衣服洗了。
10:20的時候,昨天馬路上遇到的那個小販來了。還帶了一個同伴,每個人胳膊裏都夾著一圈畫。我們像是老朋友一樣打了招呼,然後就直接問如果陪我逛街需要不需要付他費用,他好象對此沒有準備,猶豫了一下說不用,但最好能買他的畫,為了避免最後的不愉快,我覺得最好還是先和他聊聊,便讓他把畫打開。
img_5975.jpg

這些畫是用類似水粉或炳稀一類的顏料畫在約兩尺見方的布上,內容多為非洲的人物,動物之類,屬於典型的行畫,在國內這種畫最多也就20塊一張,他的開價竟然是50美圓。我跟他說我只出1美圓,他露出驚詫的表情,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意思是說這個價格還不如殺了他,還說他是個畫家,這幾張畫是他親手畫的。我和他逗悶子說我是職業畫家,你畫的太差,給你1塊是因為覺得你是朋友。
貧夠了,我跟他說願意給他5美圓算是陪我一天的辛苦費,畫是不要的。其實我知道,對他來說這已經不少了。他憂鬱了一下,還是答應了,卷起畫,我們開始邊聊邊逛。
我的酒店在arusha城邊緣,距離城中心徒步30分鐘,一路上很多和他一樣的小販,他們彼此打著招呼,很象20年前國內街邊向外國人兜售紀念品的小混混,而且路上的行人和老實的攤販對他們還有些畏懼。當我看到自己感興趣的場面和人時,便問他可不可以照相,他拍著自己的胸脯說:“有我在,隨便照!”看樣子他除了可以給我當導遊,還可以當保鏢呢。
路上居然遇到前天那個挑夫的老闆開著他那破車,打了個招呼,又說下午去找我聊天,他一說,我一聽,繼續逛街。
img_5996.jpg img_5995.jpg img_5999.jpg

雖然arusha是坦桑尼亞第2大城市,其實還沒有密雲縣城大,三四個小時就逛完了主要街道,回酒店,給了小販5美圓,他很高興,問我明天還要不要陪我,我謝絕了。
吃過飯,休息一會,精神很好,出門買了點東西,坐在酒店門口看夕陽,思考怎麼打發晚上的時間。
又是想什麼來什麼。
門口一個20多歲帶眼鏡的黑人小夥子主動和我打招呼,原來他是昨晚在這裏舉行婚禮的人的朋友,因為婚禮人太多,所以需要朋友幫忙,並且借來桌椅板凳才夠用,他今天開車來是為了拉回他的桌子和椅子,果然,我看見幾個工人正在往一輛皮卡上裝傢俱。他看我沒事,問我原不願意晚上去他家看看,好啊!昨天看婚禮,今天去當地人家參觀,求之不得。至於安全嘛,呵呵,我會相面!他的名字叫Alex。
Alex的家在路邊的一個2畝地大的院子裏,象個一層的別墅,車一開進院門就看到了他的媽媽,姐姐圍著一張桌子在邊喝啤酒邊聊天。
img_6034.jpg img_6032.jpg

幫他把東西搬下來,Alex領我走進客廳,讓我吃驚的是他的家非常整潔,有一圈沙發圍著茶几,還有冰箱,電視,錄像機,雙卡答錄機,電腦,牆上掛了許多照片,他介紹說是他的爸爸,爺爺,舅舅等,還有和政府要員的合影,個個西裝筆挺。喝著可樂,我問他他們家在這裏算不算是很有錢的人家,他說應該是了。爸爸是生意人,舅舅是官員,自己讀過大學。
img_6013.jpg img_6025.jpg

img_6019.jpg img_6022.jpg

參觀完各個臥室書房,一看時間也不早了。互留了位址電話,他又開車送我回酒店,說明天上午十點來找我,晚上可以帶我去酒吧喝酒,瞧,我這生活還真夠豐富多彩的呢。
躺在床上,這才想起還在乞力馬札羅山上的朋友們。真對不住,自己玩爽了,差點兒把他們忘了,按計劃今晚12:00他們應該開始沖頂(71補充,中國登頂峰的習慣用語。)了。

中國快鐵 CRH

71 發表於 2007-06-20 10:12

中國的快速鐵路已經可以達到250 公里以上。
CRH “中國鐵路高速”(China Railway high-speed)?就是這樣語法不通,但是很有中國特色說法的簡稱。尤其有特色的它的正式名稱’和諧號’,也就胡錦濤建設和諧社會的意思。在網路上又被戲謔的稱作’恥辱號’(chi ru hao),用來對應胡主席的’八榮八辱’….

抱歉,說遠了。主題是新的快速火車。
站台與車箱一樣高、門開的夠大,出入十分方便。
車廂很舒適;座椅夠寬大、窗戶高度剛好,十分符合人體工學。光就這幾個基本點,就讓我頗受感動。能夠坐在公共交通工具的椅子上,不感覺到侷促;能夠在公共的通道上行走,不怕嗑絆到…這是中國工業設計的一大進步,能從使用者的角度出發。一下子我都差點喊出這真是’以人為本’啊…
此外,窗戶、遮陽細膩的加工、材料的接頭乾淨俐落;沒有奇怪的零件,沒有不必要的造型,沒有不該有的尖銳角,窗簾也能如我所願的,乖乖地待在任何我想要的高度。
crh-0705-08.JPGcrh-0705-07.JPGcrh-0705-06.JPGcrh-0705-04.JPG

crh-0705-05.JPG

抱歉,說遠了。主題是新的快速火車。
在車上覺得自己像個人一般的被對待著….但是,也只有在車上的時候。

在登上火車之前,根本就是牲口一隻。

而且是幾百,或是幾千隻牲口中,不太具攻擊性,卻很有領域感卻又心急的的那隻。所以,從接近車站開始,就是躲人、躲很多人、不斷的躲人的過程。
因為是牲口,所以路線當然不會是最短的、最有效的距離。要上、要下;還有左繞、右拐。這樣以最少的檢票人、開最少的門;讓警察有時間能仔細觀察每一個通過的人、再決定要不要查驗他們的身分證。非常有效率…是鐵路管理局的效率、是警察的效率;偏偏就不是乘客的。

於是,一列車5-6百人(假設80% 的入座率。),只能在開車前10分鐘,全部擠在一個顯然不夠用的檢票台上。這還是北京站呢!!天津臨時站根本就是貨運站….記得辛德勒的名單嗎?那一幕財務總管被送上火車,老闆去救他的那個景象就是了。喔…不對,比那還要糟。乘客更沒有組織、更隨性些;還加上1/4的人一下車就開始抽煙。

所以,煙霧瀰漫的走道、逃難的人群、孩子的哭鬧;長長的人龍沿著唯一的一條線路如潮水一般洶湧著、緊緊相貼著前進。

抱歉,說遠了。主題是新的快速火車。
雖然火車本身很好,但是基礎設施負荷太重了,於是,環境只能貶值。
雖然硬件是世界級的成就,但是管理的觀念遠遠落後兩個世代,於是,還有更多要等待。

機場像是火車站;
火車站像是公車站;
公車站像是貨運碼頭;

更綠色環保的生活,搭乘公共交通。但是,何時才能在中國不被當作牲口呢?

列車新聞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07-01/29/content_5666508.htm

團副非洲行 第5-6日 Africa Trip Day 5-6

71 發表於 2007-06-14 11:50

2.15 第五天
今天6:00起床,一身虛汗,頭痛,身體絲毫沒見好轉,但估計再走一天應該不是問題。挑夫已經早起做好了熱水,準備好早餐。今天計畫上升500米,但是上上下下,需要5個小時。不過這點強度要是身體正常真不算什麼,還不如小五台的東溝,更何況是輕裝,海拔又不高,還有一大幫人伺候著。我們九個人,嚮導和挑夫近30人,這山爬的真夠奢靡的!

可是真慚愧。8:20出發,下午15:00到營地,我都快虛脫了。汗!一路上一個叫kanja的高山嚮導陪著我走在最後,從他的眼神裏我也看出了我的狀態已經不可能完成以後幾天的計畫了。到營地鑽帳篷就睡。

這個營地因為海拔升高的原因,比昨天的開闊很多,已經沒有超過一人高的樹木了,和我們走同一線路的有法國,美國,加拿大三支隊伍。和昨天一樣,營地有廁所及管理人員的永久性鐵皮棚子,這裏面日常生活用品俱全,還有一根三層樓高的大天線,帳裏有電臺,用於和山下聯繫救援等事宜。

傍晚醒來,也不想吃飯,同伴們陸續來帳篷問候,小魚兒送體溫表,小白這個蒙古大夫還一本正經的號脈,老寄送來summy煮的非洲感冒湯,檸檬加胡椒粉,味道還真不錯呢。一測體溫,37。8度,原來如此,歇菜!

告訴嚮導summy我決定放棄了,他說沒有問題,晚上他們會安排,一切不用我操心,好好休息。Ok,乞力馬札羅的最後一夜,好好睡!

2.16 第六天
7:00起床,隨便吃了點東西,精神好了些,乞力馬札羅的雪清晰的就在眼前,但因為今天會到達4000米以上的高海拔,而感冒在高海拔是大忌,所以還是鐵了心下撤。

同伴都覺得為我惋惜,我倒安慰起他們了:“我最佩服兩種登山者,一種是經常能登頂的,一種就是能下決心第一個下撤的,我這次當後面一種。哈哈,祝大家一切順利,兄弟我在山下給你們準備慶功酒去了!”

不得不佩服這裏的救援措施的成熟。我一直認為Summy只要安排一個人和我一起徒步下撤就很滿意了,誰知他昨晚把情況通過營地的那根大天線告訴山下後,這裏專業的救援隊說等到今天早晨看我的情況在決定,如果好轉就繼續上,如果不行再通知他們,2個小時內肯定有專業紅十字車上來。早上在我最終決定下撤後。Summy便迅速聯繫,然後告訴我,他將安排一個高山嚮導和兩個挑夫陪我,從現在的營地橫切約40分鐘,將會到達一條專供救援車行駛的土路,在那裏等候救援。天!我雖然登不了頂了,可也不至於這麼隆重吧?!可是這裏的救援就是這樣,我覺得自己精神立刻好了很多,真沒想到能享受一把這麼專業的高山救援!興奮地和隊友告別,10:00,哼著小曲兒,出發!

半個小時不到我們就到了Summy說的土路。原來這條路可以一直通到第3個營地附近,如果再往上需要救援,車裏有一個急救手推車,救援人員會跑步把車推上去,把需要救援的人綁在手推車上再跑下來,坐上車迅速降低海拔。大概11:00左右,一輛經過改裝的有紅十字的越野車來了,除了司機,還有一個醫生,一見到我就關切地問我的狀況,我正和那三個黑人兄弟學斯瓦西裏語玩錄像機呢。“沒大事,好著呢!”哈哈,一看車裏,果然有一些急救設備,一般來說車廂裏那張急救床是我這種人的位置,可我真不至於,強烈要求坐副駕駛。於是上車,在五個黑人朋友和一堆急救設備的陪同下,豪華下撤!在車上那個醫生還不斷的問我下山後要不要去醫院檢查治療,我邊忙著拍照邊謝謝他,不用了,哈哈。順便說一句,這是不用再追加任何費用的,上山前每人20美圓強制救援費已經交了,用不用都是它了。


 
下降的很快,大約經過1個小時,車到達登山入口,登記所有個人資訊,最高高度,下撤原因等。然後車一路把我帶到Moshi小鎮,救援工作結束。時間是13:00。

吃著下撤前Summy給準備的便攜速食,和兩個挑夫商量決定坐當地的長途車回Arusha城。來這裏這麼多天,還一直沒有和非洲人民密切接觸過,所以坐公交一直是我很期望的一件事,雖然不管怎麼回城費用我都不用管。

兩點半左右,搭乘上一輛類似北京中巴的長途車。售票員也是恨不得上的人越多越好,車開的時候還把門打開沿途攬客。車裏大包小包各色人等,空氣中滿是他們特殊的味道。不過還好,預感到這幾天不會寂寞,我喜歡的旅行開始了。


   
16:30點左右進城,見到挑夫的老闆,開車帶我在城裏轉了幾家便宜酒店,全部客滿,便把我送到Impala Hotel附近的一家叫La bella luna Hotel的酒店,並說明天上午9:00來找我聊天。17:30,價格40美圓含早餐,住下,身體還不太好,去Impala Hotel取了上山前寄存的行李,晚飯,休息。

無責任視覺編輯 by Takol

命運交叉點 Cross point

71 發表於 2007-06-12 09:14

這難道是某種怨念嗎?是執著的人改變命運的故事嗎?

那天,預定搭十二點二十的火車去天津。火車提速之後,原本兩小時的車程,只剩下一小時就能到,我覺得比小汽車還好。當然,到車站以及出車站這兩件事,還差很遠,也只能先將就著。

應該十點要出現開會的業主,十一點說還在路上。等到了十一點半實在沒辦法,不等他們就出門了。說巧不巧的,正好在電梯間撞見了;只好再回到辦公室。
業主說就兩分鐘好了,相互介紹初次見面的雙方、與老友們打招呼,就趕緊接著往外衝。

為了順路到對街去搭計程車,計程車到了地鐵站附近,發現有堵車跡象,當機立斷,改搭地鐵。

買票、下到月台,
正好錯過一班地鐵,車廂們離我十公尺的地方關上,喧鬧著離開。

站在月台上,看著表 11:57。
距離火車發車還有23分鐘。標示寫著到北京火車站需要八分鐘,如果車在十分鐘以內來,就能來得及。其中,下地鐵快步走到站台約五分種。

等了五分鐘,地鐵列車就來了。但是,不知為何,在建國門站多停了兩分鐘。

12:12 只剩下八分鐘了。
下了地鐵,一路狂奔,通過檢查行李的x光機時,人實在太多,多花了了一分鐘。

12:18
到了剪票口,列車還在。但是,不讓進了。剪票口有三人與我同樣…唉聲嘆氣的望著不能上的火車。

12:30
坐在車站的肯德機,吃我的早午餐。
餐廳理人很擠,我旁邊的獨身女子,十分憂慮的問我
‘剛剛我在車站聽到有人說,劉德華自殺死了,是真的嗎?’

過了兩天,我開始回想起這件事,不禁想著許多的如果。

如果,業主不遲到,就能搭上火車,就不會坐在餐廳。
如果,搭上另外一部電梯,就能搭上火車,就不會碰到她。
如果,趕上了前一班地鐵,就能搭上火車,就不會聽到這句話。
如果,我趕上了上一班地鐵,就能搭上火車,就不用回答她。

這真是命運的最佳例證啊….即使,在這些被命運決定的選擇點,還是不能左右我的自由意志。那一瞬間,因為我告訴她,那是騙人的消息,是小報為了銷路造的謠;如果買了那張號外,多半就是劉xx,y德y,zz華三個人的故事….三個醒目的 劉 德 華 大字,與內文完全不相干…..

就這樣,遲到的業主、錯過的班車、擁擠的地鐵站、不合理的流線、都是為了回答她的問題。

也許,她就不會因為傷心過度的去臥軌。
也許,她就會好好的在正常的軌道上過日子。
也許,有天她會嫁人生子。
也許,她的孩子會改變世界。

我又為了世界更美好,儘了一分心意。

團副非洲行 第3-4日 Africa Trip Day 3-4

71 發表於 2007-06-08 09:55

2.13 第三天
7:00集合繼續safari,看數不清的飛禽走獸,吃沒完沒了的西餐,享受越野車的顛簸和非洲大草原上明媚的陽光。

這裏有一種仙人掌類植物長得很高大,有三層樓那麼高,同伴說在北京這樣的植物能賣1萬美圓一棵,司機david聽到後盯著滿山遍野的仙人掌眼睛放光,就快把車開溝裏去了,我們開玩笑說如果他能把這一小山包的仙人掌活著販到北京,他可就發大財了,他哈哈大笑:“那我就是肯雅的比爾。蓋茨了!”,還說明年我們再來就來這裏找他,他肯定在刨樹。

這兩天在納庫魯一共遇到兩撥7個中國人,4個女的來自廣東,一個三口之家來自大連。
約10:00,我們按計劃離開這裏,趕往內羅畢吃午飯。今天最終目的地是坦桑尼亞的Arusha(阿魯沙)。
返回途中路過一個比較大的賣非洲木雕的作坊,前店後廠。因為計畫是在整個旅行結束前一兩天進行採購,所以只是大概逛了逛,沒多加留意,其實後來回想起來才發現,這裏木雕的藝術水準比後來我們去的市場和作坊都好。

12:30到達內羅畢,在原來住的酒店午飯。14:15坐車去坦桑尼亞。沿途路況不好,柏油路破損嚴重,車速也快不起來。
迷迷糊糊中被同伴們的叫聲驚醒——乞力馬札羅山!還沒有到邊境已經可以隱約地看到山頂的白雪,傳說中的乞力馬札羅的雪就這樣出現在了眼前,看看表,16:45分,心情迅速的激動起來,興奮,感歎,擔心交織在一起,大家顧不上汽車的顛簸,都在不停的按動快門,同時心裏打著問號:“能爬上去嗎?”

17:30,終於到達了邊境,象一個混亂的小村莊,稀瀝瀝的又下起了小雨,小販們把手鐲等小工藝品硬往我們手裏塞,說可以免費給他們照相,代價是買下這些東西。算了吧,我們帶的鏡頭足夠離幾十米在你不知不覺中給你來個大特寫的,比你擺的姿勢還自然的多呢!哢嚓哢嚓,沒發現吧?哈哈!感謝高科技!

出關,入關,50美圓過境完畢,18:00上車。太陽已漸漸地落山了。
在一路坦桑尼亞貧困村莊裏點點油燈的伴隨下,20:00,我們到達了阿魯沙的Impala Hotel。
酒店是80美圓/間含3餐,設施相當於北京的3星酒店,服務很一般,態度象以前國營旅社的服務員,都是社會主義國家,雖不親切,但很熟悉,無所謂了。

匆忙入住,收拾,開始晚餐。飯吃不慣,啤酒還是不錯的,尤其牌子還是Kilimanjaro!
我們的高山嚮導Summy今天也開始正式進入角色,飯桌上很負責任很專業地反復強調著登山的注意事項等。
登乞力馬札羅山對挑夫有一項規定,每個挑夫最多只能背18公斤行李,在每個營地都會有管理人員稱重。據說一是為了保證體能,二是有錢大家掙,增加就業(這條是我瞎猜的,不一定靠譜)。所以吃完飯我們就收拾自己的行李,把估計這7天不用的單獨打包,明天出發前寄存在酒店。
這時一種感覺出現了,我的嗓子隱隱作痛,糟糕!咽炎犯了!很瞭解自己,如果壓不住,明天炎症就會發起來,然後是重感冒,一個星期才能完事!TMD!估計是這幾天比較興奮加煙酒過度,昨天又穿著薄薄的速幹衣淋了點雨。唉!一把消炎藥吞下肚,阿彌托佛,但願明早起來咽口唾沫嗓子沒事。惴惴不安的迅速躺下,睡!

2.14 第四天
5:30,咽了口唾沫,沒感覺。好了?再咽,不對,再來,生疼。完蛋了!不詳的預感逐漸籠罩在心頭,但好象現在就決定下撤還是早了點兒,一步都沒上呢!試試吧。
6:30,起床,吃飯,加一件事:吃藥。
酒店大堂已經熱鬧非凡了,從衣著裝備上看出大部分人和我們一樣是去登山的,院子裏停滿了越野車,基本都是陸虎defender,很多黑人正在把大包往車頂上放,應該是挑夫們了。我們分乘2輛陸虎,還有一輛麵包車載著挑夫和行李,9:30,開始奔赴神往已久的乞力馬札羅。
路上發現自己的小沖頂包腰帶磨損的快斷了,在一個小鎮買水時,看見路邊有一個黑人老大爺坐在一架縫紉機前,便趕緊跑過去讓他幫我修一下,不知是年齡大了還是手藝太潮,在北京地攤兒3分鐘解決的事情,折騰了20分鐘,還得我連說帶比劃的教他怎麼弄,最後線頭也還是亂七八糟,好歹結實了,美觀也就不計較了,回來在車上向我們的高山嚮導告狀,他說這裏的手藝就是這個水準,做一輩子也沒什麼進步。心想,要是有個廣東服裝廠的打工妹來這支個攤兒,這位老大爺飯碗早沒了。難怪到處都是made in CHINA呢。

12:00整,車到達乞力馬札羅大門,海拔2200。我們計畫走lemosho線。
13:00完成登記,姓名,年齡,國家,護照號碼,住址,職業….等等,看了看,最近沒有中國人從這裏進入。繼續坐車前進,路況真差車真牛,第一次切身體會到真正越野車的厲害。

14:55到達徒步登山起點,海拔2350。午餐。在國內也經常在山裏野餐,可真是萬萬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場面,桌子,凳子,桌布,盤子,碗,還有專門喝飲料的玻璃杯,水果飲料主副食一應俱全,而且擺放的整整齊齊,這要是再有一個房子整個就是一西餐廳啊!乖乖不得了,驚著了!挑夫啊,萬歲!
16:00,邁出了我在乞力馬札羅山的第一步。大包糧草等輜重我們不用管,只背裝著隨身物品的小包。

山並沒什麼好看,比小五台差遠了,只管埋頭走。隨時注意著自己的狀態,真是不太好,炎症明顯在迅速發展,可能已經到了氣管甚至支氣管,頭也開始發暈,幾乎沒有強度的兩個小時,我卻大汗淋漓,呼哧帶喘的走成了最後一名。同伴中小胡小楊是第一次玩戶外,看著他們輕鬆愉快的神態,我預感到這次老天是不想讓我登山的願望得逞了。

18:25,強做笑臉,到達營地。
帳篷已經搭好,說是雙人帳,實際比三人帳還大,帳篷裏居然已經鋪好了厚厚的褥子,放好了枕頭!還有一個巨大的大帳是餐廳!餐廳裏還站著兩個服務員負責沏茶倒水!再次被驚!

在這個營地紮營的還有其他幾個歐美國家的隊,比我們還腐敗,我們是凳子,他們是椅子!我們一個大帳,他們兩個還對接在一起!狂暈!這樣爬山真是太腐敗了!心裏的感嘆號早已經乘以N了!

吃飯,吃藥,海拔2800,明天上3500,海拔還不高,再扛一天試試。睡。

無責任視覺編輯 by Takol

71 便利店 Seven-one

71 發表於 2007-06-05 12:02

夏天到了。

隨著溫度的升高, 我私藏在公司冰箱裡可樂的失竊率也越來越高。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就算是小朋友的福利好了。

直到某天, 又熱又渴的我從外面開會回來,打開冰箱一看,竟然連一瓶冰的都不留….

這些沒良心的死小孩….生氣的我, 立刻就弄了張海報,第二天貼到公司的冰箱上。

dsc00781.JPG

沒錯,是很像7-11…

底下的小字是說
‘我只是7-1,請不要喝我的可樂!’

給你方便,你就隨便!
請不要當我是便利商店!!

團副非洲行 第1-2日 Africa Trip Day1-2

71 發表於 2007-06-01 09:09

我的北京老友團副,在過年長假期間去了一趟非洲,登了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馬札羅”。
他總共21天的遊記原來是為了資訊交換的 旅遊網站 所寫,一開始更像是紀錄… 不過呢,人的特質是藏不住的,遊記的後半段非常的引人入勝。

由於,文字量、圖片眾多,各位會消化不良,我也來不及編輯… 所以,分成幾次刊登,請享用。

以下, 第一還有第二天的內容.
本專題預計每週五更新


兩個月的功課,計畫,聯繫,見面會,機票,簽證,打疫苗,購物等。

2.10-2.11:第一天

2月10日晚11:30 北京起飛,阿聯酋航空公司的服務不錯。
本以為全程都是英文,清醒的時候都聽不大懂,迷迷糊湖的就更不想管他嘟囔什麼了,無非是收好小桌板系好安全帶之類的套話。睡覺。

快降落時被廣播裏一句字正腔圓的國語驚醒:“請乘客把耳機交回給乘務員”,只一句,又開始嘟囔鳥語了。我以為睡迷糊聽錯了,問了一下旁邊同行的哥們兒,他也聽見了。嘴裏不由得脫口而出:“TNND” ,下面就不知該說啥了。

收好小桌板,系好安全帶,經過9個小時難熬的飛行,終於在當地時間2月11日早4:40到達阿聯酋迪拜機場,像出了監獄一樣逃下飛機,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氣,坐擺渡車到候機室。

人多的像北京火車站,地上橫七豎八的全是睡覺的人。看到的人們的膚色已經和在北京不一樣了,變深了。沒事幹,逛免稅店,在一層很容易發現一家店是買工藝品的,看中了一張不錯的茶几,決定回來時再買。其他和各地機場的免稅店大同小異,香水,服裝,巧克力…… 大量商品made in CHINA。.

累了,7:00,我也倒,有防潮墊和睡袋,滋潤。10:00,飛往內羅畢。
內羅畢時間14:30準時降落。膚色開始黑壓壓一片了。15:45出機場,summy已經帶著他的團隊在等候我們。天氣真好,晴朗,潤澤。一行9人乘兩輛麵包車,奔赴酒店,路上就看到了長頸鹿,更對非洲之行充滿了信心。
從機場到酒店約45分鐘,Boulevard Hotel,80美圓一間含三餐,屬於中檔酒店,真不便宜。地處內羅畢市區的西北角的城鄉結合部,附近有肯雅國家博物館,國家劇院,內羅畢大學。徒步均5分鐘左右。

院子不大,長滿了國內也有的花草:三葉梅,扶桑,金銀花,虎尾蘭,龜背竹等,只是個頭很高大,茂密。在酒店吧台買了瓶1升的礦泉水,200KSH,乖乖,真貴,再一看,2002年到期,喝一口,還行,湊合吧,和為貴。
放好行李,簡單洗漱,在院子裏瞎轉,問門衛出去是否安全,他說“No!”,因為星期天和晚上,馬路上人少,都不安全。只好放棄,初來乍到,先忍著點兒吧。和summy開會,討論確定旅程。

18:00回房休息。

19:00晚飯,一堆西餐,看著想吐,米飯還不如中國最難吃的大米好,一粒一粒的,有夾生的感覺,肉嚼不動,一堆刀子叉子勺還不如咱們中國人兩根小棍兒管用,也不知這幫老外怎麼進化的。要啤酒喝吧,Tusker,肯雅最常見的啤酒。Krest,除了可口可樂最常見的飲料。

吃完,困,洗澡,水很小,電扇一開就嘩啦嘩啦亂響,我和它一起顫抖,估計繼續顫抖的後果就是它頭先掉,然後是我的。
房間裏有蚊帳,但還是把蚊香點上,又抹了一身驅蚊露,才敢塌實躺下。22:00了。

2.12 第二天

估計是時差的原因,四點半就醒了。
內羅畢比北京晚5個小時,海拔1600米,昨天匯率是1美圓換67肯雅先令。汽車是右舵,靠左側行駛。
自助早餐,繼續和自己的胃過不去,不怪我,別說油餅豆漿小籠包子,這兒就連煮雞蛋也沒有,牛奶都是用20毫升左右的小碗裝的,那是人家喝咖啡用的,我真不好意思把一大盤子小碗牛奶全裝自己肚子裏。突然開始抱怨自己咋那麼挑食,還號稱玩過戶外呢,忍著!

今天要離開內羅畢,奔西北方向去納庫魯湖(Lake Nakuru National Park)看火烈鳥。中間會順路經過東非大裂谷。
9:00出發,車是兩輛經過改裝的麵包車,頂可以開啟。

司機David,很健談,一路不停的用我們能聽懂的英語和我們開玩笑。出城沒多久,路上就有持AK-47的員警攔車檢查,這小子居然闖了過去,後面那車被攔住了久久跟不上來。我們用對講機詢問他們情況,好象也沒什麼事,就是那幫員警對他們帶的大炮一樣的相機感興趣,問能不能當成禮物送給他們。真敢開牙!

約11:00,我們車停在了東非大裂谷的觀景點,就在路邊。

有一些商鋪銷售當地的工藝品。約20分鐘,後面的車也到達了,拍照,和小販聊天砍價。因為近些年中國人來的逐漸多了些,他們也會用中文說 “你好,中國,北京,上海,便宜,貴…”

圍在周圍的小販太多,甩不開,急中生智,指著個同行的女孩小白說在我們國家家裏買東西都是女的說了算,小販信以為真,丟下我呼啦把她圍住,我才得以安靜照相,哢嚓了半天回過頭來發現小白還沒脫身,只好買了幾個小玩意兒和遮陽帽,才算給她解了圍,回北京還要賠她一頓飯這事兒估計才算完。

太陽真毒。沿途風光壯美,牛羊遍地。
12:00 開始因為修路的原因柏油路變土路。

13:00 到達納庫魯湖國家公園入口,下車,辦理買票登記手續,一大堆猴子已經車上車下亂竄著尋找自己感興趣的東西了,趕緊跑回來關緊車窗。這裏海拔1800米。

應該是為了保持自然狀態,公園內部道路全部是土路,路邊是高大優雅的金合歡樹(acacia tree)。

約13:20入住公園裏的sarova lion hill game lodge。一下車侍者就遞上熱毛巾,前臺已經給剛到的客人準備好鮮紮果汁,酒店的設施和服務均是一流,價格也…… 嘖嘖,360美圓/間含三餐。走廊裏掛了很多這裏的風景照片,署名大部分為:“攝影 羅紅 中國 2003。9”

稍事休息,午飯,還是刀叉勺+西餐,不提了,要反胃。
15:00-18:00,開始久聞大名的safari,也就是坐著有一個巨大天窗的車用望遠鏡看,用一堆“短槍長炮”拍野生動物。而這裏除了各種動物,最著名的當屬火烈鳥,據說是上百萬隻。

沒想到在旱季,廣闊的非洲草原居然以一場大雨的方式歡迎我們的到來。更沒想的是這場雨居然使我後面的行程發生了不大不小的變化……

納庫魯湖是值得一去的好地方,安排2-3天比較合適,LP和網上的介紹很多,不多描述,雖然拍了很多照片,也到此為止了。重點推薦!

酒店晚上有土著人露天點篝火表演舞蹈音樂,蚊子超多。看完表演,吃完要吐的西餐,我們想體會一下非洲按摩,酒店介紹上有這項服務,便問侍者在哪里,答曰:“病了,今天按不了了”,呵呵,原來只有一個人!人家這要是不病,那我們也得排隊,算了。

23:00,洗洗睡……

無責任視覺編輯 by Tak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