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May 的文章

幸福感 Happiness

71 發表於 2007-05-29 07:01

幸福感真是一件難以描述的狀態。

豐衣足食、百家爭鳴、一頓美食;或是一本好書、一場精采的表演都讓人感到幸福。
豐富、充足、百樣都和數量有關;好、精采都與質有關係。

這樣說來,幸福感是數量加質量?
那麼,幸福感的單位應該描述為密度囉!?

我想我應該是容易快樂的人。
在種種的困境、磨難中,不得已時也能自得其樂。
當然也許是標準不高,當然也許是沒見過世面,所以滿足感、幸福感的閾值很低。
即使在外人眼中,沒有一件事值得高興的,確有許多值得憂心的,自己的小日子也還過的開開心心。

“無視可堪憂,不改自得樂” 好像也成為座右銘似的。
不過,眾所週知的,所謂標語還有座右銘這一分類的內容,往往都是做不到的人、事或情境;
當事人無奈之餘,只好在困境中期望著也許存在美好的未來,這些一廂情願、不得已的、轉移痛苦現實的產品。

所以,這些內心的幸福感,在面對人生可丈量的具體成就時,通常是不堪一擊的。我也只好,再度龜縮于自己的價值體系里。

“具體成就”,不幸的,會被簡化為金錢、地位、名聲、婚姻狀態、子女,等一系列數字及狀態。

我當時的狀態就是,銀行沒有存款、收入剛好過的去、沒有名氣、未婚。沒有一件事值得誇耀的;但是還能時不時感到幸福。

我功能強大的自我催眠系統,啟動因素包含了,天氣乾爽、風和日麗、花粉季過了、麵包烤的恰到好處…..這些單純又廉價的幸福。

日子這樣過下去,好像也是無可無不可。

警告!
以下是炫燿文,如曾被醫生警告、服用類似文體有消化不良、酸液分泌劇烈等症狀者,請轉檯。
——————————————————————————

與T 約會以來,幸福感的密度,大幅的升高。
也就是說經常性、高強度的幸福感,不斷來襲。

啟動的閾值、期望的等級都提高了,這些自動升級的功能也沒能阻止幸福密度。

能被理解的快樂、一起度過的夜晚、回家的笑臉、吻別的早晨。
無須隱藏陰暗面、開各種病態玩笑、簡單的生活、散步的黃昏。

有時候,幸福感來襲的時候,有種不真切的感覺。
不禁要自問,我做了啥好事,能有這樣高密度的幸福呢?

希望時間就停住、希望時間能一直延續下去。
即使我帶著一身冰冷臉孔的偽裝,也發現不自覺的微笑多了起來。
我現在的狀態就是,銀行沒有太多存款、收入剛好、沒有名氣、已婚。沒有哪件事值得誇耀的;但是經常有高密度的幸福感。

武裝 Armed

71 發表於 2007-05-21 10:38

姊姊再美國住了十多年,上週來北京一週。

碰見她時很納悶的問我,
“為何她說話時,當地人總是對她笑?”

我也想起我1988年第一次來中國時,總也弄不清楚,為何路上總有人突然就來問要不要換外匯券之類的。
即使在從頭到腳都穿上在當地買的,換掉所有的衣服,也還是會被辨認出來。
那時,猜測是眼鏡、手錶之類的配件不是當地貨品的緣故。

看著坐在桌前的姊姊,輕聲細語、溫和的笑容,我突然明白了。

姊姊接著說,
“我就開始問她們有什麼好笑的?”
“他們就一直說我很好笑啊。他們是商店的小販、旅館的前台…看著我,然後就開始笑…”

餐廳理,
姊姊,說的過程一直帶著笑容, 臉上有旅行者走入異國的興奮。
另外,還有典型台灣人特有的柔軟。

怎麼說呢?
聽過其他國家的人評論台灣,評語經常是有人情味、家庭聯繫緊密、人都比較娘(不論男女)、不太獨立等等,
這些常聽說的評論之外,應該還有對人沒有防備心、沒有戒心這件事吧?! 也就是缺乏基本的武裝。

於是,我看著姊姊臉上柔軟的表情,想起我每次一回台灣就能完全放鬆;
想起T來北京總看不慣我支使他人的態度….
我已經不會被視為呆胞了,也不太會被騙,但是代價顯然是入境隨俗的武裝起來了。

看著姊姊無害的表情,領悟出答案的一剎那,我心裏的感覺卻不是羞愧;而是
難怪妳會被欺負、難怪計程車司機會繞路、難怪妳買東西會被宰…

我想告訴姊姊,應該露出不好欺負的表情、那種”別惹老娘”的表情…
更過分的是,我還想要狠狠的騙姊姊一下,好讓她學會江湖的險惡。

終究沒這樣說,也沒這樣做。

武裝,是生存必須。
但太久之後,卻完全忘了人和人之間,不必然一定得如此的防著彼此、不必然必須偽裝自己。

雖然,在北京過日子不卸武裝是比較容易的;
雖然,我也不會因此就開始恢復笑盈盈的臉;

至少,我還可以盡力不去增加一分沒有必要的武裝吧。
至少,在我心理知道有些人、有些地方,人和人之間仍然保有單純的友善、基本的信任,總是對這個混亂世界留下來的一點希望吧!

天佑台灣, 天佑台灣人!!

蛛絲馬跡 The Sign

71 發表於 2007-05-15 10:09

這一週是值得紀念的一週。
T 和我的甜蜜生活,再也不一樣了。

她不再與我熱烈的接吻,親熱的頻率也大幅降低。
說話時還會避免面對著對方。
有時,當我靠近她時,她還會不著痕跡的轉過頭去。

很少的擁抱,經常保持距離。
她不再縮在我的懷里入眠;我們開始過著背對著背的夜。

這是最近這一周我和T之間的新鮮事。

不是我們之間的新遊戲;
戒指也還在我的左手無名指;
每一次見到T 仍然有如第一次般的心跳。
那麼,是什麼橫亙在我們之間呢?
是什麼阻止了我們的熱情呢?

是味道、是嗅覺。

原本,她是喜歡我的味道的。

從前,
她會突然的靠近我的臉龐,似有似無的親吻我,只是為了要聞聞我的味道。
她能根據頭髮的味道,知道我去了哪家洗頭店。

現在,
她對食物也變的異常的挑剔與善變。
甚至不再打開放置調味料的廚櫃。
她能根據我身上的味道,知道我今天都去了哪裡。

T的嗅覺變的更靈敏,也更敏感。

據說,女人的嗅覺優於是男人十倍以上。
女人能根據味道來找尋與自己DNA最匹配的伴侶;
還能用鼻子在眾多新生兒中找到自己的孩子。

特別是在長達一年的 PMS 期間。

是的,這些變化是因為我們比計畫中更早的”有了”!!

剛確認沒多久,是好大消息。和家人分享、和大家分享。
我的小寶貝,像是原子小金剛 (大陸譯:阿童木)
我們的寶貝在超音波的顯像里,有如原子小金剛般的咧著嘴,對著我們笑著。

my-astro-baby.JPG

astro-03.JPG

我和T,對他一見鍾情….這是我們一家的特質。

他是我們的原子小金剛,我們的阿童木。

astro-02.jpg

astro-01.jpg

餵養 Feeding

71 發表於 2007-05-08 09:16

有需索的情人,是一個無底洞。
生理的需索、物質的需索、心理的需索。

有的是需要錦衣玉食、名車華廈。
另外有的需要的是經常讚美。
這些對於情人、伴侶來說,應該都算是正常關係的維護。

但是,當每天的擁抱都變的平常的時候,又該如何是好?

舉例。
反射動作的對新衣服說
”恩!好看!”

對方的反應是
”能換個新鮮的說法嗎?”

該怎麼辦?
開始形容有多好看嗎?
開始描述設計的合理與美學原理嗎?

或是,更滑頭些的,
“妳穿什麼都好看啦….(不穿,更好看…)

或是,很專業的,
“這跟妳的身材很搭,比例相符。配上妳的那雙黑色涼鞋,就像是一套似的。”

讚美就像毒癮一樣,要達到同樣的滿足感,
劑量的需求是逐漸增強的。

如果讚美是維護關係不能缺的一個因素的話;那麼,只有很少的幾個選擇。
簡單的方式就是,不斷的增強劑量。

用更強烈的措辭:
美女…
大美女….
聰明美女…
超級聰明大美女…

用更激烈的行動:
嗨、
笑臉、
擁抱、
親吻、
做愛、
再來一次、
3234…

一直到供貨商無法提供足夠的劑量,崩盤為止。
言語不見得貶值,但是滿足感卻通貨膨脹了。

除了這種不斷升高閾值的方法之外,
另外的一種,就是如同街頭的毒販,
提供長期而穩定的劑量。

也就是說,只有當使用者需要時,才提供必要的最低劑量。
像是醫院的點滴,或是菸酒咖啡等隱性麻藥似的服用。(或是你我那黑心的老闆。)

這樣,供應與需要之間就能維持一種微妙的平衡關係。
就能手握著繮繩,將上癮者控制在手裡。

但是,我們對關係的期望遠遠比這個還多。

因為,相信感情不只是一種供需關係。
因為,相信感情並不是一種控制關係。

我們都更願意相信自由意志,更希望感情是個人自由選擇的結果。

說到這裡,有時也會想起過去的那些沒走通的過往。
也會想著,如果當時如何,不如何的種種假設。

如果,
對於S,我開始以 M 來行動,也不會有後來的事。
對於E,我開始不那麼寵她,也許我們還能夠在一起。
對於A,我刻意的保持不可得的狀態,她應該會滿意。
….

但是,
我不能扮演 S,因為奴役不是我想要的關係;
我不能假裝不寵 E,那是狗狗訓練;
不能對 A 假裝不可得,愛情將沉淪的只剩下權術。

我;
不是、也不願是毒販;
不是、也不願是飼主。

所以,即便知道如果調整角色,可以維繫一段關係…
我也不會有其他的選擇;
這樣,我也沒有啥好留戀的。

S 和 M ?
地主和奴隸?
毒販和毒癮者?
老鴇和性工作者?

儘管心中明白將要發生的,看著發生的,也不能阻擋、不願改變。
終究也只能眼睜睜看著悲劇一幕幕的展開來,
也只能旁觀著心中的不捨;等待汨汨鮮血,慢慢的癒合。

那些苦啊、痛的所有預料中的感受,因為太清楚,反倒有些荒謬的喜感,反到有點像情境喜劇了。

這是一年前剛剛與 T 開始約會時,被喚起的一些雜感,略作修改以為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