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April 的文章

天性 Force Of Nature

71 發表於 2007-04-30 09:37

與T 去餐館吃飯,看見隔桌的新生兒在母親懷里,安適自在也好奇的玩耍。六個月以下的嬰兒,眼神靈活的在餐館里四處溜轉。正坐在母親的懷里,有如國王在王座般的相互契合。年輕的夫婦,點了菜,和孩子玩耍了一會兒,菜也上來了。

菜上了之後,看來也喚醒了小嬰兒飢餓的天性,開始不安分的掙扎著,也想吃那不屬於她年齡的食物。兩大人手忙腳亂的又安撫、又制止,全然無法阻擋顯然飢餓的小寶貝。

年輕的父親遲疑了一會,將孩子抱了過去,讓媽媽能夠吃飯。才沒多久,小孩開始哭號,扭動著小小的身軀,漲紅的小臉顯現出既厭煩,又不耐的表情。無奈的父親,只好再將孩子歸還給母親溫暖的懷抱。

看著這一幕,我們的話題就展開了。
“好像孩子都天生喜歡黏媽媽呢!?” T 說。

“好,等我們有了孩子,我們來測試下;” 我提議著,
“我多和孩子相處。妳呢,只有必要的時候才和孩子玩耍,看看孩子會不會比較黏我。”

“好啊,妳負責所有的事。這樣小孩應該會更習慣妳。” T 說。

聽完,我就開始想像著我換尿布、溫奶瓶….在家男的影像倒也栩栩如生。

……………!

不對,這裡面有一個大問題,顯然將置我于十分不利的境地。

“可是,不論在怎麼樣的親近、照顧小嬰兒這些基本的需求,讓他習慣、甚至依賴我的存在,也很難與他最基本的需求相抗衡吧?!” 我開始解釋。

“比如說,換上乾爽的尿布當然很舒服、被撫摸、擁抱當然都很好,但是,對抗的可是飢餓的天性哪….”

“尿布換完之後,說不定還把不舒服的感覺和我聯繫在一起;可是,一看到妳的時候聯想到的都是溫暖、柔軟、甘美的一頓飽餐….這….完全不用比就知道結果了嘛….”

“別說小嬰兒覺得媽媽好,我也覺得柔軟、豐滿的胸膛是沒有啥能比的上的!”

T 就在這個時候,狠狠的敲了我腦袋一下。

國家地理頻道 NGC On Mating

71 發表於 2007-04-23 11:05

最近與 T 過的日子,有滋有味。閒來沒事,也相互鬥鬥嘴,鍛鍊腦力、增進知識。

鬥嘴,知識豐富真的重要,特別是關於國家地理雜誌節目的內容一定要熟悉,
才能在鬥嘴時知道對方話中藏的話,才能舉一反三,不落下風。

舉例如下:
她:你連企鵝都不如!(帝王企鵝一夫一妻,一個伴侶死去,全家陪葬。)
我:我連獅子都不如!(一公獅子一般與2-3母獅配對,還不用獵食…)

她:你連犀鳥都不如!(輸了,犀鳥啥典故呢?只好先亂掰一個…)
(事後,T 還要教導我,犀鳥的公鳥負責站崗、餵食、還不獨活…)
我:我連皇帝都不如!(後宮佳麗三千,還有人陪葬。)
(看來,這掰的不離譜。)

她:你連馬賽人都不如!(哦,嫌我頭身比不足九…)
我:…….(看,知識不足的下場就是任人評論…)

請多收看國家地理頻道,特別是人類學、動物專題…

理想與現實 A Perfect World

71 發表於 2007-04-19 04:46

中國的勞動法很先進。

有薪產假三個月;週假日加班雙薪、主要的節假日加班的話可達三倍工資。 不過,在中國社會職業競爭的壓力、可替代性極高的人力都很難讓這個社會主義國家(還是嗎?)的福利政策落在實處。能夠完全遵守中國勞動法的估計只有政府單位、公家機關、以及部分的外資企業了。

以社會學家孫立平教授”失衡社会中的职场压力”一文的觀點來看,關鍵的問題是資源分配極度不均。資源包含了權力、工作機會、福利。

權力不均,所以權力最集中,最不需要效率的國家機關、政府部門才能負擔的起這樣的福利。

權力不均,私營部門的工會完全失去話語權,在工會無法替員工爭取的前提,甚至無法提供基本保護之下,個人稍微爭取自己的權力,往往是失去工作。 權力不均,個人在與公司簽勞動合同時,公司為了規避風險、合法避稅;合約工資都是法定最低工資…..不管職稱是XX總、XX經理。

於是,不論多麼先進的法律都像是空中閣樓。

法律當然可以是社會的願景、當然可以是引領社會進步的燈塔。

現實是,三個月的有薪產假在小型的私營企業裡不會實現。

如果強制實行,當然可以爭的到,不過未來私營企業招聘時,可能就根本排斥還沒有小孩的女性。(一胎化沒改變之前) 三倍的勞動節工資,結果是老闆凶狠的問道, “這是誰問的?”

這是今天發生在辦公室的真實案例。

我要反問, “你到底要做中國的企業還是國際的公司?”

哼!

什麼玩意兒! What the Fxxk!

71 發表於 2007-04-17 03:01

舊文誠可貴, 習慣價亦高,

若爲氣毛故, 兩者皆可拋!

君子斷交,不出惡語。

對,我是小人以上,君子未達。

都這樣了,也不用再說啥。

舊雨新知,請來新家坐吧….

新文:理想與現實 A Perfect World

網址首頁:071.tw

紅色經典 The Red

71 發表於 2007-04-10 02:11

朋友介紹了一個有趣的主題餐廳。

筷子包裝的正反面如下圖.

紅色經典在北京的東五環外,基本上是荒郊野外。週四晚上七點多,將近一百個車位的停車場,竟然停滿了。

大門還在意料之中,簡單水泥外牆,掛著一個巨大的紅五星。
進了門,突然躜出來一個穿著綠色解放軍裝,帶著五星紅帽的小紅衛兵!

她世代位元…..錯了,這也錯得太高科技了。

她是帶位員。

進了兩個門,穿過大堂,才看出這裡的規模不凡。

像是我中學禮堂似的,排排座大概也能辦個一千人的講堂;外加上樓上的雅座,怎麼算也都是一個大型的禮堂。
不過,因為中餐的做法,用的是圓形大桌,再扣掉代表農業加工業的拖拉機,當舞台用的講台,算一算也就是三百人左右。

說起拖拉機,拾年前聽過一個故事,解釋了中國很多令我當時不解的現象。

我初初看見百年古塔旁,有一巨大煙囪十分不解。
古塔建立的原因是為了紀念北京最早建城的元大都,古塔也有幾百年了。
在這樣具有歷史意義的古塔旁,怎麼會出現一個極不協調的大煙囪呢?

我不能想像鹿港龍山寺旁出現汽車旅館。
也無法想像總統府旁是LV 旗艦店。
或是國父紀念館旁開了夜總會。

天寧寺塔,卻爲了張揚紅色中國的建立,突顯是工人、農人的革命國家,在資金及物質缺乏的背景之下,撥出資金在塔旁建立了高過古塔的煙囪….
僅僅是為了宣示新中國是以工、農、兵為主體的國家性格。

說遠了。

紅色經典除了紅衛兵領位员、工人裝上菜员、小村姑服務員之外,還有文化大革命時期的標語、海報等。
最不能忽視的應該是舞台上百分之百文革歌舞的表演節目了。

不能忽視的原因有二;其一,是音量。其二,當然是內容…..還有….

那個喇叭響亮的程度大概是給三千人聽的。
那個賓客參與忘我熱情的程度嚇到我了。

高音喇吧宣洩著亢奮的嗓音,激昂有力的演出像是社會主義國家雕像的集體復活。
觀眾、紅衛兵揮舞著紅旗,忘情嘶啞著唱著、叫著…”凍蒜!凍蒜!凍蒜!”

當然不是啦,不過熱情程度是一樣的。

是歇斯底里的熱情,是催眠般的集體意識,或是集體記憶還有對於過去的緬懷。

我在二樓冷眼看著這一切。

空間上的腑視,好像也帶來心理上的距離。

熱情到不能自己,必須站上椅子隨著歌唱大力揮舞紅旗的中年男男女女,

我不禁想著他們年輕時是否還更衝動?
在當年集體強迫症的誘導之下,他們是否更盲目?

這樣的集體失智,或是熱血沸騰
和我們藍綠間的壁壘分明,政客企圖操弄選民又有多大的不同呢?

最後,偷拍的照片明天附上。

中國的服務業 The Third Industrial in China

71 發表於 2007-04-03 03:54

中國的服務業很強。
喔,不是說服務的很好,而是說很有競爭力。

只說我的個人經驗。
曾經碰見過的有,販賣盜版DVD的、翻印專業書籍的、製作電腦動畫,電腦效果圖的;
在這些領域的從業人員,專業的程度還有競爭能力,都遠遠超過我一開始的期望。

他們可能沒有學歷,也就是說經常連基本九年教育都沒完成;
他們可能沒有餘裕,也就是說居住的十分簡陋,一個月洗不上一次澡。
他們可能沒有家世,也就是說多半是農村家中第一個到城裏來謀生的;

在黝黑的皮膚、積垢的的服裝,散發出體味的談吐,卻是專業的、知識豐富的、能提供我所需的資訊。

簡單的說,生存能力十分驚人。

約莫二十歲的年輕人,推著賣菜小推籃,裝滿著盜版書,一整天地毯似的走遍相關的設計公司。
一路拖著大約與體重相符的書…..

他能告訴我這一本新書,有哪些內容曾經在別的版本出現過,還有哪些是這本書獨有的。
書中的內容與前面的版本有那些差別,下個月的版本主要重點在何處;買哪個版本最划算。

電氣公司的維修人員,住在公司宿舍,每天早上騎著自行車,進城作售後服務。
背著一包標準拾公斤重的工具組,在城里忙足十小時,才能回城外二十公里遠的住處。
他會把洗衣機裝好,測試沒問題;還額外買好不足的零件,把進排水管都接好。
最後,婉拒我給它的小費,留下公司的服務電話。
(他才離開十分鐘,公司的服務評估電話就跟進來了!)

盜版牒的小店,兄弟倆帶著媳婦,前面是成衣店掩護著,後面就是五坪不到的空間。
展示新牒、經典牒、歐洲、韓劇、動畫、百科全書….兄弟倆輪流把風、收帳、上貨。
如果得空,或是客人問起,還介紹好片給客人。
”如果您覺得猜火車好看,那大約也會喜歡偷拐搶騙。小布在這一片里的角色還挺像搏擊俱樂部….”

我經常碰見的除了以個人廉價勞力、提供基礎服務的之外,還有公部門的獨家服務。

像是天津的鐵路局,
同伴買票回北京,經常兩人的票,上了車才發現連號不連座;
即使是最高等級的車,在軟座候車室,鐵路局的大嬸,還是有如小時老師般的大吼叫著某某列車的該上車;
上車後因為流線的混亂,開閘時間短促緊迫,所有的人背著行李,慌亂雜躂有如逃難一樣。

或者像是
北京還不錯的小學,
上廁所必須先獲得導師的允許。
學生即使在下課十分鐘,爲了管理方便,也不准去操場玩耍;
過年過節家長沒給老師送禮,學校各種名目的收費,如果不合作,就等著被冷眼對待?!

簡單的說,獨門生意的公部門,教育、醫療、鐵路、地鐵,無視能力十分驚人。

這樣巨大的落差,反映的是對於生存壓力的敏感度。

盜版書、盜版牒、維修工如果能掌握了客源,知道了貨源通路,幾年之後,就能自立門戶。
這些行業進入門檻低,基層非常容易被取代,競爭極激烈。不得不以更好的服務、延伸服務內容,來掌握客戶,提高市場占有率,增進競爭力。

鐵路、地鐵、教育、醫療客源廣大,總是有基本盤,沒有同業的競爭。
他們更重視的是單位的績效、管理的方便。
草菅人命,粗糙的管理,官僚作風就是這些壟斷行業的特徵。

我卑微的希望著,將來台灣私部門還能保有競爭力;價格與品質的。
我衷心的期望著,將來大陸的公共服務部門,也能向私部門學習;服務至上、更人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