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February 的文章

金豬之年 Year of Golden Pig

71 發表於 2007-02-27 08:22

年前在北京婦產醫院探望了一位朋友。

冬日充足陽光醫院,卻因為幽長的走廊、擁擠,只留下陰鬱的印象。
今年是傳說中的金豬年,所以預計新生兒的數量,將超過正常年頭的2-3倍;遠遠超出婦產醫療體系的負荷。醫生、護士、床位都將面臨嚴峻的挑戰;將來學校就學、畢業後的就業看來也會同樣再來一下這樣的高峰期。

不論如何,這些未來的事似乎都還很遙遠的時候,那天,親身體驗了孕婦大軍的魄力。

走出醫院的電梯,進入產房樓層,五部電梯的等候空間裡,感覺到一陣陣審視的目光。挺著大肚子的產婦、陪在身旁的男子、白髮的老人家…. 都像是保全人員一樣的,對出電梯的每一個人,都給充分而持久的注視。

這當然不是正常的現象。眼光的接觸在中國可不是理所當然的,特別是陌生人之間。

朋友後來告訴我,那群孕婦大軍,成員有孕婦本人、孕婦家人、未來的乳母…她們目前的主要任務就是確保一張在生產樓層的病床。於是,可能謄出來的病床,可能離開的產婦都成了她們緊密觀察的對象。

“這根本不算什麼!”朋友說。他對於僅僅只是眼光的干擾似乎不削一顧。

“你應該看看當整各樓層的新生兒洗澡的盛況!!”

不知是為了效率,還是偷懶,護士通常將同一個層樓的嬰兒都一起處理。用一輛小推車,把所有的嬰兒一起推到洗澡房去。由於數量比平常多,推車還是原來的,所以顯的擁擠。

嬰兒必須緊密的一個貼著一個,後來是連平躺著也擠不下了,只好開始將嬰兒都豎起來—-側著躺,才能放在一起。即使如此,嬰兒還是需要一個僅貼著一個,才能剛好擠的進一輛車。

於是,有如沙丁魚罐頭的小小推車上,側身躺著的嬰兒,臉孔見貼著隔壁嬰兒的後腦杓,為了要呼吸,本能的轉頭向上(身體轉不動,沒有空間),仰著臉呼吸著。

一車側著身體,仰著頭呼吸著的嬰兒,緩緩在幽暗的走廊上慢慢消失….

“不是!不是!”我說出我的想像時,朋友著急的打斷我。

“別忘了,旁邊還有那群孕婦大軍呢!”朋友說。

不放心孩子、擔心被錯抱、不知護士是否溫柔的對待…等等充分的理由,孕婦大軍都會一路跟著嬰兒推車,在車上找到自己側著身體,仰著頭呼吸的寶貝….

一車側著身體,仰著頭呼吸著的嬰兒,還有一旁戒護著的孕婦大軍;緩緩在幽暗的走廊上慢慢消失….

從醫院回來之後,我對T 說了我的北京醫院聽聞。

我們對看了一眼,有了共識。

【今年一定不生小孩;明年生小孩,一定回台灣!】

捨與得 To Be Or Not To Be

71 發表於 2007-02-20 01:04

T 與我重逢、再相識、相戀;

”將來怎麼辦?” 就一直是縈繞在我們之間的問題。

當時兩人的工作也都有潛力、也都是公司裡的主要中間力量。

我們兩人的專業工作領域相接近,都喜歡自己的工作,也都處於穩定的上升發展階段。

“將來怎麼辦?”的內容包含了工作、生活、孩子的教育…等等,一系列的問題。

像是:如果不能、不願長時間的維持遠距關係,那在那裡工作好?

要不要生小孩?如果要的話,要幾個?

在哪裡生?哪裡的醫療系統我們更放心呢?那裡能允許我進產房呢?

教育呢?要不要養一個小共產黨?

這些問題說起來簡單,但是採用誰的意見,往往反應了情侶之間的權力關係、性別角色的扮演。

實際一點,如果真的想要在一起,想要有體溫的愛情,一定得有一方放棄所有嗎?

例如,到底以誰的生活為優先呢?誰配合誰?誰該放棄現有的工作?又為了什麼?

那麼,固定不動的那個人,是不是就像收留了棄嬰般的,納入另一半到自己的生活之中,從此擔負更大的責任與義務?

那麼,移動的那個人,是不是就像被收養棄嬰般的,自我完成與實現,要極度的依賴收養家庭的善意呢?

一連串的問題,如同死結般的相互糾結,糾纏不清。

似乎不論怎麼做都公平,也不公平;相干也不相干。

透過想像不同的可能性,並隨著我們感情的升溫,我們也這樣一步步的相互更了解、逐漸摸索出幾種有限的可能。

沒有什麼工作是不能捨棄的。

沒有哪個國家是不能工作的。

還有,

婚後一定要住在一起。

孩子的教育最好在台灣。

不論那種選擇,都是雙方共同決定的。

這兩組規則,簡單的說來,好像是填充題似的;而且是開放式的填充題。

那問題是,誰來寫答案?

依照兩組規則的限制還有期望,只要答案合理就會被接受。貌似誰先提出合理的答案,就會被優先考慮。

只是我們都不是太主動積極的個性。除了基本的原則、價值相對的堅持之外,對大部分的事情都是無可無不可的。

特別是牽扯到另一個人的時候,更習慣多委屈自己一點,多點空間給身旁的人。

於是,我們就這樣僵持著。

直到有一天,我們都厭倦了遠距的關係,兩地嚴重相思時,一起做了個決定。

那天,聽完相互對工作的抱怨之後,都覺得我們的老闆都不夠完美…

( 哪裡有完美的老闆呢?….下一個老闆會更好…)

“這樣吧,” 我對T 提議說

“看來,我們都是準備好隨時能走人的,就看那跟稻草先掉下來…”

“或是,妳的老闆或是我的老闆,又缺心眼的惹毛我們….”

“我看,我們的未來,就托付給他們好了,誰先被惹火了、先辭職了,誰就移動換工作、換城市,如何?”

T 也欣然同意.

就這樣, 無辜的老闆,被委以重任。

不知情的他們,只覺得我們的眼光更凌厲了…

那天,我正氣憤的數落老闆的不是時,用力的敲打著鍵盤,把氣憤一字字的落在信件裡,並CC給其他的合夥人。

T 在MSN上突然說,她已經提出了辭呈。

真是晴天霹靂啊…T 的行動力, 一向出乎我的意外.

我的那封寫給老闆未完成的信,語氣就開始溫良恭儉起來。

就這樣,T 來到北京,來到另一個又愛又恨的城市;

就這樣,我還在北京,還有原來又愛又恨的工作。

這個選擇,不關權力關係、性別角色或是國族認同;

其實只是我們忍受老闆的能力,老闆折磨我們的能力,兩者相互角力的結果而已。

這樣影響重大的選擇,這樣不相干的決定。

真是遊戲人生啊!

觀牒雜感–生死停留 Film Review—Stay

71 發表於 2007-02-13 02:37

故事的開始是一場沒來由的車禍。
沒有場所、沒有傷亡、沒有前因。

故事的主軸,則是由一個心理醫師的生活展開的。
一個受人尊重的心理醫師,他交往多年的女友,曾經試圖自殺。
自殺事件成為情人間,難以跨越、無法討論的心結。醫師總擔心自殺事件還會重演,憂心自己會來不及救回她;
而她試圖振作、擺脫過去的同時,也要說服男友,在憂鬱症與創作能力枯竭之間的掙扎,才是真正的問題。

在這樣平靜表面的生活中,發生了一插曲。醫師替同事接了一名年輕的男性病患,發現這名藝術系的學生有許多神秘之處。

例如,他能準確預計二小時後的天氣、他能知道許多心理醫師的私事。

心理醫師對他產生好奇的同時,也開始與他面談。
幾次面談下來,就像許多患者一樣,自述的故事總是相互矛盾而不連貫。一次,面談開始沒多久,這年輕的患者,就做了週末自殺的預告。

基於醫生的職業道德,醫生試圖勸阻和證實他描述的一切。隨著時間,逐漸了解病患更多的細節,醫師也開始進入虛幻的世界之中。
醫師發現自己的規律穩定的生活也開始出現,許多神秘不可解的事件與現象;開始看見旁人不能解,不能見;卻是患者所描繪的世界。

失明一輩子的老醫生突然能看見了;情人所有的畫,簽名都變成了年輕的病患;對病患有好感的餐廳女侍,手中的指環忽隱忽現….

醫生來得及發現真相嗎? 能挽救患者的生命嗎?這些問題牽引著觀眾,繼續猜測著;試圖發覺真相。

這部片子由另一個角度,將莊周夢蝶給了一個有趣的好詮釋。

影片的結局頗有新意,也能緊扣片名”STAY”。
看完之後想起這樣眷戀塵世的、一沙一世界的、剎那即永恆的…不禁覺得此片與佛家說的”當下”有一樣的語境。

值得一看。

…………..

好吧,我知道沒看過此片的讀者看了這篇一定是一頭霧水。關鍵是,我不願意在偵探小說兇手剛出場就跳出來指認穿兇手,破壞閱讀的樂趣….

所以,下篇容後再補。

新玩具 My New Toy

71 發表於 2007-02-06 02:38

新買了一台DVD 放映機。

中國品牌、中國製造。
與從前舊的比起來,有一神奇的功能,叫做”一鍵通”。
讓看牒的人,直接進入主題。

在中國買的碟片有時會買到正片前,有一大堆廣告的牒片。

如果廣告還能和正片相符,也就沒啥好抱怨;就當成是多一個了解電影動向的渠道,也還能接受。
可氣的是,經常廣告的內容與正片完全是不搭嘎。

看的是懸疑片,廣告是家庭溫馨熱淚片。
看的是科幻片,廣告的是古裝宮廷系列。

除此之外,還有更令人氣到閉結的。

比如,藥品的廣告。

第一次在碟片裡看到老年鈣片廣告時,一陣恍惚,還以為在電視的頻道上呢!
等到我看完鈣片,接著下來有兒童飲料、吸油煙機時忍不住開始亂按遙控器…
不能跳過,至少也要能快轉。

新買放映機的製造商或是設計師,顯然也曾經深受其害…
透過科技,真讓我們的生活更好。

按下”一鍵通”,放映機很神奇的跳過所有的廣告、片頭…等等,各種不相干的內容,直奔主題,直接放映正片內容。
這功能在對付連續劇,一季一季之間的懸疑高潮時,最是好。
不用再看那些烘托、吊人胃口的前戲….(天啊!婚後就只有動物性了嗎?)

我的新玩具才398人民幣,太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