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January 的文章

黑箱子 The Black Box

71 發表於 2007-01-29 02:57

對於 T 的工作狀態,總是讓我著迷。
她一但進入工作狀態,就對外界完全失去感應能力,好像是禪定冥想似的。
可以不吃不喝不言不語、對週邊的動靜不管不顧不理不睬。

更有趣的,是在這樣的工作狀態之後的產品。

經常的,她在書桌前呆坐半天之後,就能產出美妙的作品。
有時是一幅美麗精巧的圖、有時是一個構思巧妙的方案、有時是令我讚嘆問題解決方式。

在T 進入工作狀態時,我總是端詳著她,心裡直納悶著。

‘美麗的腦袋裡面到底是如何運作的呢?’
‘這些另人驚異的作品是如何產生的呢?’
‘這些顯然是非線形邏輯到底是什麼呢?’

很科幻小說的機腦一體
(中國譯成:聚能。人腦和電腦協作,專業化的人還有電腦結合。詳見:Vernor Vinge 所著的 A deepness in the sky. 天淵),
大約也就是這樣吧!

總之,我就像一好奇的貓,看著令我不解的現象,總忍不住要歪著頭觀察,或是伸出爪子來撥弄一下的。

前兩天,T 突然對我說:
『看著你削水果,就好想打開你腦袋看看,到底你是怎麼做到的。』

咦?!
我還以為每個人都是這樣用刀的呢?!

看來我對T 來說,也有這樣神秘 輸入-輸出 的部分。
像是一個黑盒子一樣,放入一些不相干的物質,卻輸出一串寶石;
或是,打入一堆亂碼,卻引導出有意義的公式。

於是,我開始認真的觀察每一件T 覺得我神奇之處。

T經常會覺得驚訝的部分有:我的方向感、我化繁為簡的語言能力、自動照顧身旁人…等等;
對我而言自然不過 (甚至都不知道原來這是一項能力),對T而言卻有如魔法似的。

相對的,當我看到 T專注的隧道視力 ( tunnel vision)、感應我的情緒起伏、直指人心的能力時,也讓我讚嘆不已。

這樣看來,任何再自然不過的行為舉止,如果觀察者是需要努力才能做到的事情,就會有這樣的效果。

我們家的小孩,不知道會有怎樣的黑盒子呢?!

我想要知道,我必須要知道!!

有料生活 Salt and Meat

71 發表於 2007-01-24 01:58

“真是個美女阿…”
我斜躺著,看著身邊看著書的T;忍不住脫口而出。

“你說誰啊?’”
T 明明知道答案,帶著笑容,還是得問清楚。
這種感情維護的好機會,當然不能放過。不過,更多時候我是不假思索就能甜言蜜語的。我猜,跟我的感情養成訓練有關。

“你呀,大眼睛-黑白分明、大嘴吧—嬌豔欲滴…………連鼻孔也比一般人大…很大。”
我一本正經的說。

T 收起笑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睜的更大了。
“哼!你的鼻孔比我大多了!”

“胡說,我們是同一個尺寸的。大約就是我們婚戒的尺寸,不是4號就是5號。”
我努力的抗辯著,想讓話題回到正常溫馨的家庭軌道….

“那是我的尺寸,你的明明就是大了至少三號!”
她沒打算輕易放過我的。

“不信你來量….”
事實勝於雄辯,多說無益,就求證吧!
……
“你看,就是一樣麻。不過,你的尺寸是食指;我的是大拇指….”
我沒放棄的作了這樣的結論。


那天稍晚,正準備就寢,T 在床旁吹乾頭髮。
我看著T 彎著腿,側著身、很有魅力又非常女性化的姿態,不禁呆看了會。

我心滿意足,滿臉笑容的蹦上床,T 發現我一臉壞笑,關上吹風機開始逼問我,那個奇怪表情的來由。T 是阿莎嘉轉世,很難瞞過她什麼。

“你猜,提示下,你要是現在發現不了,你就永遠不會知道了。”
T 一聽到”永遠不會知道”這樣的描述,興致就來了。她向來喜歡這種福爾摩斯似的智力挑戰、從來抗拒不了的。兩眼放光的開始注意我、注意小小房間的小細節。

她看了眼臥房,自言自語說:”客廳的花嗎? “
我提示道:”發生在臥室、剛剛!”

房間沒有變化…
花也正常、照片也沒有一動的痕跡…
T像掃描儀一樣的,逐一打量房間所有的陳設。
T 突然轉頭,面露凶光
“你剛剛放屁對不隊?”

我大笑的說,對了一半。
晚餐吃了些容易產生氣體的食物,雖然生產的氣體沒有異味,但是聲響很驚人。
剛剛排放的第一聲,有點不好意思。發現聲音完全被吹風機給掩護了,第二響之後完全肆無忌憚的,並隨音樂聲有節奏的產出。

T 是我們家的福爾摩斯;而我是樂於被她逮捕的亞森羅蘋,很貧的那個。

血債血還 An Eye For An Eye.

71 發表於 2007-01-16 03:46

週三的飛機到北京。
打開行李,取出旅行的個人用品配件;立即再闔上行李。

來不及整理所有的行李,明天就要出差了。

是T第一次獨自在北京過日子。
也是婚後我們首次分居。

週四清晨六點出門,搭頭班機到雲南。
業主事前就放話”來去匆匆不利溝通,這次一定不能定回程票!”
於是,沒有回程的單程票,一路到雲南。

雲之南…一個天空很近,空氣很透的地方。不過,可惜沒辦法有渡假的心情。

約莫中午在昆明落地,簡單的午餐後,開始不停的說話;耳朵也沒閒著,聽著他人不停的叨唸著。
一連拾個鐘頭的會。

資訊量就像是消防水龍頭,對著嘴嘩啦啦硬生生的灌進來。

T 的第一個簡訊是從三點開始的。當時,業主還有顧問們正吵得不可開交。我也就趁亂,回了一個。

T 說 “幾時能回來?”
我想明天排定了要參觀工地,後天看其他的項目….
“還不知道,現在已知的行程已經排滿到週五了,最快週五晚上?!”

會議中,除非自己發言、或是議題和我們直接相關,不然在簡訊上聊聊天、忙中偷點閒 調調情 真的很棒。
不然一天工作十小時以上 持續好幾天,怎能兼顧家庭、工作。不這樣,真不知如何維護家人的親密感。

“我會盡快回家的,很想你。”
“你不在,我睡不好。” T 說
“寶貝,我也是。”

兩個鐘頭之後,我們和業主開始進入關鍵的議題。白熱化的爭論更是繃緊了神經。生怕錯過一些論點,就會誤判複雜的關係。

看的出來大部分的業主已經被說動了,還剩下一兩個論點就能確定下來。
這時候,千萬別著急,可要好好想下怎樣發展論點,才能讓這些堅持意見的業主也覺得他們的提案,能在我們的架構裏體現…

簡訊又來了。
“我在妳的電腦里看見不該看的東西….快回來幫我,我一個人撐不住。”
哎呀,一定是生活照理那些曾經,那些EXs…忘了要先刪除….

三分鐘後,
“我在書桌上看見兩支鉛筆,有一枝是你的牡羊座,還有一個卻不是我的星座。”
糟了,完全忘了有這個東西…

五分鐘後,
“還有訂書機上貼的名字….,應該是你的前任女友??!”
…..難道是分手時順手收下了….

隨著簡訊的發展,我也著急了起來。

這樣下去,不知道還會發現啥?
這樣下去,如何進行維護?
(維護:抱抱、親親、哄哄….等等十分理性的溝通行為。)

出來混的,遲早都要還的…..

血債血還。

1984 近了 1984-One Step Away

71 發表於 2007-01-09 11:46

一月二日這一天,我還沉浸在新年的歡樂氣氛之中,不預期的,突然收到一不討喜的簡訊。

“安全發展、國泰民安!

國家安全監管總局、中國移動祝各位節日期間生產安全、出行安全、闔家平安!”

一個政權結合了通信服務,全然不避嫌、不怕非議的聯合發信給使用者。

這是啥?

溫和的恫嚇人民嗎?你所說、所做我們都知道….

一個無所不在、無事不管;沒有固定執法標準、沒有理念的強力機構,隨著科技的進步正在中國日漸壯大。

看來隱私保障將會在國家安全這個大帽子下,進一步的被壓縮。

看來”全民公敵”或是1984 的內容也正現實化之中。

以後,一定不會出現 “小心黨政軍事工業複合體!” 這樣有遠見的警語。

能預期的會是短信關鍵字過濾系統、個人行動GPS方位辨認、即時追蹤…

能預期的是,中國的商業機構也將充分利用這些差異,做不公平的商業競爭…

例如,下面這個網

http://china.gmail.cn/

就是在光纜斷線之後,冒出來的….絕對不是Google 的Gmail.

真的可以無恥到這個程度啊….

沒有管制的絕對權力,也沒有相應的人權理念;這樣邪惡的程度,像是變身的共產主義,直追最壞的資本主義…

基本生存社會公平無保障、壓榨基層勞工、貧富差距加遽、教育資源壟斷…等等,資本主義沒出現的問題,都一一應現。

無奈之餘,我也只能唉唉叫,酸溜溜的模仿一下。

想像下收到以下的簡訊,是根據地址發來的,並且在我出門前一天收到的…

“安全發展、國泰民安!

陳水扁、國家安全局、民主進步黨、中華電信、新聞局、聯合報、信義區警察局、XX里派出所、XX民眾服務處,祝您出行北京安全、闔家平安!”

或是,在遠距調情時,突然跳出一個窗口,

“您已觸犯網路色情犯罪條例,請立即向最近的司法機關自首。

或即向郵局繳納罰金3000元;如有不服,可連絡指定公訴辯護人,電話:XXXXXXXX。

祝您遠距調情順利,與T百年好合!”

娶某前,生子後 For Better and For Worst

71 發表於 2007-01-01 03:51

運氣真是一件神秘的事。
不,我沒有中樂透;還是一如平常的槓龜到底。
是,隨著婚期的逼近,瑣事一如預期的越來越多。

起初雙方家長都說隨我們的意思,簡單就好。
隨著時間的推進,預期中友善的建議也開始陸續出現。
我們當然也很善意、明智的有所回應;畢竟,婚禮至少有一半也是為了親友才舉行的。

友善的建議內容依時間發生順序舉例如下:
喜絣不用啦;
只要傳統大餅就行了;
沒有禮盒就太隨便了;
最好兩個都有才好分親疏嘛…

還有,
為什麼不趕緊印請帖?
婚戒是 Tiffany 的嗎?
…..

不只是家人,親友們也是如此的。
什麼,你們倆不請客啊….(轉頭向 T 說:他不愛妳。)
什麼,沒有鑽戒啊…(轉頭向T ,並給予同情的眼光。)

當然,這些都是合理的。
畢竟,沒有誰是婚事達人。
畢竟,不是隨時有新人可以捉弄的。
畢竟,出來混的遲早都要還的。(我顯然欠的很多很多。)

走了一步,才知道下一步。
或是,走了一步,才知道上一步沒走好,最好重新走一遍…

真的是充滿隨機、互動、即興的過程哪。

不論如何,這一關關的考驗在明天也算是告一個段落了。

給證人的紅包、婚戒裝在包裡;
紅帳依規定綁好,扎在門口;
西裝已熨平掛在衣櫥…..
身分證、印章在身上;
提醒證人也攜帶;
鬧鐘調好….

嗯,我已經準備好明天的公證了。

T一向是沉靜穩酷的。
現在,她很焦躁的在我身旁不停的走來走去、碎碎的唸叨著。
二十分鐘了,完全沒有緩和的跡象。

“衣服竟然都是黑色的,一定會挨罵的…”
“哎呀,竟然忘了要準備紅包….”
“怎麼沒買到紅色的配件呢?”

然後開始打起電話,
“妹,妳明天幫我帶那件長毛線裙…”
“還要記得帶上妳的化妝箱….”
”別忘了那隻專業的眉筆…”

就這樣,07年的第1個月的第1天,
在這些瑣碎又幸福的待辦之事中慢慢的過去了。

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