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December 的文章

貪癲妄痴 Desires

71 發表於 2006-12-27 10:13

聖誕節前和 T 在香港過了三天。
三天下來,記得的香港就是,超好吃鏞記、便宜的名牌服裝、名牌的婚戒、好玩的主題樂園….

對我們來說香港很像是亞洲版的拉斯維加斯。

整天就是在街上閑晃、享受美食、海風、陽光、聖誕燈飾港邊夜景。

節慶的氣氛相較於台灣、中國或是當然濃冽了許多。
不過,比較起西方的社會,香港的聖誕更多是物質取向的;也就是說少了宗教的、缺少非世俗的內涵。

物質、商品、消費。

這當然不影響我們的心情,因為我們只是過客。
都可以只看到光鮮亮麗的一面;誰管街上的美女有沒有大腦,又不是挑老婆…

美食、華服、奢侈品、這些多樣選擇的世界商品、充斥在香港的街頭。

真的是購物天堂、物質享受的極至。三天的時間,經常感受到物質誘惑的力量。

LIVI 款式很新,又比台灣、中國便宜…
City Super 裡樣樣貨品都好看、好吃….
LV旗鑑店內裝很有趣,貨品很齊…
GoreTex 花色多、設計佳…
索愛的手機真好用…

物質的誘惑….

我必須記得,(我想要忘記…)
物質只能帶來短暫的滿足;(生理的滿足也很短暫啊…精神的滿足也很短暫啊…)
物質的滿足之後是更空洞的;(那又怎樣,爽了一下啊….)

就這樣,掙扎著血拼…

荷包當然不足,在香港好像錢再多也不夠似的…存款失血嚴重。

三天,就像對拉斯維加斯的忍受極限,揮別了香港,回到台北。
回到有誠品書店、有老朋友、有家人、有名山大川的台灣。
回到有肥前屋、有南山戲院、有五十元漫畫看到飽、有阿宗麵線的台北。
不用穿新衣,花時間裝扮的地盤。

我想,我的貪、癲、妄、痴更多的是這個怪腦袋裏,反反覆覆的唸唸叨叨的這些念頭吧!
天下本無事,庸人徒自擾….


口感一百分的鏞記燒鵝


很有創意半島酒店的聖誕節燈飾


千金不換的港島聖誕夜景


在國際金融中心屋頂平台的悠閒下午茶

桌面點名 My Desktop

71 發表於 2006-12-19 05:20

mysnoopy點名了…

這是一篇被指定的文,也算是小小的暴露文。先秀出我的桌面, 然後回答問題.


問:OS 為?(Operating System 操作系統)
答:XP

問:這台是你的個人電腦?還是公司或家人共用的電腦?
答:公司的。

問:這張桌布是什麼?從哪裡取得的?
答:我在2001年長白山的天池拍的。

問:更換桌布的頻率高嗎?
答:沒換過….還沒看膩吧…而且,換工作也會帶著原來的桌面到新的辦公室電腦里…哈哈。

問:桌面上有幾多個 ICON(桌面圖示)?
答:現在26個,平常應該少兩個。右邊飄著的就是還沒處理的工作,處理好了就會消失的。這些icon 多半都是捷徑的連結。

問:一堆檔案和捷徑放得亂七八糟的桌面,你看得下去嗎?
答: 會覺得主人沒條理,工作沒效率,不專業。 很想幫他或她動一動。

問:有沒有什麼堅持點?
答:有,好多。

1.講究構圖,因為照片的比例與顯示屏比例不符,還加了上下邊…配色也配了好久。

2.堅決不用自動排列的選項,都要手動去調整每一各圖標的位置。

3.圖標還要分組,像是專業的軟體啦、娛樂相關的啦、工作文件夾啦…

看來,對桌面我還瞞龜毛的。

問:有為了填這份接力,還特地整理一下嗎?
答:哼,當然沒有。

問:最後請再傳給 5 個「我想看看他的桌面」的人。
答:我有怪癖,不喜歡傳播連鎖信…所以,依慣例,我這裡是終點。
不過,如果有自願者,歡迎報名參加。

管理 Politic

71 發表於 2006-12-12 03:40

和幾個管理層的朋友聊天。
聊到了關於各國工作倫理、專業程度以及隨之而來的管理方式。

他們好像開玩笑的笑道,管理真該學學毛澤東。

兩個具有在美國多年工作經驗的管理者。
一個來自中國,對毛的崇拜是自然的。
另外一人來自台灣…

他們覺得,爲了讓有能力的員工不跳槽、不要求加薪,最好是培植小團體,讓他們彼此牽制。這樣,老版才能適時的出面平衡。

“讓他們知道誰才是當家作主的!”是這樣笑著說的。

嗯…毛的那個年代…

那時,中國是變強了。
中國打贏了越戰、韓戰。
中國有了衛星、原子彈、氫彈。

毛澤東是讓中國變強了,就像金日成也讓北韓也變強了一樣。
都能對世界的強權橫眉豎目,都不用鳥美國。

恩澤至今猶有餘蔭。

出外打工好像給政府找麻煩似的。
讓人民出國像是國家賞恩惠似的。

希望,這些管理層朋友的話是開玩笑的;他們是有比毛澤東高明的管理辦法。

管理者的任務應該是讓組織更強、生產力更高,還有人民更幸福!
而不是用權術來保有權力的!

陳水扁你聽見了嗎??

透視力 Vision

71 發表於 2006-12-05 12:44

和 T 正遠距調情中,她突然不滿的吼道
“你在摳腳對不對!?”

咦!?
我嚇的差點跳起來。

光看我到肩膀以上的姿態,只有視訊, 用這種幾百台幣一隻的破鏡頭也看的出來啊?
這也太利害了吧?!

“那你猜是哪隻腳?”

“左腳!”
“現在呢?”我不甘心的問。
“還是左腳!”

“錯了!哈哈!”我得意的笑著說, “剛剛換了腳你沒看出來!”

“我是猜剛剛問的時候的那隻,突然換的不算!”
…….(可惡,竟然也猜對了!)

那…我只好使出最後一招…

“那你猜—是哪隻腳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