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November 的文章

自我期望 Expectation

71 發表於 2006-11-28 06:45

沒有準時更新,
感覺像是背棄了自己,
違背了自己的諾言似的。

這有啥了不起的,不過就是人性嘛。
偶爾偷點懶,而且最近確實忙,那就停個一兩週,有什麼關係?
況且,部落格就是一個人自己的空間,沒有必要當成工作似的,
非得如何如此的。

但是,如果接受了這樣或那樣的理由,
並開始縱容自己,
有了第一次,就會有下一次…
逐漸的再也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這樣有什麼不對。

就像是,
一個沉淪的開始。

開始沉淪的話,
會有什麼能阻擋自我沉淪?
會有什麼是不能放棄的?

道德的,

偷情是那樣不堪的?
我只是和路人甲微隱的調調情;
我只是發揮騎士精神的照顧她;
我只是在她需要朋友時刻在場;
我只是給予朋友般的道義擁抱;
我只是盡我所能給予安慰…
偷情是那樣不堪的?

同樣的,
嫖妓是那樣罪惡的?

收賄真的是不對的?

喝到微醺胡言亂語恣情又如何?

抽根煙享受血液的澎湃又如何?

用點大麻讓理性鬆弛下又如何?

還有,
偷懶與偏見?

自我開發和完成?

名單似乎可以無限的延伸下去。
最後,不放縱的自律,只能是”法 古今完人…”

不是的,不是要做一個無瑕疵的人,
不是這樣無限上綱的。

當然不是,那太無趣了。(哦!?想做一個有趣的人?)

所以,是想要達成的;是想要讓自己成為怎樣的人。
也就是,對自己的期望是什麼。

這些期望沒有輕重,也沒有高或低,而是包含了那些自我形象的選項。

道德上的堅持,應該是未來回想起來,不至於不堪、懊悔。
生理上的潔癖,想來是珍惜思考器官,保護大腦不受干擾。

而,要求自己定期的發新文,只能是
期望自己有能力生產文字,
能夠產生共鳴的文字。

自我期望,真是一件有趣的事。

女儀仗隊 Girl Army

71 發表於 2006-11-22 02:33

顯然是完全不了解台灣的報紙編輯,亂下的荒謬標題。
這樣的事情,在北京也不算是希罕的了。

兩岸關係緊張時,地鐵的小販叫賣的頭條號外是
‘國家主席發表對台重要講話….’

沒有大事的平常日子,頭條往往是劉德華或是張學友出事了…
買了報一看,原來是劉XX、Y德Y、ZZ華三人做了某事,不過頭條上,只放大那三個醒目的大字…

一開始,看見將北一女的儀仗隊說成是女兵部隊也只覺得好笑,
還有這些記者不夠專業;既不了解,也懶惰不做功課…

後來,開始想著,為什麼我們的大學、高中,都有軍人任職?
這在世界上,即使是北韓也沒有的體制、為什麼在台灣還存在?
這樣威權體制的遺風,都民主這麼多年了,我仍然習以為常?

高中女生、高中男生表演操槍術?全民皆兵嗎?
辣妹妹們表演青春活力的啦啦隊不好嗎?

人民團結 People Power

71 發表於 2006-11-14 10:18

貼了張海報,那是60,70年代的中國,跟美國打越戰、韓戰的年代。

紅旗飄飄的背景下,線條剛毅的士兵們,做出下了決定的表情;

底下還有一行標語:

‘全世界人民團結起來,打敗美國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

除了左下角的黑人之外,實在看不出其他有哪洲的代表?

拉著美國老闆來看這張海報….明著欺負老先生,不能讀中文。

‘嗯….這畫好!有中國特色,有社會主義國家的熱血。當然,人民的熱血。’

老先生單純的欣賞仿版畫的藝術面。

我並沒有就這樣放過老先生,開始一字字的解釋給他聽。

老先生很有幽默感,聽完哈哈大笑。

‘很有時代感啊,很有趣!’

唉,真是沒辦法,只好將醜陋進行到底。

‘美國侵略者;說的就是你!’

‘哦!?’他看著我,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接著往下說

‘那些走狗,….’

我盯住他,惡狠狠的說

‘說的就是我們這些為你打工的非白種人….’

美國老闆眼珠估溜溜的轉著,說了一句,

‘我能加入全世界的人民嗎?’

不可分割 Together We Stand

71 發表於 2006-11-10 12:20

和親愛的T 兩地相思。

前幾日,獨自晚餐的餐館竟然也出現這樣的小擺設…

看了,又傷感、又覺有趣;

想著胡椒和鹽….

不可分割、相親相愛的….

這不是政治話題,是有料牛肉這一分類…

PS:攝於亮馬河旁的愛麗莎義大利餐廳,小巧精緻、出奇的好吃。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

黑的胡椒,被抱時還在打壞主意,露出邪惡的笑容;

白的鹽則是露出無奈還有點厭惡的樣子….

這一對,看起來各懷鬼胎啊…

好吧,還是算是政治話題好了,雖然台灣被吃了豆腐, 不過 這樣對我與T的關係比較吉利…。
爲了我們,台灣只好委屈一下,這也是國家應盡的義務。

還有,最後還是放到亂引申的”身旁風景”這一類好了。

珠海記事

TuanFu 發表於 2006-11-08 07:06

我的老友團副,是我認得最久的北京人。

當年,我們還是兩岸學生交流的代表…唉,私下的啦。能這樣長久的交往,當然有很多原因。友直、友諒、友多聞當然他都有;更重要的是,從認識到現在,他一直是少數我能毫無顧忌說出想法、一起討論各種敏感話題的中國人。這一特點,隨著中國的開放還有自信,人數也多了起來;不過,他在十多年前就這樣了….喔,我們很年輕時就認識了…

希望這是他一系列文章的開始,是相對於官方說法的另一角度—更接近真實的角度。

請享用。


71给我出了个命题作文——“珠海经验”,苦恼于珠海给我的记忆多且杂乱,好在71在《一切为了人民》里提到了珠海的两地方,我就偷下懒,跟着71的文继 续说说这两个地方给我留下的记忆,一争取可以让71的朋友们感受一下珠海著名的所“安静”,二自然也可以不太费力的给71交差了。

第一个地方是珠海机场(71就是因为这个才让我写命题作文的)。

不知各位在登机时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因为迟到,当你到达登机入口时飞机仓门早已关闭,飞机发动,并正在开往跑道途中,这时地勤人员通过对讲机告诉飞 机驾驶员有人迟到,飞机又开回来把你接上,重新出发。

我并非达官显贵也没有肩负国家特殊使命,只是一个普通的误机青年,可我经历过,波音747客机,在珠 海机场。

我至今仍然相信世界上没有哪家民用机场可以有这么“好”的服务,因为我相信珠海机场是全世界最安静的一级民用机场,只有她有提供这种服务的条件。

珠海机场设计能力1200万人/年,在10年前是中国最大的机场,拥有最长的跑道,中国唯一的双跑道机场,当年人口不到80万。而目前使用率为设计能力的 6%,70-80万人/年。于是她在硬件上当然有条件 747象摆渡车一样开来开去,因为这么大的机场上只有这么一架飞机。

各位如果有机会一定再多迟到一 会,试试在珠海机场747飞起来后能不能再降落回来接你一下,没准儿真的可能啊!

不由得又回想起机场建设之初,珠海政府倾全部财力,几百辆大型推土机昼夜填海,轰轰烈烈,那种壮烈的场面吸引了众多有志之士从全国各地奔赴珠海,当年参与其中的我的数位热血好友现已定居珠海,娶妻生子,面对着全世界最安静的机场,欲说还休。

第二个地方是情侣路(71文中提到的一条路)。

“情侣路”是当年李总理给起的名字,珠海刚修好这条路时,时任地方第一长官梁广大为拍马屁,诱国家总理傍晚海边散步,顺势提出请总理为该路命名,总理糟糠 正好陪伴身边,于是总理“文采”大发,定名“情侣路”。

此路全长30多公里,现在是珠海市的城市名片。

珠海是全国唯一以整体城市景观入选“全国旅游胜地四 十佳”的城市,这条路又是珠海的城市名片,景色自然不错。
而她真正的特点在于白天或晚上或凌晨,徜徉在这里的人几乎是一样的多(也可以说一样的少)。于是 就有了别样的安静。

这种别样的安静最著名的就是3年前的9。18,日本人在情侣路边的珠海国际会议中心大酒店集体嫖娼事件,参与人数接近一千人。
当年此事 件几乎引发全国民间反日风暴。该酒店是珠海最高档次酒店,当地人简称“国会”,老板江西人,姓吴,十几年前是珠海一家夜总会的保安,后机缘巧合攀上某中央 大员,关系非同一般,此大员位居当朝前十名。
据传珠海政要进京拜会朝中官员都需吴某牵线搭桥,所以9。18事件最后只是抓了几个二十几岁的“老鸨”,安静 了事。情侣路的故事很多,只是这个轰动了朝野而已。

珠海的两个地方讲完了。

71,借宿完毕,打扰了:)

我的寵物 Pets

71 發表於 2006-11-07 04:24

養魚理由簡單的說,

一是為了要在北國的冬季保持足夠的溼度。這樣,汨汨不停流活水的魚缸是個好選擇

(那夏天養魚有啥理由啊?)

二是為了經常有活物可看

(喔,是說除了人以外的活物啦…)。

總之,選擇魚當寵物其實是偷懶的方式。

魚沒有啥需索。

不會主動要求主人的關注;
不用天天餵食;
也無須日日陪著玩耍、散步;

當然,魚也祇能供觀賞而已。

沒有互動;

也沒有明顯的個性;

人儘可夫…

更正,有奶便是娘。

所以,這樣說來魚很像是,

我的輕鬆閱讀小說;

我的電動遊戲;

我的通俗 dvd;

我的美女圖片收藏;

原來一個沒有互動、無須負責任的關係,就是一種低階的寵物關係;只是’物化’的關係。

圖片說明:

我的寵物,一缸養四間(北京稱老虎斑,還挺貼切)、一缸養鬥魚。

四間,餵食的時候,經常由水草中竄出搶食,每每覺得他們也是貓科動物。

鬥魚很奇特,只能養一隻,不然鬥死方修,不知這樣性格的生物怎生繁衍? 這尾披著寶藍底紅絲帶的外衣,像是盛裝著晚禮服的美女。

一切為了人民 —-For the People and By the People

71 發表於 2006-11-03 04:37

照片是2000 年在珠海拍的。

珠海緊鄰著澳門,就像深ㄐㄩㄣˋ挨著香港一般;

很巧的,

深發展的很好,珠海也像澳門一樣步調很緩慢,但是又沒有賭場就更顯得出世。

一下飛機,立即有渡假的感覺。

白艷艷的陽光、迎著海風搖曳的棕侶樹,加上機場還播音竟然是

‘歡迎來自北京的客人,珠海歡迎您的蒞臨…’

難道只有我們這班飛機嗎?我很納悶。

看了嶄新卻空盪蕩有回音的機場,我想,真的只有這一班機….至少在那前後幾個小時吧。

路上的人少少,走慢慢。

海風總是吹著,我啃著甘蔗,走在臨著海的情侶路。

手裡是借來的生平第一隻手機,像是被野放的風箏,手機的另一頭是朋友的朋友….

閒散的午後、不熟悉的城市、獨自漫步的海灘….

然後,像魔法似的,這店就出現了….

有著各種療效的飲料,像是巫女的魔法店….

Ps:因整理舊光盤,翻出此圖,特為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