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September 的文章

關於顏色和標籤 labeless & colorless

71 發表於 2006-09-27 02:18

倒扁到現在,心情很多樣。
倒當然是要倒的,因為他辜負了我的托付,所以我想收回。
我想表達我的意見,我不想再被他濫用我的善意。

但是,我還是不願意選邊站,這是我的權利,也是每一個國民的權利。
我的期望也很簡單,讓台灣未來更好:
這表示,
請不要比濫、比黑、比無賴。

這是一個我喜歡去的部落格,還有喜歡的一篇文,比我說的清楚多了。
請享用。
Annpo 家的
綠色票倉的藍色家庭的紅色經驗与沒有顏色的心情

夜宴 Night Banquet

71 發表於 2006-09-26 12:19

就先說作者好了¸導演馮小剛拍了好幾部也好看也有趣的電影。

「天下無賊」電影的主題是傻根能否把錢安全的帶著回家。關鍵詞是:正義感、是盜亦有道;從第一分鐘開始吸引你到最後。

「手機」電影的主題是偵查與反偵查,偷腥和捉雙兩方的鬥法。關鍵詞是:通訊方式﹑時代變化、科技的演進﹑生活的基本內容;好像是一系列熟悉的生活段子組合而成的一部電影。很多笑點,很多能朗朗上口的共同記憶。

此外¸還有
「大腕」﹑「沒完沒了」等等。

上列這些有趣好看的電影的時代背景都是現代。

為了資金與回報(中國古裝戲和現代戲國際市場上的價格差了十倍…)馮小剛就拍了這部古裝…

如果「夜宴」的主題是服裝﹑道具﹑音樂,那還真是值得稱道, 還真是好看。

如果「夜宴」的主題是大女人¸章子怡可以被塑造成真正的幕後主腦;她毒死國王﹑勾引叔叔﹑幫王子復國﹑然後自立為王。可惜沒有如此發展。

如果「夜宴」的主題是復仇¸像莎士比亞的原著一樣¸那王子心理內容的描述還真少;
一點也沒感受到仇恨憤怒在他心中的份量,
一點也沒感受到這王子所作所為是要報仇。

而且, 王子發現真相前後的行為、舉止好像也沒啥不同。

如果「夜宴」的主題是螳螂捕蟬(導演語),那也只有說了最後不太重要的一幕,章子怡’竟然是你’的表情。
少了宣染原來國王掌權的描述、
叔叔精心的計劃﹑
或是章子怡(婉兒)的殺出黑馬。

這樣看來,主題既不是服裝道具音樂、也不是大女人或復仇﹑更不是黃雀在後,那到底什麼才是主題?

再來比較下原著與電影人物的差別。

原著的主角是王子,如劇名,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戲中,人物個性飽滿;
人人都有不得不為之處;
人人都有個性決定命運的充分條件。

哈姆雷特,一心只想著要復仇的王子;
將親情、愛情、友情都置於第二位。

「夜宴」理,主角是…?

相比之下¸夜宴理,只有章子怡、還有葛優還能串起整場電影。(演青兒的周迅演的好,不過顯然不是主角。)

章子怡可以是被形勢所迫,一步步被朔造成大女人的。

叔叔得到皇位之後,先是以殉葬先王相逼,讓她願意成為自己的皇后;再以王子性命交換她的「從」。
等到叔叔也為她痴狂之後,她所能依持的只剩自己掌握權力了…權力是整部電影的主題嗎?
很可惜,沒有更多的線索證明是。

原著在哈姆雷特處心積慮﹑彈精竭慮的復仇之後,結局是親人、家人、友人無人生還的情形下,質問了
「復仇是甜美的嗎?」

「夜宴」理,

顯然不關復仇什麼事;
權力也不是一切;
更沒提到美貌有助於生存…

這樣大的投資﹑這樣精美的明星陣容﹑這樣堅強的團隊;由用力的方向看起來更像是:

「我要拿奧斯卡!!」

像是補習班有考古題來推測奧斯卡的公式是….卡司、佈景、音樂、異國情調、名著…
簡單的說,「夜宴」的主題就是想要奪一座奧斯卡。

奧斯卡之路,有公式嗎?成功有定則嗎?這是一個國力的硬指標嗎?

「夜宴」的包裝華美, 可惜創作誠意不足.

「夜宴」的結局只留下一個未解的迷團;

不是「到底是誰殺了章子怡?」

而是,
主題到底是什麼?

莎士比亞會因這片而哭泣的。

騎士-2 All the king’s men

71 發表於 2006-09-18 02:32

騎士也會隨著時代的演進而進化。

冷兵器(刀、斧、劍)時代有騎士,熱兵器(火藥)時代、視距外作戰當然也都有騎士;

不過,各個時代的名稱不太一樣。

冷兵器時代騎士的特點是閃亮的盔甲、速度、還有平時儀典性的展示作用。
到了熱兵器時代,騎士同樣的具有較好的裝甲、較快的速度、閱兵時更炫目的種種裝備;

熱兵器時代的騎士,經常被稱為裝甲兵、或是直昇機部隊。

那些不能與時俱進舊時代的騎兵,當然很快就沒落,在戰場上也消失了蹤影。
那些還能保有相對優勢的作戰技能兵種,就改頭換面以新名稱在沙場上縱橫。
也就是說,沒有實用價值的兵種、沒有實力的頭銜,很快的會被淘汰替換的。

實用價值,指的是能打勝仗、能鼓舞士氣,最好還能自動進化的。

現代的社會,實用價值也能用市場需求代替勝仗;士氣還是士氣,進化就是終生學習。

戰術家適應戰場;戰略家創造所要的戰場。
戰術家迎合市場的需要;戰略家創造市場。

士氣:從前是信仰,現在叫做理念;
從前是精神講話,現在是企業文化;
從前是擊鼓,現在是灑狗血…好啦,是灑鈔票。

在工業革命時有一批傳統的工匠失去競爭力;
但同時還有另外一批工匠,因為能著做出與機器不同的產品,也能生存。

因此,自動進化在現代並不意味著必須懷著落伍的恐懼,不停的追逐最新的科技、最新的技術;
更關鍵的昰,是能找到自身的優勢、能夠適當的進化。

也就是說,
進化的策略可以是專業化的食蟻獸,
也可以是雜食的大猩猩。這兩者都能夠優勝,也都可能劣敗。

決定的關鍵—環境。
豐富、多樣、穩定的環境,對這兩種進化策略都沒有影響,都能夠生存;
匱乏、單一、變動的環境對於雜食大猩猩顯然更有利。
不過,如果只要求存活還不足以說明主流物種、明星物種產生的原因。

專業化的策略更能在變動的環境中異軍突起,成為主流、成為明星:
好像是說,如果不能名流千古,也要遺臭萬年一樣。
這樣說來,阿扁的既是專門能貪的食錢獸,又是什麼權都要霸著的雜食獸。
還是當作珍禽異獸展示在動物園合適,放在我們家園的周圍可能會影響台灣社會的進化吧!

沒有恐懼 Fearless

71 發表於 2006-09-13 09:07

這是本週應景話題,因為倒扁過程中而有的想法

我的大陸朋友們,一聽說我要回去倒扁,多半是祝福的、同仇敵愾的。

在中國,很少有議題能這樣獲得我大部分的中國朋友公開認同、支持、討論的;尤其是政治相關的。(除了團副!) 主要的原因當然是倒扁這個議題是中國官方政治正確的,是被默許的。大部分的朋友聽了我要回來倒扁更多是關心會不會有後遺症?會不會有”政府”代表到家中探望?到工作單位關心?對其他家中成員多”了解”?

看過的一部片子,裡面說到希特勒的品味集中在陽剛日爾曼、肌肉男女這樣些價值。獨裁者不能理解也無法欣賞藝術家對內在精神世界的探索。因而,官方的價值就是獨裁者的價值;其它的則被打壓、被唾棄。就這樣,使得德國完全錯失了現代藝術發展的關鍵期間。現代藝術探討人類精神的虛無這樣重要的主題,在德國完全沒有生存的土壤。當代最好的藝術家很自然的流落到法國、到美國這些更能容納異己的國度去。畢竟,能夠自由的探索、嘗試、才昰藝術家的沃土。

除了官方價值的肯定或否定這種有力又明顯的作用之外,真正有效的言論檢查,不是來自官方機構強力的執行,而是來自作者的自動檢查。

真正阻礙社會多樣性,不是來自主流文化的單一價值,更來自作者放棄創作的自我堅持,迎合可能的官方說法、躲避探索的可能。

在中國最近的一個相關新聞:有位年輕人把中國早期抗日的電影惡搞了下。小小孩志願去抗日改成了想去參加超女之類活動的海選;家長的支持成了經紀人之間的爭執。短片在網上還挺受歡迎。不過,才短短幾天,相對於胡戈的”饅頭血案”得到媒體、網友的大力支持,這部改編中國人民抗日的惡搞片,所得到的事官方出面反對惡搞紅色經典、媒體一片圍剿、作者急忙的道歉。

當然,藝術的標準很難固定。不過,用誰的標準、這標準如何產生的應該更重要吧?

60年代的美國最高法院引用憲法,『人民有表達意見的自由』將焚燒國旗作為人民表達意見的方式,成為判例,成為一個標準。

早二十年,台灣還有人二室管理每個人的檔案資料;警備總部要不時的關心異議份子。解嚴以來,真正進步的應該是人身安全、集會結社、言論表達的權利真正的融到生活之中吧!?

像這些無需恐懼的表達、公民一起探討摸索共同的行為規範、自發性的價值標準才是真正台灣這二十年來的進步,也才是有別於中國的生活方式,也才昰我們最珍貴的資產。

我的愛情故事(下) T‘s Story

71 發表於 2006-09-05 01:49

愛情的世界,很難說有什麼一定的規則。

相處愉快、相互認同的價值觀、互通的心靈這三個,都有最好。

‘下過雨的台北夜晚,真的很愜意。’
‘就是,我以前喜歡這時候騎著車四處去,雨後的深夜。’
‘不管說什麼你都瞭…’
‘到家後,告訴你,我騎車南下夜行的故事。’
‘那我可說各搭計程車,性騷擾經驗。’
‘哈哈,上車了嗎?準備好被騷擾了嗎?到家有我等著騷擾你的…’
‘回家我想躲到你懷裡睡…’
‘好的;我也才好下手。’
‘S Gei Bei!!’ (日語,大色魔。)
‘我是你的專用高性能、多功能、色狼…’
‘看來是熱賣商品;掛上ebay標標看。’
‘是賣斷還是論次計價?’
‘怎麼捨得賣斷;你可能是搖錢樹呢!’
‘我害你墮落成老鴇…’

故事到這裡,應該是說完了。
或者說,至少在童話的傳統上應該是以’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作為結束語的。

我們未來當然可能從此幸福快樂的在一起。

用”可能”這個詞;表示,也有可能會只是一場遺憾。

如果,我們最後快樂的生活在一起;我們分開的這十年,顯然是必須的歷練,才能讓我們都為對方準備好的。在對的時間,成為對的人。
相對於過去在年輕氣盛的意氣風發,毫不留戀、不猶豫地勇敢奔向世界;現在的歷劫沉澱,細心的注視著身邊的一切,品味著心靈的互動。過去的這十年間,主題不明的十年,就是為了彼此都準備好而準備的。我們各自歷練了十年、彼此等待了十年。

但是問題是,如果我們終究沒能在一起呢?

如果沒能在一起的話,就只能說,又是另一段風花雪月。

按照這樣的邏輯,只有快樂圓滿的結局,才算是結局,所有的苦痛和磨難才有意義。
不然,還是要繼續期待真命天子的出現。

這樣的思考模式,明顯的是以成敗來論斷囉?只有修成正果,兩人從此幸福快樂的在一起,才能說這十年是有意義的;我們的這十年感情生活,竟然需要看最後的結果來判斷意義是什麼。

奇怪而令人不解的邏輯關係。

卻很具說服力。

對於這樣非理性的思維,卻又難以反駁的,一下子,想到的是這句話:
‘人類的共通的思維,來自人腦的共同結構。’—–李維司陀

我們,想要簡單的一起過日子;想要讓這十年有意義。
年底,真的想要結婚;是今年沒錯。

希望,這是潘朵拉留給我們的財富。

也希望,這是我的愛情故事的完結篇、未來的現在進行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