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June 的文章

北京一日遊 City Tour

71 發表於 2006-06-28 01:02

有朋自台北來,美女一枚….於是,高高興興領著去北京一日遊。

天安門廣場
艷陽高照的大熱天,亮的眼睛都得咪著。平時,世界最大廣場也像菜市場,熙熙攘攘、人聲鼎沸;今天倒是都避開了中午毒辣的太陽。廣場上只有少少懶散的遊客、只有賣水的小販、只有必須站崗的軍人還能堅持到最後….不過,也很會選地方的。

寶貴的陰影,各人佔了一塊地盤。

大柵欄
走完天安門,去傳說中的同仁堂開眼界,看看老師傅們怎麼抓藥、把脈。

看藥房門口有名的對聯:
上聯‘炮製雖繁必不敢減人工’ ;下聯‘品味雖貴必不敢減物力’:橫批呢?

百年老店的科學煎藥、代客熬湯;開發、研發新中藥,一直頗有名氣;從等候看診排號的盛況看來,還是很受信賴的。

天壇
一直很喜歡天壇。
因為大面積的空地、因為整群幾百年的老樹、因為成功的空間營造、因為天壇所特有的宗教氣氛。

想先聽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好消息是:最主要建築,祈年殿完成世紀大修,已經開放。
壞消息是:皇穹宇-古時的建築音響實驗室整修中….

這次還算有良心,在售票口就說明了。去年,帶媽媽興沖沖也來北京遊,進了天壇大半天,一路烘托,就要進入行程的最高潮,才發現祈年殿根本看都看不見,被工地的圍牆、施工架給團團圍著。

醞釀了半天的熱情,一下子給堵在心中…就這樣,罷免的很內傷。

這次,天氣很配合,看到天壇夏天很美的一面。推薦,大雪之後的天壇。


浪漫的終點
呵呵…當然要帶到什剎海去啦,您瞧瞧這氣氛…

我的印度豔遇 India Beauties

71 發表於 2006-06-19 09:46

相信旅行的就是要用開放的心胸,放下既有的成見,拋開原有的教養、先入為主的文化觀去體會;特別是面對完全不同的文化體系時,才不會白白浪費了這樣文化碰撞的好機會。

所以,到達印度的第一天,就跳上旅社門口的隨便一輛公車,沒有目的、也沒有期望的,讓公車帶著我在德里亂轉。獨自旅行最大的好處之一,行程可以很任意、很任性。沒有計劃、沒有終點、沒有時限;像是飄游、像是流浪。

挑了輛看起來很空的車,大概因為是起站吧,找了能看見街景的窗口位子坐下來,能看見有趣的街景,或是能儘速決定要下車。隨著公車搖搖晃晃的行進,人也漸漸多了起來。座位沒了,站的人也多了。不久,身旁空位也坐了一個婦女,一路咕咕囔囔著,本來想聽懂她的印式英文,後來車聲實在太吵,還是放棄了。

倒是,注意到車門旁有位年輕少女一上公車,就一直燦爛對著我笑著。

唉,大概是比較少見亞洲人吧…沒理會,也只是友善的回應個微笑。

她竟然很有決心的撥開擁擠的人群,一路停停走走,逐漸靠近我的座位。

哈!誰說印度保守來著?我一定要告訴我的印度同學bijoy,他多半不相信。不過我還是得小心點,這樣天上掉下來的艷遇,陷阱多了去。誰知道她圖的是財還是色?

那美麗的妙齡女子,有著印度高加索人深顱大眼,大約20出頭,身穿曼妙的印度傳統沙麗,五彩斑斕,一直蹭到我的座位旁,一路一直對我微笑。

在我身旁站了一會兒,和她的同伴兩人商量下之後,做了件很唐突的舉動。

她非要擠進兩人座;非要坐在我和原有的乘客之間;非要坐在我身旁。

真是大膽的女孩啊…這顯然不是平常人能做的出來的。即使我是個語言不通的愚蠢外國人,也能感受到車上的騷動;也能發現她的舉動已經是眾人注目的焦點了。

我當然有與豪放女孩相處的經驗,也不缺在公共場所親熱的時候…但是,和初見面陌生的異國女子,在眾人注視下調情,還真沒有。但我也不想就此示弱了,只好盡量的往窗口靠,多留些空間給我們擠在同一張兩人座的三人。

和一位陌生女子擠在異國的公車上,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

‘不知前世要怎樣的修行,才能有這樣的緣分?’

最後,除了乘客的矚目之外,把賣票的車掌也驚動了。

車掌似乎很氣憤我們這樣的親熱,從擁擠的車箱的另一頭,一邊比手畫腳,一邊嘟囊著印式英文,排開人群,逕直走向我們….喔,一路的嘟囊不是對著那大膽的印度美女說的,是對我說的。

他說:’先生,請您起來。 您坐在女士專用座啦!!’

都會傳奇-2 Urban Legend-2

71 發表於 2006-06-13 07:04

我的同事出差,在河南機場準備搭機返回北京,過安檢排隊時,他前面的那位老兄已有三分醉意。於是,他就目睹了以下的奇聞軼事。

帶著酒意的老兄,紅通通的經過安檢。安檢人員首先對他的酒味,還有紅紅的臉很有意見。安檢人員皺了皺眉頭,讓他把身上所有的金屬品都拿出來。紅臉老兄帶著標準快樂酒鬼傻兮兮的笑容,慢條斯理的拿出鎖匙、手機、鋼筆、銅板…放進小籃子裡。一邊晃晃悠悠的走過金屬偵測門。

金屬安檢的門毫不遲疑的哇哇響。在安檢人員嚴厲的眼光下,紅臉老兄一臉歉意,帶著靦腆的笑容,再試著走一趟。

第二次,警鈴還是不留情的響著。

紅臉老兄只好站上小台子,張開手讓安檢人用手持的金屬檢測器檢查。

小小的金屬檢測器,聲音也不小。等在後面的長長人龍,就看著檢測器在他的長褲口袋聲竭力嘶的嚷嚷。紅臉老兄就開始用胖胖的手指,扒出口袋所有的寶貝。

紙幣、門票、機場稅、保險套…這些顯然都不是。一直到他掏出真正的禍首。

原來發聲音的是骰子….

這下,紅臉老兄臉更紅了。對著改為訕笑表情的安檢人員,還有排在後面一直盯著他,一臉不屑的人龍,低聲吶吶的,像是自言自語解釋給自己聽似的說:

骰子怎麼會響呢?…應該不會啊?!…

很黑的幽默 Sense of Humor

71 發表於 2006-06-06 12:30

那是2000年,畢業後在美國工作了兩年;剛剛發現原來千禧蟲沒有預期中厲害。

學校給了一筆錢,條件之一是我得到中國工作去。所以,就開始告別美國老闆、各國同事。

當時,中國還不是太熱門。

很多人都不解,好好的美國不待,為何要去中國?尤其是對單純美國背景的同事們,很難解釋我對中國的熱情:文化上的、地理上的、專業上的…所以為了簡化他們的想像、減少我唇舌的磨損,我就開始胡亂編造理由。最後,在符合當時老美對中國的各種印象和想像下,竟然成熟的演練出以下的情節。

‘ 我到中國,先娶十個老婆,讓他們分別掌管幾家成衣血汗工廠。’
‘ 這些 T-shirt 快的話,你們三個月後就能穿到了。’

哈哈哈,記得寄幾件來,我們也能幫你設計圖案的。

‘ 老婆們除了管理工廠之外,也不能讓她們閒著:還得負責不停的生小孩。’
‘ 這樣你們才有可能領養些可愛美麗的亞洲女嬰嘛…….’

從這開始,老美同事一般就左顧右盼、如坐針氈,試著轉換話題。

‘ 男嬰當然可以做中國內銷啦,或者養得稍大些,也能幫忙做做成衣的。’

聽到這裡,一般的老美同事笑容都漸漸僵掉了,表情也開始不太自然;我還得給最後的一擊。

‘萬一,沒人領養又養不大的,也不能造成浪費…幸虧,器官工廠的市場還是很興旺的….’

就這樣,在我離開美國之前,足足有一個月的時間,我的美國同事們不再和我談關於中國的任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