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May 的文章

代理服務器 Proxy

71 發表於 2006-05-30 12:53

突然意外的發現,又能上無名了,感動之餘,特以此文紀念。

發現無名全都鏈接不上之後,四處給朋友打電話問,有沒有好用的代理服務器。

許多的回答是,前一陣子還好好的,現在的又都不行了…有的還說,找到好用的、能避開中國網管的通知,分享下。

忍無可忍,氣憤之餘,我說:

貴國政府真善於用科技治國啊!

肥前鰻 One of The Best in Taipei

71 發表於 2006-05-28 12:40

就在離王品不遠的中山北路巷子裡,可愛的麗嬰房大象房子深處,有我愛吃的肥前屋。

二十多年來,除了有次下午快三點才到,沒人以外;門外,一律是人龍一條在巷子…

沒有雅座,沒有VIP室,沒有週一,沒有預約。午餐11點半-2點半,晚餐5點半-9點半,過時不候。

一個不大的餐廳,營業時間很特定,幾乎都要排隊,又沒有啥雅座,人多時常得和陌生人併桌,服務員幾乎沒有笑容,那為什麼這樣受歡迎呢?為啥能夠經營三十年還一樣受歡迎?

當然是對食物本身的講究和追求,才能讓顧客不在乎環境、服務,這些食物本身之外的。

擠在肥前屋裡,在這樣一群好美食的人當中,心中有種為台灣感到自豪的感動。

看看來這裡的人,他們是多年常客、一家老小、上班族、約會的情侶、打工的勞工、休閒裝的老闆、鄰近的老人家、好友們的聚餐…完全能反映出台灣社會的多面向;還有,在「吃」這件事上的平等…好吧,至少在肥前屋這樣的美食之前,是民主又平等的。

美食不就應該是這樣的嗎?!美食不就是應該和乾淨空氣、清潔水、正當工作、公平正義的社會一樣,是基本人權的一部份嗎?!

不分職業的貴賤、沒有貧富的差異,在這裡,只要是喜歡這裡的美食,都一樣的排隊、都佔用同樣大小的空間。也就是說,食客們的肯定,肥前屋的自信,都只和食物有關。無關管理,無關服務,無關吃的速率,無關坪效。

這樣專注於自己本業的店或個人,我都喜歡,也都十分值得敬重;同時,也很樂意、自豪的介紹給我的香港、中國、美國這些外國朋友們。這是一種文化、一種內在的精神;是需要相應的社會條件才能發生的,才能允許這樣的店存活的。

肥前屋,很接近我理想中的美食。

關於肥前屋的相關網頁資料:

Yahoo 奇摩
http://tw.lifestyle.yahoo.com/6dab3070/050201/170/1yjqq.html

大台北捷運美食
http://www.himrt.com.tw/hifood/index01_07.htm

食客的blog
http://www.wretch.cc/blog/amy0313&article_id=2659643

王品牛 The Best Of Taipei…?

71 發表於 2006-05-24 04:24

被王品牛排的宣傳哄的…真的去吃了。周六的午後,長長的人龍,拿了號碼,在中山北路溜來溜去,和S講了兩個故事,才輪到。

這些等待好像是前戲似的…歐,前菜似的,就是讓胃口更好、享受更高、更容易high。

心理懷著這樣的期待,服務員領位時,穿過人聲雜遢有如海霸王大廳時,只想著「生意真好,真有台味」;領到等了許久的超狹小位子跟前時,先是倒抽一口氣,接著對自己說:這樣的尺度才親密…

最後,讓我崩潰的是點菜。

打開菜單,發現簡單的讓人抓狂。排列組合的可能,如果算進主菜、調料、飲料、甜點的種種組合可能,也只超過十種一點點…這樣的餐廳還狂受歡迎,一定好吃到不行,才能這樣的跩吧?!

那我就再妥協下吧。

「就你們最受歡迎的牛排吧,七分熟。」

就是衝著大名頂頂的牛排來的,豈可過寶山不入?

「先生,很抱歉,我們只有一種熟度,因為是中式的做法。」侍者帶著微笑,很有禮貌的說。

那個咪咪的眼光被我解讀成帶著憐憫的:
「你這傻瓜,連這也不懂…」
「嘿嘿,傻了吧!要不我們廚房得多費多少功夫準備啊。」

於是,我就在這樣嚴格又精確的控制下,吃了我的王‧品‧牛…

我像是集體農場的那頭牛,和我的同伴擠在牛欄理,一口一口的吃完精確的科學配方飼料,好讓我長得又高又壯;最重要的,很快。

0-3 分鐘 顧客就位
3-5 分鐘 上茶水;給微笑一,對白一。
5-7 分鐘 點菜;給微笑二,對白二-三。
7-9 分鐘 留白;問候一。
9-25 分鐘 沙拉、主菜、甜點、中間補水一次。
25-35 分鐘 買單、收拾、送客。微笑三,ending對白。
35-37 分鐘 清桌,重鋪食具。

除了精確的場景設計之外,我猜,在王品的某辦公室的電腦裏,大慨還有這樣的公式:

營業時間 / 平均用餐分鐘 * 每桌平均用餐費用 * 上桌率 = 營業額
營業額 – 成本 = 利潤

因此,利潤 = 簡化廚房流程 + 快速精確的服務 + 準確的市場促銷活動。

結果,這種用餐的個人經驗一點也不像是參予了美食,倒像是成為一串數字的一部分。吃得很集體、很無我、很無奈。

我幹嘛不去吃麥當勞算了!!至少,還表裡一致些。

(迷之聲:因為麥當勞開農場破壞熱帶雨林…)

生態旅行 Eco-Tourism

71 發表於 2006-05-20 09:47

我最喜歡的一個前女友,近日參加了一個生態旅行。

沒多久,發了各簡訊(短信),摘錄如下:

她 “看到毒蛇 做愛中”
我 ”哇!戶外全裸性活動…你們偷拍沒?”

她 “只有男主角留在現場…女主角受驚離去”
我 “主角有否擺出肌肉男狀,並正好遮住十八禁部位?”

她 “只知道打擾了 兩尾長度相差五倍以上 完全不妨礙 讚嘆造物神奇”
我 “不禁要想像,如果是人的話….”

她 “……”
我 “喂!最後問一個問題;”看到毒蛇 做愛中”主詞是同一個嗎?”

她 沉默了五分鐘之後,回我 “我想起我們爲甚麼分手了……”

平民與貧民 For Better and Worse

71 發表於 2006-05-18 08:55

今年初認識的香港朋友J是銜著金湯匙出生的千金。

她完全沒有刻板印象中千金小姐的驕縱和奢華; 相反的,卻有著平和的態度與務實的金錢觀。專業工作的家長,一個人在國外多年求學、工作的生活背景,從服裝、談吐,也都完全看不出是有錢人家的小孩。少了些爆發戶急於顯揚的焦躁,多了份從容和自信。

短短的相處理,也只有在她帶我們去吃香港的有名的小吃’鏞記燒鵝’時,才隱隱顯露出她不平凡的出身來。

香港鏞記酒家是60年前由一家大牌檔(路邊攤)發展到今天在中環有大樓的飯店,著名的菜像是燒鵝、叉燒這樣在香港街頭隨處可見的小吃。

聽她說要去之前,我特意拿出張國立、趙薇寫的’香港飯團’這本書,指著鏞記燒鵝那一頁,表示我也知道這地方。J 簡單翻了下,笑了笑。

到了鏞記,正是吃飯的時間,人聲鼎沸。我擔心的看著擁擠、吵雜的大廳,一邊煩惱不知道要排多久才能吃到….J 卻輕車熟路的引領我們走向旁邊的入口,上了四樓。

四樓不大,約莫四張六人桌,另外六間在走道兩側稍大的包廂,共用一個專用的電梯。

到了位子,有位約莫四十歲的帶位經理上前和.J 打了招呼。他倆之間熟悉的程度,遠遠多於餐廳熟客和工作人員之間。一行人坐定之後,點菜之間,J和帶位經理更話起家常。對雙方家中成員的近況、喜好都十分熟悉。

點完了菜,好奇的我們忍不住仔細的盤問J一番。原來,這位帶位經理已在鏞記燒鵝工作了三十多年,J一家人也經常在此用餐也有同樣的年頭,這位帶位經理漸漸地就成了J一家人的熟識;安排J家的合適的口味、喜歡的角落,在一大鍋皮蛋中精心挑選更好的、在一大串燒鵝中選隻儂纖合度的…種種便利。

席間,對於鏞記的口味自然是贊不絕口,也很驚訝的發現,在四樓包廂中進出的有許多知名人士。據我的朋友們說見到周星馳…我因為背對著走道,無從確認。

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其他桌的常客、貴客們,竟然開始發起紅包給相識的經理、跑堂、幫工、清潔婦….. 我知道是香港的習俗、我知道是舊曆年…但是,這也真是溫情脈脈啊….

美食之後,除了暖哄哄的肚皮,還有飽滿溫暖的心情。只是,回到一樓,又看見一樓茶樓般的熱滕,還有長長的人龍。

忍不住,我覺得自己很平民之外,還挺貧民的,這說的可不只是可以具體丈量的財富這個層面;這樣的另類體驗,我很貧民, 也很匱乏。

香港鏞記酒家 http://www.yungkee.com.hk/menu/menu_takeout-c.html

計畫 Planed

71 發表於 2006-05-12 01:31

這次回台北,吃了久違的肥前屋鰻魚飯;讓我想起在舊曆年去過台北假惺惺的王品台塑牛排,還有香港又貴族又平民的傭記燒鵝。

想寫些美食報導、還有經營方式引發的相關思考……
想寫些關於舊關係──拾年以上的,環保和回收利用… …
想寫關於著迷國賓電影院,不論啥濫電影我也去看的奇怪儀式……
還想寫中國最有環保意識登山團體和一般公眾間的差異……

不過,實在太忙了,就先預告好了。
本週就這樣賴皮了……

我的新生活 Quality of Life

71 發表於 2006-05-03 02:57

搬家後,成了全公司離辦公室最近的人了。事實上,辦公室和新家只要步行20分鐘。這樣的生活,似乎是城市規劃者的理想狀態。

所謂城市規劃者的理想狀態是:

工作和居住貼近,不用小轎車。
不消耗市區內的交通量:環保節能、又不用顧慮堵車的煩憂。

直接的好處是:

無須再去考慮上下班時間是否為尖峰時間;
無須死守在車上,盯著前車發呆,進入腦死狀態;

或睏到眼睛乾澀,還不能打瞌睡;
或無端的悲傷起來,只是因為堵車的時候忍不住要自問:

’難道天天幾個小時堵在路上,就是我生命中的重要組成之一嗎?’
‘被交通條件制約成的情緒條件反射,就這樣成為我的一部分嗎?’
‘日常生活的小小喜悅,來自我不需要的空停車位?’

如此可怕又悲慘的生活狀態……

和過去相比,現在每天多出兩鐘頭,就是從前花在通勤實實在在的兩個鐘頭。

現在的幸福生活是這樣的:

可以沿河散步、跑步,或是作家事、看閒書、看碟的兩個鐘頭。
每日早晨步行經過北京最美麗的一段河道──亮馬河。 20分鐘的步行,因著季節更替,每天都有不同的景緻。

漫步上班,感受季節細微的變換。

喜悅來自:發現河水解凍、柳絮飛揚、水草蔓生。
笑容來自:看見皮賴的小狗、瞌睡釣魚人、深情凝視老伴的路人。

我的新生活,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