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狀態報告

最近的大事 Recent Achievements

71 發表於 2012-08-20 05:21

老大四歲之後,表達能力進步很多,肢體也成熟起來。
就是對於戒尿布十分懶散,沒有意願、不想努力,所以遲遲還包著一大包。往往,一早起來還是乾的尿布,卻因為懶的上廁所,乾脆尿一把,接著再睡。

對於種種的訓練,我們也不好太強制,以免留下啥心理創傷之類的,說不好若干年後還要回來指責老父老母…那也只能用誘導囉?

imag0870.jpg
這就是成功的以『神秘禮物』讓老大連續一周乾屁屁的木頭鐵路之頒獎典禮。領導笑的很真誠….

老大最喜歡看的兩支DVD,分別為『神奇的狐狸先生 Fantastic Mr. Fox』,『瓦力 WALL.E』。

imag0899.jpg

walle-w-u.jpg

這就是他以手邊有的物件,所創造的瓦力幫伊芙撐傘….

夏日炎炎動物園

71 發表於 2012-07-18 01:05

夏天 動物園 親子時間

dsc05930.JPG
難得醒著的大貓熊

dsc05942.JPG
還很貼近 或是想要貼近

dsc05953.JPG
坐姿也可愛

dsc05955.JPG
我家這隻也長大了

dsc05984.JPG
也能自己爬上爬下 對鏡頭擺姿勢

dsc06001.JPG
竟然也能搔首弄姿….該擔心了嗎?

近照 Recent Photo

71 發表於 2012-06-06 04:29

工作偶爾需要出差,出差有害家庭生活,
為了要經常在一起,出差等於全家出遊!

dsc04637.JPG

dsc04634.JPG

dsc04631.JPG

寶貝們 My Babies

71 發表於 2012-01-05 04:31

dsc03868.jpg
很會搞笑 又能自得其樂的老大

dsc04010.jpg
搖搖晃晃一起走路的大小寶貝

言語 Small Talk

71 發表於 2012-01-05 03:43

每天,只有兩隻精力旺盛的小孩都睡了之後,我們才得以安寧。
如果,,運氣夠好,兩個被折騰了一天的老人還有力氣,也許可以有點『兩人』獨處的珍貴時刻。幾年下來,這樣的甜蜜時光的次數一隻手掌就夠計算了。

幾天前,和老婆聽著小朋友均勻的呼吸,一邊閒話,覺得好像又回到熱戀的時候。

一早忍不住給老婆發去一個簡訊: 『我想起我有多麼喜歡和你說話。』

Two Moms 兩個媽媽

71 發表於 2011-05-17 09:53

兩個媽媽爭辯著。
『我兒子比較好看!』
『我兒子才真可愛呢!』
反正就是互不相讓,我夾在中間又為難,又好笑。

一個是我媽媽,另一個是我孩子的媽…..,這是剛剛發生的事。

dsc07236.JPG

近日 Lately

71 發表於 2010-09-11 10:43

新成員的到來,絲毫不妨礙老大持續的探索新能力。

dsc07178.JPG
例如這樣的新招式。只要大人能做的事,我都要試一下!不管是哪種高度,甚麼難度。

dsc07198.JPG
睡姿還是一樣的豪邁,希望努努妹妹能淑女些。

dsc07179.JPG
心愛的女人們….

dsc07201.JPG
努努與同時期的哥哥很像

dsc07204.JPG
努努一定是佛…至少腳是佛腳

平常生活 Ordinary day

71 發表於 2010-03-13 10:53

養孩子,改變平常生活的主調。
從前,可以隨興,動靜皆宜。
現在,只能配合,家中最好。

生活中的樂趣和簡單卻忙碌的生活,不知不覺就過去了。
先分享小企鵝近照,平常的簡單幸福,慢慢再敘。

y02m02-060.JPG

y02m02-0392.JPG

非死不可的魚缸 My Fishbowl in Facebook

71 發表於 2010-01-05 03:31

周末要去六龜,到處找人幫我照顧’非死不可’的魚。
此好人只需加入這各遊戲就能幫我餵魚,不用密碼,還算方便。

密碼,
不論是給或拿,總覺得是重大的託付,或是過分貴重的禮物似的,兩邊的壓力都還挺大。

也順道想好了如何回報臨時保母的好意。
一定,不去偷這位好人的寶石…
一定,經常幫忙照顧他或她的魚….

保母的工作,其實也很簡單。
就是餵魚,魚到時間就會”便”出『寶石』。
收集寶石之後可以賣錢,就可以買更多的魚糧,或買入生產力更高級,寶石更貴重的魚….
如果三天不餵魚,就會餓死….

仔細想想,這些遊戲設計的目的就是讓人,多花時間在維護上,以不斷的升級,不斷的累積,來鼓勵玩家埋頭的『向上』…

很像資本主義鼓勵消費的機制,越消費越高級!
普卡、銀卡、金卡、柏金卡….

想起我曾捨棄的那些金卡….
於是,我戒了!

過往的幽靈 Fade Away Soldier

71 發表於 2009-05-08 05:39

淚水,被迎面而來的強風直直的吹向耳窩,卻因為乾燥的海風,風乾的很快,只剩下淚痕,平行地、直拗拗的印在臉龐。
我記得上次這樣的恣意時刻,是多年前在澎湖的畢業旅行。
dsc05093.JPG

澎湖!
路,還是一樣的寬直。
陽光,同樣的亮艷艷。
空氣,仍然聞到清甜的海水味。
dsc049961.JPG

dsc05014.JPG

右手把油門催到底,租來的摩托車很盡責的讓風更用力的打在臉上。

我記得,當年人車一體的禪味。
無止無盡的道路,似乎可以到任何地方,也不用停在任何一處。

我記得,當年只想發掘出跨下機械獸隱藏的魔力。
擁有相較其他路上『物件』更高的速度;對於我,他們也只是靜止不動的障礙物。

我是利刃,沒有障礙,銳利的切開車流。
我是流星,只在乎最閃耀的剎那。
我是過客,停留不是目的,旅程才是真願。

這些過往,片刻,在這一刻突然的湧現。
『像是生前遇見的幾朵金水仙,在黑暗的心室中閃閃發亮。』
(陳黎,不存在的戀人)

我是從良的飆車族。

是扎了根的吉普賽。

是逐漸凋零的老兵。

是被風吹出淚水的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