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美食報導

台東原生植物園 Yuan Botanic Garden

71 發表於 2007-10-30 11:59

台東旅行中,除了颱風繞過台東之外,就是原生植物園還有那魯灣飯店是兩個大大的驚喜!

簡單的說那魯灣提供許多的活動優惠券,而且附贈的自助早餐真是超好吃!!我與T 天天吃同樣的早餐,竟然一點也沒有吃膩。難道因為是池上米熬的粥…才這樣好吃嗎?
好吧,我很容易收買,也很愛貪小便宜….

重點在於,原生植物園啦。

原生植物園並不是台灣本土特有種植物的意思。根據是英文是音譯,而且顯然不是公營的。也就是說,這個植物園還是以營利為目的的。

那也沒啥不好,只要物有所值、是我所需也可以。
但是原生植物園比我期望作的更多、更好些。

對於號稱植物園,我想基本的要求就是要看到種種的植物,快樂的生長著。

進門,轉過一座黑色花崗岩的山牆,看到一畦畦各種植物,立著解說牌。水景設計也和植物交相呼應,配合在旁邊大吃藥膳火鍋的旅遊團,還真是貼切。
bontanic0710-01.JPGbontanic0710-02.JPG

水聲、風聲、火鍋聲;生生不息。
喔,植物解說牌上當然也有各種植物的功效。
bontanic0710-08.JPG
bontanic0710-03.JPGbontanic0710-04.JPGbontanic0710-05.JPGbontanic0710-06.JPGbontanic0710-07.JPG
在整各園區開放給遊客的部分,最中心的地帶有個兩層樓倒漏斗形狀的玻璃屋:就是產品中心,裡面賣的都是整個植物園的週邊產品。我一向不喜歡把旅遊變成購物團的….我認為,這樣的好品行、不愛消費的理性旅遊,一定要有堅強的意志抵抗起哄、清晰的邏輯堅持理想才能做到。

兩大包有機冷泡綠茶、香茅香皂、有機茶梅、有機豆干…..
對,這就是我們的戰利品。
要不是提不走,大概還會多上一行來描寫。

不過,邪惡的商人….有宅配…..

回到台北之後,懷念台東的好山好水好空氣。
買回來的冷泡茶似乎還留有當地大山大水的餘韻。

原生植物園,可以又吃又買。心理還有生理的、享樂還有智性的、樂活與心靈的;都在此被餵養。

出乎意外的有趣、比想像的還好。

紅色經典 The Red

71 發表於 2007-04-10 02:11

朋友介紹了一個有趣的主題餐廳。

筷子包裝的正反面如下圖.

紅色經典在北京的東五環外,基本上是荒郊野外。週四晚上七點多,將近一百個車位的停車場,竟然停滿了。

大門還在意料之中,簡單水泥外牆,掛著一個巨大的紅五星。
進了門,突然躜出來一個穿著綠色解放軍裝,帶著五星紅帽的小紅衛兵!

她世代位元…..錯了,這也錯得太高科技了。

她是帶位員。

進了兩個門,穿過大堂,才看出這裡的規模不凡。

像是我中學禮堂似的,排排座大概也能辦個一千人的講堂;外加上樓上的雅座,怎麼算也都是一個大型的禮堂。
不過,因為中餐的做法,用的是圓形大桌,再扣掉代表農業加工業的拖拉機,當舞台用的講台,算一算也就是三百人左右。

說起拖拉機,拾年前聽過一個故事,解釋了中國很多令我當時不解的現象。

我初初看見百年古塔旁,有一巨大煙囪十分不解。
古塔建立的原因是為了紀念北京最早建城的元大都,古塔也有幾百年了。
在這樣具有歷史意義的古塔旁,怎麼會出現一個極不協調的大煙囪呢?

我不能想像鹿港龍山寺旁出現汽車旅館。
也無法想像總統府旁是LV 旗艦店。
或是國父紀念館旁開了夜總會。

天寧寺塔,卻爲了張揚紅色中國的建立,突顯是工人、農人的革命國家,在資金及物質缺乏的背景之下,撥出資金在塔旁建立了高過古塔的煙囪….
僅僅是為了宣示新中國是以工、農、兵為主體的國家性格。

說遠了。

紅色經典除了紅衛兵領位员、工人裝上菜员、小村姑服務員之外,還有文化大革命時期的標語、海報等。
最不能忽視的應該是舞台上百分之百文革歌舞的表演節目了。

不能忽視的原因有二;其一,是音量。其二,當然是內容…..還有….

那個喇叭響亮的程度大概是給三千人聽的。
那個賓客參與忘我熱情的程度嚇到我了。

高音喇吧宣洩著亢奮的嗓音,激昂有力的演出像是社會主義國家雕像的集體復活。
觀眾、紅衛兵揮舞著紅旗,忘情嘶啞著唱著、叫著…”凍蒜!凍蒜!凍蒜!”

當然不是啦,不過熱情程度是一樣的。

是歇斯底里的熱情,是催眠般的集體意識,或是集體記憶還有對於過去的緬懷。

我在二樓冷眼看著這一切。

空間上的腑視,好像也帶來心理上的距離。

熱情到不能自己,必須站上椅子隨著歌唱大力揮舞紅旗的中年男男女女,

我不禁想著他們年輕時是否還更衝動?
在當年集體強迫症的誘導之下,他們是否更盲目?

這樣的集體失智,或是熱血沸騰
和我們藍綠間的壁壘分明,政客企圖操弄選民又有多大的不同呢?

最後,偷拍的照片明天附上。

肥前鰻 One of The Best in Taipei

71 發表於 2006-05-28 12:40

就在離王品不遠的中山北路巷子裡,可愛的麗嬰房大象房子深處,有我愛吃的肥前屋。

二十多年來,除了有次下午快三點才到,沒人以外;門外,一律是人龍一條在巷子…

沒有雅座,沒有VIP室,沒有週一,沒有預約。午餐11點半-2點半,晚餐5點半-9點半,過時不候。

一個不大的餐廳,營業時間很特定,幾乎都要排隊,又沒有啥雅座,人多時常得和陌生人併桌,服務員幾乎沒有笑容,那為什麼這樣受歡迎呢?為啥能夠經營三十年還一樣受歡迎?

當然是對食物本身的講究和追求,才能讓顧客不在乎環境、服務,這些食物本身之外的。

擠在肥前屋裡,在這樣一群好美食的人當中,心中有種為台灣感到自豪的感動。

看看來這裡的人,他們是多年常客、一家老小、上班族、約會的情侶、打工的勞工、休閒裝的老闆、鄰近的老人家、好友們的聚餐…完全能反映出台灣社會的多面向;還有,在「吃」這件事上的平等…好吧,至少在肥前屋這樣的美食之前,是民主又平等的。

美食不就應該是這樣的嗎?!美食不就是應該和乾淨空氣、清潔水、正當工作、公平正義的社會一樣,是基本人權的一部份嗎?!

不分職業的貴賤、沒有貧富的差異,在這裡,只要是喜歡這裡的美食,都一樣的排隊、都佔用同樣大小的空間。也就是說,食客們的肯定,肥前屋的自信,都只和食物有關。無關管理,無關服務,無關吃的速率,無關坪效。

這樣專注於自己本業的店或個人,我都喜歡,也都十分值得敬重;同時,也很樂意、自豪的介紹給我的香港、中國、美國這些外國朋友們。這是一種文化、一種內在的精神;是需要相應的社會條件才能發生的,才能允許這樣的店存活的。

肥前屋,很接近我理想中的美食。

關於肥前屋的相關網頁資料:

Yahoo 奇摩
http://tw.lifestyle.yahoo.com/6dab3070/050201/170/1yjqq.html

大台北捷運美食
http://www.himrt.com.tw/hifood/index01_07.htm

食客的blog
http://www.wretch.cc/blog/amy0313&article_id=2659643

王品牛 The Best Of Taipei…?

71 發表於 2006-05-24 04:24

被王品牛排的宣傳哄的…真的去吃了。周六的午後,長長的人龍,拿了號碼,在中山北路溜來溜去,和S講了兩個故事,才輪到。

這些等待好像是前戲似的…歐,前菜似的,就是讓胃口更好、享受更高、更容易high。

心理懷著這樣的期待,服務員領位時,穿過人聲雜遢有如海霸王大廳時,只想著「生意真好,真有台味」;領到等了許久的超狹小位子跟前時,先是倒抽一口氣,接著對自己說:這樣的尺度才親密…

最後,讓我崩潰的是點菜。

打開菜單,發現簡單的讓人抓狂。排列組合的可能,如果算進主菜、調料、飲料、甜點的種種組合可能,也只超過十種一點點…這樣的餐廳還狂受歡迎,一定好吃到不行,才能這樣的跩吧?!

那我就再妥協下吧。

「就你們最受歡迎的牛排吧,七分熟。」

就是衝著大名頂頂的牛排來的,豈可過寶山不入?

「先生,很抱歉,我們只有一種熟度,因為是中式的做法。」侍者帶著微笑,很有禮貌的說。

那個咪咪的眼光被我解讀成帶著憐憫的:
「你這傻瓜,連這也不懂…」
「嘿嘿,傻了吧!要不我們廚房得多費多少功夫準備啊。」

於是,我就在這樣嚴格又精確的控制下,吃了我的王‧品‧牛…

我像是集體農場的那頭牛,和我的同伴擠在牛欄理,一口一口的吃完精確的科學配方飼料,好讓我長得又高又壯;最重要的,很快。

0-3 分鐘 顧客就位
3-5 分鐘 上茶水;給微笑一,對白一。
5-7 分鐘 點菜;給微笑二,對白二-三。
7-9 分鐘 留白;問候一。
9-25 分鐘 沙拉、主菜、甜點、中間補水一次。
25-35 分鐘 買單、收拾、送客。微笑三,ending對白。
35-37 分鐘 清桌,重鋪食具。

除了精確的場景設計之外,我猜,在王品的某辦公室的電腦裏,大慨還有這樣的公式:

營業時間 / 平均用餐分鐘 * 每桌平均用餐費用 * 上桌率 = 營業額
營業額 – 成本 = 利潤

因此,利潤 = 簡化廚房流程 + 快速精確的服務 + 準確的市場促銷活動。

結果,這種用餐的個人經驗一點也不像是參予了美食,倒像是成為一串數字的一部分。吃得很集體、很無我、很無奈。

我幹嘛不去吃麥當勞算了!!至少,還表裡一致些。

(迷之聲:因為麥當勞開農場破壞熱帶雨林…)

平民與貧民 For Better and Worse

71 發表於 2006-05-18 08:55

今年初認識的香港朋友J是銜著金湯匙出生的千金。

她完全沒有刻板印象中千金小姐的驕縱和奢華; 相反的,卻有著平和的態度與務實的金錢觀。專業工作的家長,一個人在國外多年求學、工作的生活背景,從服裝、談吐,也都完全看不出是有錢人家的小孩。少了些爆發戶急於顯揚的焦躁,多了份從容和自信。

短短的相處理,也只有在她帶我們去吃香港的有名的小吃’鏞記燒鵝’時,才隱隱顯露出她不平凡的出身來。

香港鏞記酒家是60年前由一家大牌檔(路邊攤)發展到今天在中環有大樓的飯店,著名的菜像是燒鵝、叉燒這樣在香港街頭隨處可見的小吃。

聽她說要去之前,我特意拿出張國立、趙薇寫的’香港飯團’這本書,指著鏞記燒鵝那一頁,表示我也知道這地方。J 簡單翻了下,笑了笑。

到了鏞記,正是吃飯的時間,人聲鼎沸。我擔心的看著擁擠、吵雜的大廳,一邊煩惱不知道要排多久才能吃到….J 卻輕車熟路的引領我們走向旁邊的入口,上了四樓。

四樓不大,約莫四張六人桌,另外六間在走道兩側稍大的包廂,共用一個專用的電梯。

到了位子,有位約莫四十歲的帶位經理上前和.J 打了招呼。他倆之間熟悉的程度,遠遠多於餐廳熟客和工作人員之間。一行人坐定之後,點菜之間,J和帶位經理更話起家常。對雙方家中成員的近況、喜好都十分熟悉。

點完了菜,好奇的我們忍不住仔細的盤問J一番。原來,這位帶位經理已在鏞記燒鵝工作了三十多年,J一家人也經常在此用餐也有同樣的年頭,這位帶位經理漸漸地就成了J一家人的熟識;安排J家的合適的口味、喜歡的角落,在一大鍋皮蛋中精心挑選更好的、在一大串燒鵝中選隻儂纖合度的…種種便利。

席間,對於鏞記的口味自然是贊不絕口,也很驚訝的發現,在四樓包廂中進出的有許多知名人士。據我的朋友們說見到周星馳…我因為背對著走道,無從確認。

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其他桌的常客、貴客們,竟然開始發起紅包給相識的經理、跑堂、幫工、清潔婦….. 我知道是香港的習俗、我知道是舊曆年…但是,這也真是溫情脈脈啊….

美食之後,除了暖哄哄的肚皮,還有飽滿溫暖的心情。只是,回到一樓,又看見一樓茶樓般的熱滕,還有長長的人龍。

忍不住,我覺得自己很平民之外,還挺貧民的,這說的可不只是可以具體丈量的財富這個層面;這樣的另類體驗,我很貧民, 也很匱乏。

香港鏞記酒家 http://www.yungkee.com.hk/menu/menu_takeout-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