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717

指揮鏈 Chain of Command

71 發表於 2008-11-07 03:55

看來這樣的權力結構短時間是不會改變的了….

權力的定義當然是能有效的行使管理權,這話的重點與關鍵詞是”有效的”。光是說,或是只有一個頭銜,上級卻指揮不動下級,那叫做虛名,叫做架空。

因此,權力結構的定義就成了,有效指揮鏈的從屬關係。換句話說,甲能指揮得乙,甲就是乙的上級。依此類推,就能得到一個組織的完整權力結構圖。

軍隊、警察、學校、公司這些功能單一,又相對封閉的環境,通常權力結構就是個簡單的金字塔。高高在上的總司令、局長、校長、董事長,再來是幾個人的副領導,一層一層往下,人數也一層層的多起來。

高高在上,收入豐厚、坐擁資源的領導與低低在下,入不敷出、如奴工般的基層。

你看讓全台灣都蒙羞的前總統,你看金融風暴前的華爾街高層,你看遊行示威受傷的員警。

這些權力分配所帶來的現象往往也出現在一般家庭中….

我們小企鵝一家,權力結構卻不太一樣。

T 當然是我的領導,小企鵝是T 的領導,我是小企鵝的領導。
多麼的民主、多麼的平權、多麼的棒打老虎!!

不是赤裸裸的權力分配、也不是資源競爭分配的後果,只是….
簡單的因為,誰愛誰多一些,就更甘心的奉上自己的自主權,變成聽話的乖乖犬。

這個規則完全適用我和T的關係,T和小企鵝的關係。都是甘心做、歡喜受的結果。規則在我家唯一的例外,就是小企鵝雖然不甘心,但是會一邊抗議卻同時服從老爸的命令。

我猜是因為嚴厲、不輕易退縮、不受淚眼攻擊的影響。嗯,不談判、不妥協、不嘻皮笑臉的對待小企鵝。說白了,就是暴力集權統治。

那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
終有一天,小企鵝將會崛起,將會壯大,將會反抗。

親愛的寶貝,父權統治者滿心期待著你公開反抗、宣稱獨立那一天的來臨。

pea-2.JPG

pea-1.JPG

反抗的形式:
resis-4.JPG

resis-2.JPG

我相信我的未來是光明的!! 人民終將站起!!
fu.JPG

代價 Cost

71 發表於 2008-07-29 07:03

孩子經常帶給我們無數的喜悅。

柔軟的身體、胖藕般的小手、純真的笑容、天天多會一點的表情。
這些簡單的滿足所支付的代價卻很難估量,也沒真的會去在意。

前幾天,看到這幾張嬰兒用品的廣告,覺得真是了解媽媽的人作的。
這幾張廣告其實很保守、也很中規中矩,每一張都以可愛漂亮的嬰兒畫片中心。如果只是用圖像來打動父母的心,這樣也不值得介紹了。

真正厲害的是文案。

這是第一個,
firstpage.jpg
『我們知道你已經沒空把雜誌翻完,所以我們把這頁放在最前面。』
是的,養育孩子除了念書給他聽之外,有空看書的時間只有上廁所啦。還得留神聽聽外面的動靜。T 有時不得不讓小企鵝在門口坐著聽媽媽在裡面說話。

jeanfit.jpg
『最快樂的時刻有兩個:一個當然是寶寶出生的時候,另一個就是又能穿進牛仔褲了!』
嗯,我記得 T 很得意的那一刻,燦爛笑容的瞬間。是後者那個狀態。

cinema.jpg
『記得你最後一次進電影院嗎?』
……不記得….

holenight.jpg
『記得你上一次何時一覺到天明嗎?』
也不記得….

真能打動人心的廣告啊!不過,到底賣啥啊?

小企鵝的一天 One Fine Day

71 發表於 2008-06-24 01:48

早上醒來之後我喜歡沉思。
看著天花、看著心愛的玩具。

接著先用半天仔細想想今天要怎麼開始玩。
當然,還要記得給親愛的爸比、媽比一個燦爛的微笑。
a211-0806-069.JPG

我現在也很會擺姿勢喔!
看,我和媽咪一樣的帥喔。
a214-0806-084.JPG

a214-0806-083.JPG

我最喜歡黏著媽咪了。
吃飯只給媽咪餵,睡覺也只要媽咪哄….

至於那個怪老頭,就洗澡、換尿布還有玩耍時陪他一下就好了,不然沒人理他也怪可憐的。

我就是喜歡拍照,尤其是我的六塊肌….咦?!你這個怪老頭,拍哪裡啊?
a204-0806-015-2.jpg

a204-0806-016.JPG

我最喜歡塔克叔叔了,每次都送我好東西。
不只好用,也都特好玩。

我剛出生他就送我嬰兒床、玩具、衣服….現在,又從大毛哥哥那裏接收了這些好玩的洗澡玩具。
小丑氣球在水裡飄呀飄的,還會發出叮叮咚咚的聲音;現在我一洗澡就忘了時間。
嗯,我長大也要學塔克叔叔玩火車軌道…..(喔,這樣會太直白嗎?)
a209-0806-052.JPG

a209-0806-050.JPG

玩累了,就要辣妹陪我….
a215-0806-085.JPG

天性 2 Force of Nature 2

71 發表於 2008-05-27 02:20

T 斜眼瞪我一眼,眼光是不信任與冷冰冰的。
她說:『那你再說一次!』

關於孩子養育的問題,我一向認為母親的話語權最大,媽媽理當是唯一當家作主的人。因此,其他閒雜人等,像是孩子的爸、爺爺、奶奶,只能當當鄉民、打打下手。孩子的媽說話時,最好乖乖聽著;孩子的媽在分配任務時,最好低眉順眼的服從。

『嗯,每三個半小時餵一次奶,每次170cc….』
我看著T嚴厲的眼光,回答時不禁有點戰戰兢兢地。
T 因為明天要進辦公室開會,大半天不在家,只好很不放心把孩子”暫時”託付給我。這應該算是行前的任務分配檢查。

T銳利的眼光沒有任何改變,說明還要我繼續說下去,還要更詳細些才行。

『母乳解凍後與新鮮母乳各一半均勻混合,分五次逐步加溫;所以大概需要在喝奶40分鐘前開始準備。170cc中,沖泡奶60cc,溫度45°C,奶粉兩標準匙….』
說到熟悉的部分,越來越自信,語速也流暢起來,只是,對於溫度有些不確定,不太記得是45°C還是55°C,我遲疑的看了眼T,她沒阻止我,看來是猜對了。

『60cc其中15cc的部分…..』我心裡鬆了口氣,繼續往下敘述。
這種不確定感,當然躲不過T的火眼金睛。

她打斷我的敘述,問道:

『你這樣就叫做”喜愛孩子”喔?!』
咦?我大吃一驚,想不出這問話的意思是啥?前後關係是啥?

腦袋飛快運轉,試圖找出這句話的前因後果;我曾經說過的話?她心裏的形象?某個前男友的標準?

心裡想,最壞的情況大概就是我照顧孩子的方式,不能達到她的標準,T在失望之餘對我下的終極判斷。

心裏一著急,說話也磕磕絆絆的。
『哪..哪裡錯了嗎?』我急著想找出話中的真正含意,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個很中性的問題,企圖隱藏在我心裏各種亂七八糟的活動。

『我覺得,你更喜歡做你自己的事,你根本就沒把照顧孩子當作一件事!』T生氣的說著,眼睛泛著淚光。糟!事情嚴重了!

『你更喜歡玩你的電腦、經常不準時餵孩子、孩子沒吃到足夠奶量你也不擔心….』一連串的罪證數落下來,事事有原因,卻也件件屬實。

看著T淚水滑落臉頰,我反應方式的選項越來越少了。

據理力爭,分辨說這只是照養孩子的方式不同;太理論了、這種時候理性可不姓李。
概括認罪,以安撫為第一要務,可惜已有第一滴淚,為時晚矣。
沉默是金,需要冒著被指責冷漠的危險….

第三個選項還沒跑完,T又來兩重拳:
『早知道,就不要結婚了!』碰!正中右臉!心裏插上一把刀。
『早知道,就不要生小孩了!』碰!再中左臉!再插上一把刀。

我看著哭著稀哩嘩啦的T,看著這個否定掉幸福關係的女人,看著否定掉快樂小家庭的母親,不禁有種熟悉感…..

PMS?嗯?』

當天稍晚,我們一家幸福的吃著各種巧克力。PMS風暴之後的和解,很幸福。

延伸舊文
天性 Force of Nature
a174-007.JPG

a167-035.JPG

硬件 Inherited

71 發表於 2008-04-01 04:52

T 是非常盡職的母親,在教養孩子方面,知識豐富、不斷探求新知;在對孩子方面,更比我仔細、耐心的多。

‘乖乖吃奶喔,母奶很有營養;又有抵抗力….’
T最近煩惱的是孩子有厭奶的頃向。

‘吃完乖乖睡喔,睡覺才能長高喔….’
T最新煩惱的是孩子身高、體重比。

上週,我們推著嬰兒車,在公園散步時T 還憂心的自言自語。
‘體重還不錯,是90%;身高怎麼就只有75%呢?’
我知道說的是,對照嬰兒成長曲線的百分比。按照這樣的發展趨勢不變的話,小企鵝顯然會變成大企鵝,或是胖企鵝。
不過,我比較喜歡無為而治的養小孩;更何況,現在煩惱這個也太早了點。我還是當個聽眾就好了。家裡有一個人擔心就夠了。
接下來,T說的話卻讓我很難置之不理,繼續當偷懶的專業聽眾。

‘男孩子,一定得高才行….’
我轉頭看了T一眼,發現她還在自言自語,完全沒注意到我的反應。我可不算高啊!

‘不高的話,就要帥…..’
哼!我也不算帥,只能說不難看。再看她一眼!

‘如果不高又不帥,也要比例好才行….’
五年級前段班還有啥比例,我的白眼越來越凌厲…

這時,T總算發現我瞪著她了。
‘不高不帥又沒有比例的話,怎樣也不能禿頭啊。’
說完給我燦爛一笑,抱著我,順便拉我的手。

原來這種情況才能聽到真心話。幸好,我是那種很好安撫、容易照料的簡單男 (EZ 另翻,隨便男)。
反正人都嫁給你啦,偶爾被間接的嫌下也不算啥。再說,聰明美麗的T願意嫁給不高不帥又沒有比例的71,大概也是因為看到我不禿,又愛國的優點吧!

要有光! Let there be light!

71 發表於 2008-03-05 01:15

lb-light0803-01.JPG

T 說:”要有光!” 於是,就有了光。小企鵝再也不會在黑暗中醒來,太陽燈總伴著他。

T 說:”要有熱!” 於是,就有了電暖氣。我們家也開始處於恆溫狀態,小企鵝再也不需要適應多變的氣溫。

T 說:”要能凍!” 於是,就有了專用電冰箱。小企鵝的母奶就能囤積起來備用,不用擔心被其他食物污染。

T 說:”要有聲!” 於是,小企鵝就有了專用音響。喝奶、睡覺時就能放各種情境音樂。
lb-light0803-03.JPG

lb-light0803-04.JPG

—————-我是換鏡頭的分格線—————-

T 一向溫良恭儉讓;只是,為母則強。T說這些要求時,一點都不是用來商量的。

—————-我還是換鏡頭的分格線—————-

自認是較高標準的環保實踐者;與某幾個前任無法相處的主要原因之一往往是,”要有房、要有車、要名牌…”是對方的基本國策。

和T再相遇時,發現T與我的物質慾望都不高,也不是名牌的崇拜者;對於環保議題關心且身體力行;簡直驚喜連連。開花不斷。目前為止,T 和我都覺得無須買車、盡量搭公共運輸、低物質慾就是對環境友善….
我們婚後一起共同生活,一週所產生的垃圾也不過就是一袋五公斤的垃圾。

直到,小企鵝出生。
整晚亮著的夜燈、恆溫的房間、龐大的冰箱、每週至少兩袋12 公斤的紙尿布。
我和T的環保理念,理直氣壯的消逝無形。

—————-我是本文最後一條分格線—————-

有感於杜生之的麟兒難獲一文;
低出生率對環境也許是好事,但也只有對環境而已。
這讓我想起科幻小說的末日景象。人口少到所有的設施都無法支持,農業、醫療、公共交通….

對台灣而言,持續的低出生率,對於人口結構、未來國家競爭力、教育基礎設施可能都是場災難。

最後,當然還是希望我們的留給小企鵝的大環境,是健康乾淨、永續經營又有競爭力的。
49d-0801-36.JPG

a103d-0803-05.JPG

106d-0803-27.JPG

明天必須更好 For Better & Better Only

71 發表於 2007-11-28 07:21

那天,毫無徵兆的,T的陣痛就開始了。
一開始,我們也沒絲毫戒心,畢竟離預產期還有整整三週呢!

mani-01.JPG

mani-02.JPG

幸好敏感又專業的醫護人員,早早就讓T帶上監聽胎兒心跳(左方曲線)、子宮收縮儀器(右方曲線);儀器功能很優,能夠預防胎兒各種意外,確定孕婦的生理狀態。我嘴上沒說啥,心理其實覺得簡直酷畢了!!這根本就古墓儷影的羅拉的基本裝備嘛!看,我們家T 也和安琪麗娜沒啥差別的。
pain-2.jpg

不過,光比較第一張開始還有第二張末期的兩條曲線,就知道生產過程有多辛苦。在這裡,認真的向古往今來的媽媽們致敬!!謝謝妳們,為人類承受這些苦痛。

生產的過程還算順利,這應該是寶寶對世界的第一眼,如果視力夠好的話;像是被外星人綁架似的。

firstview.JPG

台灣的醫療環境,確實比對岸好的多,這也表示將來台灣在醫療領域還有大商機。硬體(硬件)當然容易一些,無非就是符合標準的建築、新穎的儀器;更難的、也是台灣更能提供的還是軟體(軟件) 的部分;像是無須擔心醫護人員的道德、職業素養。
nursing-1.JPG

免於被敲詐勒索的恐懼、得到適當公平的醫療、也應該是基本人權吧!?(不然,要國家幹嘛?)

我們的小豬寶寶,也有黃膽。我們是沒經驗的爸媽,天天憂心煩惱,(其實不必,很常見。不過知識在此對抗不了感情。)卻發現我們家寶貝,還挺享受這個治療過程。

sunbath.JPG

很想用PHOTOSHOP 幫他配上,

一杯插著雨傘的雞尾酒….

還要,
一位穿著三點式的辣嬰…

臨別依依 Before I Go Go

71 發表於 2007-11-06 06:27

又要到北京出差。

這一次T要送我到機場。出門前我把身上叮噹亂响的銅板全數給她,順便要求要買一份中時、一罐冷飲。這可是路上必備的精神、物質糧食。

T 看了眼滿手大大小小的銅板,冷眼說
“這麼多…乾脆買瓶紅酒把你灌醉,免得你在機上調戲空姐。”

喝!無中生有,亂我名聲;這根本就是挑釁的行為。
我帶著諷刺的語氣反擊說
“那你幹麻昨天不清槍更簡單些?”

T 的心情顯然在微辣狀態,不急不徐的、不痛不癢的說。
“唉,誰叫我被你甜言蜜語說忘了;不過,我看你Reload 那麼快,清槍也沒啥作用。”

哼,這話裏有善意,就不追究亂我名聲的罪名了,讓老婆大人有台階可下,這樣才能維持長久的和平。
“唉,現在可不比年前還能一夜五次郎….Reload 也要好幾天才行….”

還沒說完,發現T 大眼盯著我說
“我們什麼時候一夜有五次了?!”

糟了!!!難道是我記錯對象了?

“唉,幾次不重要,重點是現在上了年紀,大腦能指揮小腦,小腦不會亂跑。”

於是,發福的中年我,還有發育完整的孕婦,兩個圓圓小胖胖,互相扶持著、走著搖搖晃晃的企鵝步,一邊走一邊咕嚕咕嚕鬥嘴鼓。

背景應該是夕陽,我們在音樂中慢慢的淡出….
平淡生活裏,相互熟悉的兩個人,善意的相互逗弄著。

這是故事裏不會描述的細節,這是比想像更美好的新體驗。

T 的夢境 T’s Dream

71 發表於 2007-10-09 12:07

我在書桌,T 還在沉睡著。突然地,她開始喃喃自語、頻率越來越高,口氣越來越糟,接著就清醒的,大聲地叫我。

我走到她身邊
“怎麼啦,寶貝? 做惡夢啦?”我問。

“不是惡夢,你很可惡!!”T 不太高興的說。
看來即使不是惡夢,也是不太愉快的夢境。我賴著躺到她身旁,試圖安撫地抱著她。

過了幾分鐘,T平靜下來,開始訴說剛剛夢的內容。

“你去參加了一個聚會,在你前女友的家中,碰見幾個名人;然後你回家後一直跟我炫燿…”

聽人說夢境都很有趣,尤其是剛剛睡醒,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亂七八糟的各種情緒、恐懼、猜想、可能都像大雜燴一樣的攪混在一起。

我沒立即發問,準備讓T 將她的夢境裏的各種心態都一古腦的說完。
剛做完夢,殘留的情緒都是最簡單又清晰的,遺忘和清醒來的一般迅速;這是難得的機會,只有少數的機會,才能如心理分析醫生一樣地完整、清醒的傾聽。

喘了口氣,T 接著訴說她的夢境。
“我就很生氣,正好我的前男友打電話來,約我吃飯…..”

喲!越來越精采了。連前男友都出現了。

“我就想,你能去陪前女友,我當然也能去陪我的前男友。”
看來精采的還在後面,我靜靜地不作聲,等待高潮戲的來臨。

“還沒約好時間,正商量著時間、地點,你就回來了…..”
嗯,這個夢境具有所有八卦電視劇的必要內容;報復的快感、偷情的刺激、元配凝視的罪惡感…

“我一邊想約,又同時怕你發現…”
呼!…T 不知道的是,那一剎那,我心裏鬆了口氣。即使在夢裏,畢竟,她也是很在乎的。

“然後我就醒了!你真的很可惡耶!”
T 氣憤的轉過身背對著我。看來是該要讓理性左腦甦醒的時候了。

“妳氣憤的原因是因為我去見了我的前女友,而妳還沒有約到前男友,對嗎?”
我問道,企圖找出情緒的來源。

“對啊!這真是太不公平了!” T 毫不猶豫的回答。

“那這樣好了,我也去作夢,讓妳去和前男友吃飯,而我卻和前女友見不到面,如何?”我討好的說著計畫中的夢境。

T 呼的轉過身來,帶著滿意的笑容。
T美麗但迷離的笑容,隨著眼光逐漸的清醒,開始變成迷惑、還有羞靦。

我們倆相視大笑。
為了平衡T夢裏的不平,所以我得去夢中改變劇情。
在夢與醒之間的神秘之地,也許只有夢才是另一個夢的解方呢!
清醒之後再回頭看夢境,真實的夢有如荒謬劇一般。

717 & 7172

71 發表於 2007-10-01 11:00

與T 相處,經常在言語上做智力較量;平時溫良恭儉讓的她,這時候,也會變成伶牙俐齒的毒舌派。

那天,我略帶炫燿的說:
“妳知道嗎?我為了妳,放棄了一大片的森林,只擁抱妳這唯一的樹。”說的時候,還誇張的把雙手張開到最大,形容那一大片沒被我去開墾的森林,還露出不勝惋惜,那許多的可能性。

T 冷冷的轉頭瞧了我一眼,毫不留情的說出事實來:
“算了吧!你是見一棵抱一棵,最後才抱到我的吧!?”

我還沒發現T已經進入戰爭狀態,還不死心的想要版回一城,接著說:
“喔…這樣說來,我是一路伐木過來,’才找到妳的….”

T 立即接口糾正我;
“才不是呢!?你是一路被別的樹踢到這裡,迷失在森林深處,我不忍心才收留妳的。請注意,不是伐木工人,而是在森林迷途的遊人。”

T 看已經大獲全勝,我也很認命的承認所有犯了或是未犯的罪行,她開始安慰我說;
“你至少還算好心,即使被這麼多樹嫌來嫌去,也沒有想要點燃一場森林大火。”

T 就是71的妻,是717;我們的兒子是7172。今天大毛給他的暱稱是企鵝…..
命名,似乎是魔法般的給予約束,或是變成守護者一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