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非官方說法–中博主 團副專欄

團副非洲行 第3-4日 Africa Trip Day 3-4

71 發表於 2007-06-08 09:55

2.13 第三天
7:00集合繼續safari,看數不清的飛禽走獸,吃沒完沒了的西餐,享受越野車的顛簸和非洲大草原上明媚的陽光。

這裏有一種仙人掌類植物長得很高大,有三層樓那麼高,同伴說在北京這樣的植物能賣1萬美圓一棵,司機david聽到後盯著滿山遍野的仙人掌眼睛放光,就快把車開溝裏去了,我們開玩笑說如果他能把這一小山包的仙人掌活著販到北京,他可就發大財了,他哈哈大笑:“那我就是肯雅的比爾。蓋茨了!”,還說明年我們再來就來這裏找他,他肯定在刨樹。

這兩天在納庫魯一共遇到兩撥7個中國人,4個女的來自廣東,一個三口之家來自大連。
約10:00,我們按計劃離開這裏,趕往內羅畢吃午飯。今天最終目的地是坦桑尼亞的Arusha(阿魯沙)。
返回途中路過一個比較大的賣非洲木雕的作坊,前店後廠。因為計畫是在整個旅行結束前一兩天進行採購,所以只是大概逛了逛,沒多加留意,其實後來回想起來才發現,這裏木雕的藝術水準比後來我們去的市場和作坊都好。

12:30到達內羅畢,在原來住的酒店午飯。14:15坐車去坦桑尼亞。沿途路況不好,柏油路破損嚴重,車速也快不起來。
迷迷糊糊中被同伴們的叫聲驚醒——乞力馬札羅山!還沒有到邊境已經可以隱約地看到山頂的白雪,傳說中的乞力馬札羅的雪就這樣出現在了眼前,看看表,16:45分,心情迅速的激動起來,興奮,感歎,擔心交織在一起,大家顧不上汽車的顛簸,都在不停的按動快門,同時心裏打著問號:“能爬上去嗎?”

17:30,終於到達了邊境,象一個混亂的小村莊,稀瀝瀝的又下起了小雨,小販們把手鐲等小工藝品硬往我們手裏塞,說可以免費給他們照相,代價是買下這些東西。算了吧,我們帶的鏡頭足夠離幾十米在你不知不覺中給你來個大特寫的,比你擺的姿勢還自然的多呢!哢嚓哢嚓,沒發現吧?哈哈!感謝高科技!

出關,入關,50美圓過境完畢,18:00上車。太陽已漸漸地落山了。
在一路坦桑尼亞貧困村莊裏點點油燈的伴隨下,20:00,我們到達了阿魯沙的Impala Hotel。
酒店是80美圓/間含3餐,設施相當於北京的3星酒店,服務很一般,態度象以前國營旅社的服務員,都是社會主義國家,雖不親切,但很熟悉,無所謂了。

匆忙入住,收拾,開始晚餐。飯吃不慣,啤酒還是不錯的,尤其牌子還是Kilimanjaro!
我們的高山嚮導Summy今天也開始正式進入角色,飯桌上很負責任很專業地反復強調著登山的注意事項等。
登乞力馬札羅山對挑夫有一項規定,每個挑夫最多只能背18公斤行李,在每個營地都會有管理人員稱重。據說一是為了保證體能,二是有錢大家掙,增加就業(這條是我瞎猜的,不一定靠譜)。所以吃完飯我們就收拾自己的行李,把估計這7天不用的單獨打包,明天出發前寄存在酒店。
這時一種感覺出現了,我的嗓子隱隱作痛,糟糕!咽炎犯了!很瞭解自己,如果壓不住,明天炎症就會發起來,然後是重感冒,一個星期才能完事!TMD!估計是這幾天比較興奮加煙酒過度,昨天又穿著薄薄的速幹衣淋了點雨。唉!一把消炎藥吞下肚,阿彌托佛,但願明早起來咽口唾沫嗓子沒事。惴惴不安的迅速躺下,睡!

2.14 第四天
5:30,咽了口唾沫,沒感覺。好了?再咽,不對,再來,生疼。完蛋了!不詳的預感逐漸籠罩在心頭,但好象現在就決定下撤還是早了點兒,一步都沒上呢!試試吧。
6:30,起床,吃飯,加一件事:吃藥。
酒店大堂已經熱鬧非凡了,從衣著裝備上看出大部分人和我們一樣是去登山的,院子裏停滿了越野車,基本都是陸虎defender,很多黑人正在把大包往車頂上放,應該是挑夫們了。我們分乘2輛陸虎,還有一輛麵包車載著挑夫和行李,9:30,開始奔赴神往已久的乞力馬札羅。
路上發現自己的小沖頂包腰帶磨損的快斷了,在一個小鎮買水時,看見路邊有一個黑人老大爺坐在一架縫紉機前,便趕緊跑過去讓他幫我修一下,不知是年齡大了還是手藝太潮,在北京地攤兒3分鐘解決的事情,折騰了20分鐘,還得我連說帶比劃的教他怎麼弄,最後線頭也還是亂七八糟,好歹結實了,美觀也就不計較了,回來在車上向我們的高山嚮導告狀,他說這裏的手藝就是這個水準,做一輩子也沒什麼進步。心想,要是有個廣東服裝廠的打工妹來這支個攤兒,這位老大爺飯碗早沒了。難怪到處都是made in CHINA呢。

12:00整,車到達乞力馬札羅大門,海拔2200。我們計畫走lemosho線。
13:00完成登記,姓名,年齡,國家,護照號碼,住址,職業….等等,看了看,最近沒有中國人從這裏進入。繼續坐車前進,路況真差車真牛,第一次切身體會到真正越野車的厲害。

14:55到達徒步登山起點,海拔2350。午餐。在國內也經常在山裏野餐,可真是萬萬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場面,桌子,凳子,桌布,盤子,碗,還有專門喝飲料的玻璃杯,水果飲料主副食一應俱全,而且擺放的整整齊齊,這要是再有一個房子整個就是一西餐廳啊!乖乖不得了,驚著了!挑夫啊,萬歲!
16:00,邁出了我在乞力馬札羅山的第一步。大包糧草等輜重我們不用管,只背裝著隨身物品的小包。

山並沒什麼好看,比小五台差遠了,只管埋頭走。隨時注意著自己的狀態,真是不太好,炎症明顯在迅速發展,可能已經到了氣管甚至支氣管,頭也開始發暈,幾乎沒有強度的兩個小時,我卻大汗淋漓,呼哧帶喘的走成了最後一名。同伴中小胡小楊是第一次玩戶外,看著他們輕鬆愉快的神態,我預感到這次老天是不想讓我登山的願望得逞了。

18:25,強做笑臉,到達營地。
帳篷已經搭好,說是雙人帳,實際比三人帳還大,帳篷裏居然已經鋪好了厚厚的褥子,放好了枕頭!還有一個巨大的大帳是餐廳!餐廳裏還站著兩個服務員負責沏茶倒水!再次被驚!

在這個營地紮營的還有其他幾個歐美國家的隊,比我們還腐敗,我們是凳子,他們是椅子!我們一個大帳,他們兩個還對接在一起!狂暈!這樣爬山真是太腐敗了!心裏的感嘆號早已經乘以N了!

吃飯,吃藥,海拔2800,明天上3500,海拔還不高,再扛一天試試。睡。

無責任視覺編輯 by Takol

團副非洲行 第1-2日 Africa Trip Day1-2

71 發表於 2007-06-01 09:09

我的北京老友團副,在過年長假期間去了一趟非洲,登了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馬札羅”。
他總共21天的遊記原來是為了資訊交換的 旅遊網站 所寫,一開始更像是紀錄… 不過呢,人的特質是藏不住的,遊記的後半段非常的引人入勝。

由於,文字量、圖片眾多,各位會消化不良,我也來不及編輯… 所以,分成幾次刊登,請享用。

以下, 第一還有第二天的內容.
本專題預計每週五更新


兩個月的功課,計畫,聯繫,見面會,機票,簽證,打疫苗,購物等。

2.10-2.11:第一天

2月10日晚11:30 北京起飛,阿聯酋航空公司的服務不錯。
本以為全程都是英文,清醒的時候都聽不大懂,迷迷糊湖的就更不想管他嘟囔什麼了,無非是收好小桌板系好安全帶之類的套話。睡覺。

快降落時被廣播裏一句字正腔圓的國語驚醒:“請乘客把耳機交回給乘務員”,只一句,又開始嘟囔鳥語了。我以為睡迷糊聽錯了,問了一下旁邊同行的哥們兒,他也聽見了。嘴裏不由得脫口而出:“TNND” ,下面就不知該說啥了。

收好小桌板,系好安全帶,經過9個小時難熬的飛行,終於在當地時間2月11日早4:40到達阿聯酋迪拜機場,像出了監獄一樣逃下飛機,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氣,坐擺渡車到候機室。

人多的像北京火車站,地上橫七豎八的全是睡覺的人。看到的人們的膚色已經和在北京不一樣了,變深了。沒事幹,逛免稅店,在一層很容易發現一家店是買工藝品的,看中了一張不錯的茶几,決定回來時再買。其他和各地機場的免稅店大同小異,香水,服裝,巧克力…… 大量商品made in CHINA。.

累了,7:00,我也倒,有防潮墊和睡袋,滋潤。10:00,飛往內羅畢。
內羅畢時間14:30準時降落。膚色開始黑壓壓一片了。15:45出機場,summy已經帶著他的團隊在等候我們。天氣真好,晴朗,潤澤。一行9人乘兩輛麵包車,奔赴酒店,路上就看到了長頸鹿,更對非洲之行充滿了信心。
從機場到酒店約45分鐘,Boulevard Hotel,80美圓一間含三餐,屬於中檔酒店,真不便宜。地處內羅畢市區的西北角的城鄉結合部,附近有肯雅國家博物館,國家劇院,內羅畢大學。徒步均5分鐘左右。

院子不大,長滿了國內也有的花草:三葉梅,扶桑,金銀花,虎尾蘭,龜背竹等,只是個頭很高大,茂密。在酒店吧台買了瓶1升的礦泉水,200KSH,乖乖,真貴,再一看,2002年到期,喝一口,還行,湊合吧,和為貴。
放好行李,簡單洗漱,在院子裏瞎轉,問門衛出去是否安全,他說“No!”,因為星期天和晚上,馬路上人少,都不安全。只好放棄,初來乍到,先忍著點兒吧。和summy開會,討論確定旅程。

18:00回房休息。

19:00晚飯,一堆西餐,看著想吐,米飯還不如中國最難吃的大米好,一粒一粒的,有夾生的感覺,肉嚼不動,一堆刀子叉子勺還不如咱們中國人兩根小棍兒管用,也不知這幫老外怎麼進化的。要啤酒喝吧,Tusker,肯雅最常見的啤酒。Krest,除了可口可樂最常見的飲料。

吃完,困,洗澡,水很小,電扇一開就嘩啦嘩啦亂響,我和它一起顫抖,估計繼續顫抖的後果就是它頭先掉,然後是我的。
房間裏有蚊帳,但還是把蚊香點上,又抹了一身驅蚊露,才敢塌實躺下。22:00了。

2.12 第二天

估計是時差的原因,四點半就醒了。
內羅畢比北京晚5個小時,海拔1600米,昨天匯率是1美圓換67肯雅先令。汽車是右舵,靠左側行駛。
自助早餐,繼續和自己的胃過不去,不怪我,別說油餅豆漿小籠包子,這兒就連煮雞蛋也沒有,牛奶都是用20毫升左右的小碗裝的,那是人家喝咖啡用的,我真不好意思把一大盤子小碗牛奶全裝自己肚子裏。突然開始抱怨自己咋那麼挑食,還號稱玩過戶外呢,忍著!

今天要離開內羅畢,奔西北方向去納庫魯湖(Lake Nakuru National Park)看火烈鳥。中間會順路經過東非大裂谷。
9:00出發,車是兩輛經過改裝的麵包車,頂可以開啟。

司機David,很健談,一路不停的用我們能聽懂的英語和我們開玩笑。出城沒多久,路上就有持AK-47的員警攔車檢查,這小子居然闖了過去,後面那車被攔住了久久跟不上來。我們用對講機詢問他們情況,好象也沒什麼事,就是那幫員警對他們帶的大炮一樣的相機感興趣,問能不能當成禮物送給他們。真敢開牙!

約11:00,我們車停在了東非大裂谷的觀景點,就在路邊。

有一些商鋪銷售當地的工藝品。約20分鐘,後面的車也到達了,拍照,和小販聊天砍價。因為近些年中國人來的逐漸多了些,他們也會用中文說 “你好,中國,北京,上海,便宜,貴…”

圍在周圍的小販太多,甩不開,急中生智,指著個同行的女孩小白說在我們國家家裏買東西都是女的說了算,小販信以為真,丟下我呼啦把她圍住,我才得以安靜照相,哢嚓了半天回過頭來發現小白還沒脫身,只好買了幾個小玩意兒和遮陽帽,才算給她解了圍,回北京還要賠她一頓飯這事兒估計才算完。

太陽真毒。沿途風光壯美,牛羊遍地。
12:00 開始因為修路的原因柏油路變土路。

13:00 到達納庫魯湖國家公園入口,下車,辦理買票登記手續,一大堆猴子已經車上車下亂竄著尋找自己感興趣的東西了,趕緊跑回來關緊車窗。這裏海拔1800米。

應該是為了保持自然狀態,公園內部道路全部是土路,路邊是高大優雅的金合歡樹(acacia tree)。

約13:20入住公園裏的sarova lion hill game lodge。一下車侍者就遞上熱毛巾,前臺已經給剛到的客人準備好鮮紮果汁,酒店的設施和服務均是一流,價格也…… 嘖嘖,360美圓/間含三餐。走廊裏掛了很多這裏的風景照片,署名大部分為:“攝影 羅紅 中國 2003。9”

稍事休息,午飯,還是刀叉勺+西餐,不提了,要反胃。
15:00-18:00,開始久聞大名的safari,也就是坐著有一個巨大天窗的車用望遠鏡看,用一堆“短槍長炮”拍野生動物。而這裏除了各種動物,最著名的當屬火烈鳥,據說是上百萬隻。

沒想到在旱季,廣闊的非洲草原居然以一場大雨的方式歡迎我們的到來。更沒想的是這場雨居然使我後面的行程發生了不大不小的變化……

納庫魯湖是值得一去的好地方,安排2-3天比較合適,LP和網上的介紹很多,不多描述,雖然拍了很多照片,也到此為止了。重點推薦!

酒店晚上有土著人露天點篝火表演舞蹈音樂,蚊子超多。看完表演,吃完要吐的西餐,我們想體會一下非洲按摩,酒店介紹上有這項服務,便問侍者在哪里,答曰:“病了,今天按不了了”,呵呵,原來只有一個人!人家這要是不病,那我們也得排隊,算了。

23:00,洗洗睡……

無責任視覺編輯 by Takol

珠海記事

TuanFu 發表於 2006-11-08 07:06

我的老友團副,是我認得最久的北京人。

當年,我們還是兩岸學生交流的代表…唉,私下的啦。能這樣長久的交往,當然有很多原因。友直、友諒、友多聞當然他都有;更重要的是,從認識到現在,他一直是少數我能毫無顧忌說出想法、一起討論各種敏感話題的中國人。這一特點,隨著中國的開放還有自信,人數也多了起來;不過,他在十多年前就這樣了….喔,我們很年輕時就認識了…

希望這是他一系列文章的開始,是相對於官方說法的另一角度—更接近真實的角度。

請享用。


71给我出了个命题作文——“珠海经验”,苦恼于珠海给我的记忆多且杂乱,好在71在《一切为了人民》里提到了珠海的两地方,我就偷下懒,跟着71的文继 续说说这两个地方给我留下的记忆,一争取可以让71的朋友们感受一下珠海著名的所“安静”,二自然也可以不太费力的给71交差了。

第一个地方是珠海机场(71就是因为这个才让我写命题作文的)。

不知各位在登机时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因为迟到,当你到达登机入口时飞机仓门早已关闭,飞机发动,并正在开往跑道途中,这时地勤人员通过对讲机告诉飞 机驾驶员有人迟到,飞机又开回来把你接上,重新出发。

我并非达官显贵也没有肩负国家特殊使命,只是一个普通的误机青年,可我经历过,波音747客机,在珠 海机场。

我至今仍然相信世界上没有哪家民用机场可以有这么“好”的服务,因为我相信珠海机场是全世界最安静的一级民用机场,只有她有提供这种服务的条件。

珠海机场设计能力1200万人/年,在10年前是中国最大的机场,拥有最长的跑道,中国唯一的双跑道机场,当年人口不到80万。而目前使用率为设计能力的 6%,70-80万人/年。于是她在硬件上当然有条件 747象摆渡车一样开来开去,因为这么大的机场上只有这么一架飞机。

各位如果有机会一定再多迟到一 会,试试在珠海机场747飞起来后能不能再降落回来接你一下,没准儿真的可能啊!

不由得又回想起机场建设之初,珠海政府倾全部财力,几百辆大型推土机昼夜填海,轰轰烈烈,那种壮烈的场面吸引了众多有志之士从全国各地奔赴珠海,当年参与其中的我的数位热血好友现已定居珠海,娶妻生子,面对着全世界最安静的机场,欲说还休。

第二个地方是情侣路(71文中提到的一条路)。

“情侣路”是当年李总理给起的名字,珠海刚修好这条路时,时任地方第一长官梁广大为拍马屁,诱国家总理傍晚海边散步,顺势提出请总理为该路命名,总理糟糠 正好陪伴身边,于是总理“文采”大发,定名“情侣路”。

此路全长30多公里,现在是珠海市的城市名片。

珠海是全国唯一以整体城市景观入选“全国旅游胜地四 十佳”的城市,这条路又是珠海的城市名片,景色自然不错。
而她真正的特点在于白天或晚上或凌晨,徜徉在这里的人几乎是一样的多(也可以说一样的少)。于是 就有了别样的安静。

这种别样的安静最著名的就是3年前的9。18,日本人在情侣路边的珠海国际会议中心大酒店集体嫖娼事件,参与人数接近一千人。
当年此事 件几乎引发全国民间反日风暴。该酒店是珠海最高档次酒店,当地人简称“国会”,老板江西人,姓吴,十几年前是珠海一家夜总会的保安,后机缘巧合攀上某中央 大员,关系非同一般,此大员位居当朝前十名。
据传珠海政要进京拜会朝中官员都需吴某牵线搭桥,所以9。18事件最后只是抓了几个二十几岁的“老鸨”,安静 了事。情侣路的故事很多,只是这个轰动了朝野而已。

珠海的两个地方讲完了。

71,借宿完毕,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