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有料牛肉

透視力 Vision

71 發表於 2006-12-05 12:44

和 T 正遠距調情中,她突然不滿的吼道
“你在摳腳對不對!?”

咦!?
我嚇的差點跳起來。

光看我到肩膀以上的姿態,只有視訊, 用這種幾百台幣一隻的破鏡頭也看的出來啊?
這也太利害了吧?!

“那你猜是哪隻腳?”

“左腳!”
“現在呢?”我不甘心的問。
“還是左腳!”

“錯了!哈哈!”我得意的笑著說, “剛剛換了腳你沒看出來!”

“我是猜剛剛問的時候的那隻,突然換的不算!”
…….(可惡,竟然也猜對了!)

那…我只好使出最後一招…

“那你猜—是哪隻腳指?”

遠距調情 Distance Flirting

71 發表於 2006-10-24 08:33

遠距的關係,有很多的挑戰;其中之一就是維持體溫。

善用現代科技的調情,當然是維持體溫的好辦法。

『我一直忘了要用手機拍你,這樣我就隨身有你同行….到每一個角落。』
『好主意,我也要有你同行!』
T熱情的回應。

『有如教士帶著聖經;戰士帶著刀劍;文人攜帶筆墨;親愛的,我將帶著讓我喜悅歡樂的你。』
我打鐵趁熱,毫不遲疑的回應。

『更想讓你親手牽著我;我將像教士追隨基督、戰士效忠國王、文人耽溺文字般的跟隨。』
T也不含糊。

『哈!好樣的。
而我將如教士奉養教義般的無隱於你;
以戰士擦拭武器般的愛惜你;
如文人貪婪於文字般的閱讀你。』
恩,擴大戰果,我立刻再把宗教、戰士、文化再炒一遍。

….T沉默了一會兒,說
『歡迎閱讀無字天書,請先奉行十戒….至於刀劍無解;你得分!』
確實,刀劍武器要和風花雪月牽扯上,和談情說愛掰上,可有些難度。

『有如刀劍,我將助你劈荊斬棘。』哈,我靈光一現…
『感謝英雄拔刀相助,下回必定兩肋插刀。』T真是調情高手啊…

『珠簾美人捲,拔刀英雄為;不客氣。』我還賣了個乖。
『那該是,我願像刀劍爲你,劈荊斬棘;願像聖經教養馴化你、願像文字豐富愉悅你。』
T最後作了個完美的結論。

封印 Seal

71 發表於 2006-10-11 03:06

開始只是一段不經意的對話,平常情人間的胡言亂語。

「我知道你不喜歡在外國觀光的中國人、台灣人…還有誰在你的名單上?」
「我也不喜歡美國人;日本人也沒有什麼好感。」

「這樣挑剔呢!有哪國人有好感啊?」
「我對韓國人的印象很不錯呢!」

「啊!我想起來了,你曾經和韓國人約會過…」

話才一出口,就知道不一樣了。

一個封印剛剛被打破了。
一個封印給解除了,過去的記憶突然大量的咕嚕咕嚕冒著水泡,湧進缺氧的大腦。痛、悲傷、不知所以、回憶都記起來。

理智上的我知道那是過去的、曾經的,卻也只能瞪著那各越漂越遠的我;
有如小行星一般的我被其他力量牽動著、僵硬而無助的向黑暗中盪去。

發現那個悲傷無聲無息的擴散開來,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怎麼會忘了這些事情呢?

想起他們在車上的對話;
想起她的奮力抵抗;
還有,
想起她在電話中的敘述;
以及,我的憤怒還有無力;

怎麼又會記起這些事情呢?

理智的我,還在原處等待重新開機,
心理的我,在黑暗中漫無目的漂流,
生理的我,盛夏卻冷到打顫。

T無言的抱著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再看見統合如一的我。
不知如何才能將失重的我抓回地表。
溫暖的淚水、也只能提醒我她的存在。

無言、悲傷、遙遠距離的一夜。

狀態報告:
已重新開機,封印已修復、功能正常,系統整合良好。
修復時間:11小時。

我的愛情故事(下) T‘s Story

71 發表於 2006-09-05 01:49

愛情的世界,很難說有什麼一定的規則。

相處愉快、相互認同的價值觀、互通的心靈這三個,都有最好。

‘下過雨的台北夜晚,真的很愜意。’
‘就是,我以前喜歡這時候騎著車四處去,雨後的深夜。’
‘不管說什麼你都瞭…’
‘到家後,告訴你,我騎車南下夜行的故事。’
‘那我可說各搭計程車,性騷擾經驗。’
‘哈哈,上車了嗎?準備好被騷擾了嗎?到家有我等著騷擾你的…’
‘回家我想躲到你懷裡睡…’
‘好的;我也才好下手。’
‘S Gei Bei!!’ (日語,大色魔。)
‘我是你的專用高性能、多功能、色狼…’
‘看來是熱賣商品;掛上ebay標標看。’
‘是賣斷還是論次計價?’
‘怎麼捨得賣斷;你可能是搖錢樹呢!’
‘我害你墮落成老鴇…’

故事到這裡,應該是說完了。
或者說,至少在童話的傳統上應該是以’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作為結束語的。

我們未來當然可能從此幸福快樂的在一起。

用”可能”這個詞;表示,也有可能會只是一場遺憾。

如果,我們最後快樂的生活在一起;我們分開的這十年,顯然是必須的歷練,才能讓我們都為對方準備好的。在對的時間,成為對的人。
相對於過去在年輕氣盛的意氣風發,毫不留戀、不猶豫地勇敢奔向世界;現在的歷劫沉澱,細心的注視著身邊的一切,品味著心靈的互動。過去的這十年間,主題不明的十年,就是為了彼此都準備好而準備的。我們各自歷練了十年、彼此等待了十年。

但是問題是,如果我們終究沒能在一起呢?

如果沒能在一起的話,就只能說,又是另一段風花雪月。

按照這樣的邏輯,只有快樂圓滿的結局,才算是結局,所有的苦痛和磨難才有意義。
不然,還是要繼續期待真命天子的出現。

這樣的思考模式,明顯的是以成敗來論斷囉?只有修成正果,兩人從此幸福快樂的在一起,才能說這十年是有意義的;我們的這十年感情生活,竟然需要看最後的結果來判斷意義是什麼。

奇怪而令人不解的邏輯關係。

卻很具說服力。

對於這樣非理性的思維,卻又難以反駁的,一下子,想到的是這句話:
‘人類的共通的思維,來自人腦的共同結構。’—–李維司陀

我們,想要簡單的一起過日子;想要讓這十年有意義。
年底,真的想要結婚;是今年沒錯。

希望,這是潘朵拉留給我們的財富。

也希望,這是我的愛情故事的完結篇、未來的現在進行式。

我的愛情故事(中) T‘s Story

71 發表於 2006-08-20 12:24

我們再一次重逢已是十年後了。

因為工作的緣故,和 T 又連絡上了。一開始,光知道如何與她聯絡,就讓過往的記憶翻攪起來。先得把這些封存的記憶都擺好位置才打電話給她。

那通電話好像是彩排過似的,通話時,只單純的說些與工作相關的內容,刻意避開各自生活的敘述。整個對話,比一般工作的談話內容還要乾淨;連相互的問候都省略了。

一直到四個月前,偶然的機會,竟然聽說她也剛剛被迫結束一段數年的戀情。

於是,還是戰戰兢兢的,刻意又假裝不經意的問起。

‘我剛剛聽說,你也還是單身?’
‘是啊,都有一陣子了。’
‘喔?!多久啦?’
‘一年多了…’
‘我們來約會吧!’

‘………你還是一樣的直接…’
‘啊!不好嗎?我不是有意冒犯…’她阻止我繼續說下去,說
‘好啊。’

‘如果我們開始約會,你有需要說明的人嗎?’我們幾乎開始問了對方同樣的問題。

就這樣,確認了彼此都是單身的狀態;又開始我們沒有顧忌的談話。自然的,開始聊起我們的曾經以及對於過往不同角度的詮釋。
經歷了十年,我們有各自的糾葛和傷痕。相互發現,這些不堪的過往,卻讓我們都成為更好的人、更像是對方長久所期待的人。

一般的戀情,從相互或是單方面的吸引開始,總要摸索一段、猜測對方的想法還有意圖、相互保持戒心、增加了解,還有相互確認的過程;我和 T 似乎立即拾起十年前的記憶;一下子,曾經的熟悉、曾經的相互了解都湧回來了,就像我們從來就不曾分開一樣。

我們的問題,應該是能否忘卻過去的傷痕,並揀拾起十年來個自生活的距離。
結果,出乎意料之外的,比預期中容易多了。一下子,好像跨過了想像中的高山大水,這人,就在燈火闌珊處。

和T的相處,就好像和想像中理想的情人相處一樣。總是比能想到的更好玩些、更有趣些、更豐富些 。很自然的,都露出了我們不為他人所知瘋狂、童氣的一部份,也能很快理解對方的話語,進入一些特定的情境之中。

例如,我們能虛擬的在簡訊理,兩地玩角色扮演:
這一次是因為笑鬧著,玩笑開過頭了,她貌似氣憤的罵我。

‘你這個怪老頭!’
‘嘿嘿… 小妹妹跟伯伯來,等下給你零用錢…’
‘回家告訴我媽媽…哇…’
‘那北北給你糖吃,別告訴媽媽哦…’
‘媽媽說不能隨便拿別人的東西,尤其是不正經的北北!’
‘喔,妹妹好乖,好聽話。來,北北給你獎勵…’
‘北北我下車了,不要隨便給別的妹妹吃糖喔。’
‘妹妹只能拿我的糖喔。’

又例如,也可以無厘頭的胡亂說話;
這次,是討論有些朋友輕諾寡信。

‘又是各潘朵拉的盒子,總比遇見潘朵拉好。’ T下了個結論。
“咦?潘有何不好?’
‘易猜忌、善妒、好奇心重….最後這點其實不錯。’
‘優點三分之一;也不壞啦…梅杜莎比較可怕,雖然她也可憐;沒法和男人親熱…難道她是蕾絲邊的守護神?’
‘蛇髮魔女嗎?有各雕像提她的頭在手上,某英雄,應該是赫客力士。’
‘不知道,記得瘦瘦的,身材不錯。’
‘哼!希臘神話裡,哪裡有誰身材不好?!’
‘酒神!!’
‘哈!妳得分!’

我們也可以很腥煽….
‘最近天氣好,曬黑了,請別嫌棄…’
‘喔耶!all beauty,黑美人勒?!’
‘比較像雀斑姑娘。’
‘硬體稍有不同;那軟體呢?還是那個瘋狂聰明,大膽又害羞的正直三八女嗎?’
‘若沒駭克入侵,是的。況且還在保固期。’
‘那就好;請盡速送貨到京;好用再加訂單;成為長期夥伴。’
‘我們採海運,快則一個月;若不幸沉船…就很抱歉,再聯絡了。若先生能下江南來,我們可採面交,保證童叟無欺。’
‘你很合適商業談判嘛…面交,童叟無欺….面交外;是否還有肛、乳等交運方式?’
‘先生若能下江南,任君選擇。我們是客戶至上!’

因為這些,因為她,才讓我對一向滿意的單身生活深深的感到不足。
她是,現在進行式。也許,我們會成為彼此的未來。

我的愛情故事(上) T’s Story

71 發表於 2006-08-16 01:45

我一個人獨自走在紐約最繁華的時代廣場,周圍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閃耀炫目的霓虹燈、笑語盈盈的各國觀光客。我卻心如稿灰,覺得世上無一處可容身。

那是1996年末的冬天。T剛剛告訴我,她決定要回到她台灣的男友身邊。

那時,我心裡最捨不得的,與盤繞在腦中的,全是半年前,第一次見到她時,心中的衝擊。

半年前的某天,在我平常上班的日子裡,出現一個耀眼的美女。 她來我工作的地方找她的同學。

看到T的一剎那,那一下子,口乾舌燥,突然害羞起來,才知道什麼是「被電到」。

很想自然些地過去說兩句話,心理卻七上八下,生怕說出來的話會很可笑、沒內容、或是很唐突……

我一定是紅著臉、期期艾艾地說了一句蠢話…完全忘了說了什麼,只記得一個大工作台,五六個人,認識不認識的突然都不說話,刷地一下抬起頭來看著我,臉上似笑非笑的。

我很不好意思地胡亂說了幾句就走開了。心理不斷暗罵自己真夠笨的。

應該也可以就這樣的了,沒有結局的路人甲乙。

過了幾天,她的同學帶著嘲弄的表情,來問我是否想要T的電話。

我完全不顧臉面、還有紅娘(友善的)訕笑。在加速的心跳、發燙的臉作用下,毫不遲疑地說:

「當然要!」

接下來我仍然還記得的是:

戰戰兢兢用抖個不停的手,第一次打電話給她。
興沖沖地飛車經過市區去找她吃30分鐘的午餐。
看她手掌小時被狗咬的痕跡。
她那雙捲捲的俏皮便鞋。

那一年,我們同時出國唸書。
出國後,我們仍然斷斷續續的聯絡著。

經常,跳上週五晚上的夜車,周六清晨到達她所在的城市,在晨光中看見她的笑臉。
周日晚,搭最後一班夜車,週一好回到我唸書的城市,趕著上課、補齊作業。

半年的甜蜜時光。

這一切,在1996年底的紐約,都沒了意義,都恍如前世。

只有半年的快樂時光…

在紐約的街道上,看著與我無關的歡樂與繁華的世界首都,仍然擁有著911前的信心和熱情。聖誕的節日氣氛,傳統的家人團聚之日。

可我,是誤闖人間的遊魂。

被迫中止的愛,不明所以的結束,沒有說明的離別。

就這樣,我帶著這些疑惑、疤痕繼續過我的日子。只有在夜深人靜、特殊的情境,這些回億會如同鬼魅一般突然無聲地來襲。

我必須一次次地擊退這些來犯的記憶、拒絕回想這些沒有答案的問題;不斷回到軌道上,讓她過去,讓她不要是未來。

慢慢的,也就過去了。

如果,在重逢前就死去的話,她就是我來不及原諒的人(延伸請見我的經驗)。

北京一日遊 City Tour

71 發表於 2006-06-28 01:02

有朋自台北來,美女一枚….於是,高高興興領著去北京一日遊。

天安門廣場
艷陽高照的大熱天,亮的眼睛都得咪著。平時,世界最大廣場也像菜市場,熙熙攘攘、人聲鼎沸;今天倒是都避開了中午毒辣的太陽。廣場上只有少少懶散的遊客、只有賣水的小販、只有必須站崗的軍人還能堅持到最後….不過,也很會選地方的。

寶貴的陰影,各人佔了一塊地盤。

大柵欄
走完天安門,去傳說中的同仁堂開眼界,看看老師傅們怎麼抓藥、把脈。

看藥房門口有名的對聯:
上聯‘炮製雖繁必不敢減人工’ ;下聯‘品味雖貴必不敢減物力’:橫批呢?

百年老店的科學煎藥、代客熬湯;開發、研發新中藥,一直頗有名氣;從等候看診排號的盛況看來,還是很受信賴的。

天壇
一直很喜歡天壇。
因為大面積的空地、因為整群幾百年的老樹、因為成功的空間營造、因為天壇所特有的宗教氣氛。

想先聽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好消息是:最主要建築,祈年殿完成世紀大修,已經開放。
壞消息是:皇穹宇-古時的建築音響實驗室整修中….

這次還算有良心,在售票口就說明了。去年,帶媽媽興沖沖也來北京遊,進了天壇大半天,一路烘托,就要進入行程的最高潮,才發現祈年殿根本看都看不見,被工地的圍牆、施工架給團團圍著。

醞釀了半天的熱情,一下子給堵在心中…就這樣,罷免的很內傷。

這次,天氣很配合,看到天壇夏天很美的一面。推薦,大雪之後的天壇。


浪漫的終點
呵呵…當然要帶到什剎海去啦,您瞧瞧這氣氛…

生態旅行 Eco-Tourism

71 發表於 2006-05-20 09:47

我最喜歡的一個前女友,近日參加了一個生態旅行。

沒多久,發了各簡訊(短信),摘錄如下:

她 “看到毒蛇 做愛中”
我 ”哇!戶外全裸性活動…你們偷拍沒?”

她 “只有男主角留在現場…女主角受驚離去”
我 “主角有否擺出肌肉男狀,並正好遮住十八禁部位?”

她 “只知道打擾了 兩尾長度相差五倍以上 完全不妨礙 讚嘆造物神奇”
我 “不禁要想像,如果是人的話….”

她 “……”
我 “喂!最後問一個問題;”看到毒蛇 做愛中”主詞是同一個嗎?”

她 沉默了五分鐘之後,回我 “我想起我們爲甚麼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