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有料牛肉

言語 Small Talk

71 發表於 2012-01-05 03:43

每天,只有兩隻精力旺盛的小孩都睡了之後,我們才得以安寧。
如果,,運氣夠好,兩個被折騰了一天的老人還有力氣,也許可以有點『兩人』獨處的珍貴時刻。幾年下來,這樣的甜蜜時光的次數一隻手掌就夠計算了。

幾天前,和老婆聽著小朋友均勻的呼吸,一邊閒話,覺得好像又回到熱戀的時候。

一早忍不住給老婆發去一個簡訊: 『我想起我有多麼喜歡和你說話。』

演化 Evolution

71 發表於 2008-12-26 08:34

最近這一個月,T 和小企鵝都住在娘家。
由於我們又處於分居狀態,偶爾的不帶小企鵝出門的約會,又像從前一樣的無憂無慮的兩人,也自然甜蜜起來。

T 像從前一樣喜歡聞聞我、捏捏我,然後取笑我。

上一次取笑的是我的SHAPE。
所謂Keep in shape 指的就是不能變成圓形 (雖然我不懂,為什麼圓的不算是形?而女孩的葫蘆形就是形?)即便如此,我的梨形或是不倒翁形也很難討T 的歡心。

因為現在所謂『有形』,身體上的通常就是要瘦長條的『玉樹臨風』,不然就是要低體脂肪的六塊肌,這是目前主流的價值。
所以,以目前的價值與科技條件,
如果讓人們來有意識決定進化方向,以現在的美觀要求,不管男女,大概都是把脂肪都放在胸部。

這樣一來,人到中年,男的越來越有形,吃的越多上半深越雄偉,如果中段的腹部有六塊肌,那完全就是形男一枚,年紀越大,越顯倒三角形。
女的進入中年,胸圍也能逐步累積,這樣用青春來交換胸圍,至少心裡多少也還能期待。

中年婦女聊天時,會出現這樣的內容。
『哎喲,真糟糕,又過生日,原來的內衣又穿不下了….』
『別提了!我家女兒天天盼望著快老,好讓胸圍壯大些…』

可惜,進化不是由人有意識進行的。

不論是天擇或是設計論,肥在腰中更接近人的重心,當然也更合理…
那為甚麼不是多餘的脂肪不是累積在腳底呢?最後長成不倒翁不是也很合理嗎?

天性 2 Force of Nature 2

71 發表於 2008-05-27 02:20

T 斜眼瞪我一眼,眼光是不信任與冷冰冰的。
她說:『那你再說一次!』

關於孩子養育的問題,我一向認為母親的話語權最大,媽媽理當是唯一當家作主的人。因此,其他閒雜人等,像是孩子的爸、爺爺、奶奶,只能當當鄉民、打打下手。孩子的媽說話時,最好乖乖聽著;孩子的媽在分配任務時,最好低眉順眼的服從。

『嗯,每三個半小時餵一次奶,每次170cc….』
我看著T嚴厲的眼光,回答時不禁有點戰戰兢兢地。
T 因為明天要進辦公室開會,大半天不在家,只好很不放心把孩子”暫時”託付給我。這應該算是行前的任務分配檢查。

T銳利的眼光沒有任何改變,說明還要我繼續說下去,還要更詳細些才行。

『母乳解凍後與新鮮母乳各一半均勻混合,分五次逐步加溫;所以大概需要在喝奶40分鐘前開始準備。170cc中,沖泡奶60cc,溫度45°C,奶粉兩標準匙….』
說到熟悉的部分,越來越自信,語速也流暢起來,只是,對於溫度有些不確定,不太記得是45°C還是55°C,我遲疑的看了眼T,她沒阻止我,看來是猜對了。

『60cc其中15cc的部分…..』我心裡鬆了口氣,繼續往下敘述。
這種不確定感,當然躲不過T的火眼金睛。

她打斷我的敘述,問道:

『你這樣就叫做”喜愛孩子”喔?!』
咦?我大吃一驚,想不出這問話的意思是啥?前後關係是啥?

腦袋飛快運轉,試圖找出這句話的前因後果;我曾經說過的話?她心裏的形象?某個前男友的標準?

心裡想,最壞的情況大概就是我照顧孩子的方式,不能達到她的標準,T在失望之餘對我下的終極判斷。

心裏一著急,說話也磕磕絆絆的。
『哪..哪裡錯了嗎?』我急著想找出話中的真正含意,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個很中性的問題,企圖隱藏在我心裏各種亂七八糟的活動。

『我覺得,你更喜歡做你自己的事,你根本就沒把照顧孩子當作一件事!』T生氣的說著,眼睛泛著淚光。糟!事情嚴重了!

『你更喜歡玩你的電腦、經常不準時餵孩子、孩子沒吃到足夠奶量你也不擔心….』一連串的罪證數落下來,事事有原因,卻也件件屬實。

看著T淚水滑落臉頰,我反應方式的選項越來越少了。

據理力爭,分辨說這只是照養孩子的方式不同;太理論了、這種時候理性可不姓李。
概括認罪,以安撫為第一要務,可惜已有第一滴淚,為時晚矣。
沉默是金,需要冒著被指責冷漠的危險….

第三個選項還沒跑完,T又來兩重拳:
『早知道,就不要結婚了!』碰!正中右臉!心裏插上一把刀。
『早知道,就不要生小孩了!』碰!再中左臉!再插上一把刀。

我看著哭著稀哩嘩啦的T,看著這個否定掉幸福關係的女人,看著否定掉快樂小家庭的母親,不禁有種熟悉感…..

PMS?嗯?』

當天稍晚,我們一家幸福的吃著各種巧克力。PMS風暴之後的和解,很幸福。

延伸舊文
天性 Force of Nature
a174-007.JPG

a167-035.JPG

臨別依依 Before I Go Go

71 發表於 2007-11-06 06:27

又要到北京出差。

這一次T要送我到機場。出門前我把身上叮噹亂响的銅板全數給她,順便要求要買一份中時、一罐冷飲。這可是路上必備的精神、物質糧食。

T 看了眼滿手大大小小的銅板,冷眼說
“這麼多…乾脆買瓶紅酒把你灌醉,免得你在機上調戲空姐。”

喝!無中生有,亂我名聲;這根本就是挑釁的行為。
我帶著諷刺的語氣反擊說
“那你幹麻昨天不清槍更簡單些?”

T 的心情顯然在微辣狀態,不急不徐的、不痛不癢的說。
“唉,誰叫我被你甜言蜜語說忘了;不過,我看你Reload 那麼快,清槍也沒啥作用。”

哼,這話裏有善意,就不追究亂我名聲的罪名了,讓老婆大人有台階可下,這樣才能維持長久的和平。
“唉,現在可不比年前還能一夜五次郎….Reload 也要好幾天才行….”

還沒說完,發現T 大眼盯著我說
“我們什麼時候一夜有五次了?!”

糟了!!!難道是我記錯對象了?

“唉,幾次不重要,重點是現在上了年紀,大腦能指揮小腦,小腦不會亂跑。”

於是,發福的中年我,還有發育完整的孕婦,兩個圓圓小胖胖,互相扶持著、走著搖搖晃晃的企鵝步,一邊走一邊咕嚕咕嚕鬥嘴鼓。

背景應該是夕陽,我們在音樂中慢慢的淡出….
平淡生活裏,相互熟悉的兩個人,善意的相互逗弄著。

這是故事裏不會描述的細節,這是比想像更美好的新體驗。

昇華 Sublimation

71 發表於 2007-09-18 12:21

回台定居前,還有好多事得交接,所以還經常北京-台北之間來來去去。與 T.常常的處在小別的情境下,雖然還算是在新婚狀態,不過這種甜蜜的濃度還是不一樣的十分有興味。

比如說,為了在小子出來之前,好好享受下剩下不多的親密,兩人特意的空出一週一起在台北四處閑晃。像這樣乾材烈火在外,經常一進家門就像電影裡一樣迫不及待地,一邊寬衣、一邊身體也不會閑著,做該做的….以下,省略五百字。

當然,與電影不一樣的是,總會有人在關鍵時刻,很冷靜的說

”等一下!”

接下來出現的,是絕對正當的理由,是電影裡絕對不會出現的。

正當的理由像是:

“你去洗手!”
個人衛生很重要,感染了啥可麻煩了。

“我得先去洗手間!”
那當然,事有先後,自然的呼喚沒必要對抗。先處理這種瑣事,才好專心享受。

“要不要先洗澡?”
海島溼熱,出外一趟,又黏又臭;沖一沖,才能像熊寶寶一樣的相互疼愛….

除了這些很實際的”正當理由外”,小別後的重逢,熱情的能量完全與傳說的一樣,
絲毫不會影響對彼此的貪戀,也不會像電影裡碰見不解風情的蠢人,突然從天上摔下來,然後熄火;T和我,乾材還是很乾,烈火還是熊熊。

倒是,分開兩地的遠距調情,卻有意想不到的動力。簡單的說,當兩人之間能用肢體說話時,語言、文字就自然地縮水了。只有在肢體的接觸無能為力時,我們只好被迫”昇華”為文字工作者。

例如,那天,與T 遠距連線時…

“醫生勸我趁現在還能拔下婚戒,就先拔,以免進產房拔不下。”
什麼啊,進產房還要拔婚戒….拔婚戒耶!沒聽說過。

“醫生有說為什麼要拔嗎?”我問道。

“我猜是因為怕我一痛亂揮舞,打到醫護人員吧。” T 推測著說。

“那應該是剪指甲、拔牙齒之類的吧!?”
我一在鏡頭前面做出張牙舞爪的樣子,還趕緊接著想像其他的攻擊的方式,可能的武器種類,像是生化….

“或者更應該要灌腸….”
避免瓦斯及其他有害物質的攻擊…..

T 哈哈大笑,然後說
“也有可能是怕感染啊,所以盡量減少身上的雜物,以免藏污納垢。”
有道理!不過,這阻止不了我的雄性荷爾蒙繼續燃燒。

“那就用酒精灌腸,這樣也順便麻醉了。”
我一發不可收拾的陷在自己的狂想中,腦中還想像著所有在手術室的病人,都紅著臉帶著酣畅滿足的傻笑。

“你也要進產房,那我先幫你這樣消毒好了。”

T 總是知道如何把話題拉回正常的軌道來。

天性 Force Of Nature

71 發表於 2007-04-30 09:37

與T 去餐館吃飯,看見隔桌的新生兒在母親懷里,安適自在也好奇的玩耍。六個月以下的嬰兒,眼神靈活的在餐館里四處溜轉。正坐在母親的懷里,有如國王在王座般的相互契合。年輕的夫婦,點了菜,和孩子玩耍了一會兒,菜也上來了。

菜上了之後,看來也喚醒了小嬰兒飢餓的天性,開始不安分的掙扎著,也想吃那不屬於她年齡的食物。兩大人手忙腳亂的又安撫、又制止,全然無法阻擋顯然飢餓的小寶貝。

年輕的父親遲疑了一會,將孩子抱了過去,讓媽媽能夠吃飯。才沒多久,小孩開始哭號,扭動著小小的身軀,漲紅的小臉顯現出既厭煩,又不耐的表情。無奈的父親,只好再將孩子歸還給母親溫暖的懷抱。

看著這一幕,我們的話題就展開了。
“好像孩子都天生喜歡黏媽媽呢!?” T 說。

“好,等我們有了孩子,我們來測試下;” 我提議著,
“我多和孩子相處。妳呢,只有必要的時候才和孩子玩耍,看看孩子會不會比較黏我。”

“好啊,妳負責所有的事。這樣小孩應該會更習慣妳。” T 說。

聽完,我就開始想像著我換尿布、溫奶瓶….在家男的影像倒也栩栩如生。

……………!

不對,這裡面有一個大問題,顯然將置我于十分不利的境地。

“可是,不論在怎麼樣的親近、照顧小嬰兒這些基本的需求,讓他習慣、甚至依賴我的存在,也很難與他最基本的需求相抗衡吧?!” 我開始解釋。

“比如說,換上乾爽的尿布當然很舒服、被撫摸、擁抱當然都很好,但是,對抗的可是飢餓的天性哪….”

“尿布換完之後,說不定還把不舒服的感覺和我聯繫在一起;可是,一看到妳的時候聯想到的都是溫暖、柔軟、甘美的一頓飽餐….這….完全不用比就知道結果了嘛….”

“別說小嬰兒覺得媽媽好,我也覺得柔軟、豐滿的胸膛是沒有啥能比的上的!”

T 就在這個時候,狠狠的敲了我腦袋一下。

國家地理頻道 NGC On Mating

71 發表於 2007-04-23 11:05

最近與 T 過的日子,有滋有味。閒來沒事,也相互鬥鬥嘴,鍛鍊腦力、增進知識。

鬥嘴,知識豐富真的重要,特別是關於國家地理雜誌節目的內容一定要熟悉,
才能在鬥嘴時知道對方話中藏的話,才能舉一反三,不落下風。

舉例如下:
她:你連企鵝都不如!(帝王企鵝一夫一妻,一個伴侶死去,全家陪葬。)
我:我連獅子都不如!(一公獅子一般與2-3母獅配對,還不用獵食…)

她:你連犀鳥都不如!(輸了,犀鳥啥典故呢?只好先亂掰一個…)
(事後,T 還要教導我,犀鳥的公鳥負責站崗、餵食、還不獨活…)
我:我連皇帝都不如!(後宮佳麗三千,還有人陪葬。)
(看來,這掰的不離譜。)

她:你連馬賽人都不如!(哦,嫌我頭身比不足九…)
我:…….(看,知識不足的下場就是任人評論…)

請多收看國家地理頻道,特別是人類學、動物專題…

有料生活 Salt and Meat

71 發表於 2007-01-24 01:58

“真是個美女阿…”
我斜躺著,看著身邊看著書的T;忍不住脫口而出。

“你說誰啊?’”
T 明明知道答案,帶著笑容,還是得問清楚。
這種感情維護的好機會,當然不能放過。不過,更多時候我是不假思索就能甜言蜜語的。我猜,跟我的感情養成訓練有關。

“你呀,大眼睛-黑白分明、大嘴吧—嬌豔欲滴…………連鼻孔也比一般人大…很大。”
我一本正經的說。

T 收起笑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睜的更大了。
“哼!你的鼻孔比我大多了!”

“胡說,我們是同一個尺寸的。大約就是我們婚戒的尺寸,不是4號就是5號。”
我努力的抗辯著,想讓話題回到正常溫馨的家庭軌道….

“那是我的尺寸,你的明明就是大了至少三號!”
她沒打算輕易放過我的。

“不信你來量….”
事實勝於雄辯,多說無益,就求證吧!
……
“你看,就是一樣麻。不過,你的尺寸是食指;我的是大拇指….”
我沒放棄的作了這樣的結論。


那天稍晚,正準備就寢,T 在床旁吹乾頭髮。
我看著T 彎著腿,側著身、很有魅力又非常女性化的姿態,不禁呆看了會。

我心滿意足,滿臉笑容的蹦上床,T 發現我一臉壞笑,關上吹風機開始逼問我,那個奇怪表情的來由。T 是阿莎嘉轉世,很難瞞過她什麼。

“你猜,提示下,你要是現在發現不了,你就永遠不會知道了。”
T 一聽到”永遠不會知道”這樣的描述,興致就來了。她向來喜歡這種福爾摩斯似的智力挑戰、從來抗拒不了的。兩眼放光的開始注意我、注意小小房間的小細節。

她看了眼臥房,自言自語說:”客廳的花嗎? “
我提示道:”發生在臥室、剛剛!”

房間沒有變化…
花也正常、照片也沒有一動的痕跡…
T像掃描儀一樣的,逐一打量房間所有的陳設。
T 突然轉頭,面露凶光
“你剛剛放屁對不隊?”

我大笑的說,對了一半。
晚餐吃了些容易產生氣體的食物,雖然生產的氣體沒有異味,但是聲響很驚人。
剛剛排放的第一聲,有點不好意思。發現聲音完全被吹風機給掩護了,第二響之後完全肆無忌憚的,並隨音樂聲有節奏的產出。

T 是我們家的福爾摩斯;而我是樂於被她逮捕的亞森羅蘋,很貧的那個。

血債血還 An Eye For An Eye.

71 發表於 2007-01-16 03:46

週三的飛機到北京。
打開行李,取出旅行的個人用品配件;立即再闔上行李。

來不及整理所有的行李,明天就要出差了。

是T第一次獨自在北京過日子。
也是婚後我們首次分居。

週四清晨六點出門,搭頭班機到雲南。
業主事前就放話”來去匆匆不利溝通,這次一定不能定回程票!”
於是,沒有回程的單程票,一路到雲南。

雲之南…一個天空很近,空氣很透的地方。不過,可惜沒辦法有渡假的心情。

約莫中午在昆明落地,簡單的午餐後,開始不停的說話;耳朵也沒閒著,聽著他人不停的叨唸著。
一連拾個鐘頭的會。

資訊量就像是消防水龍頭,對著嘴嘩啦啦硬生生的灌進來。

T 的第一個簡訊是從三點開始的。當時,業主還有顧問們正吵得不可開交。我也就趁亂,回了一個。

T 說 “幾時能回來?”
我想明天排定了要參觀工地,後天看其他的項目….
“還不知道,現在已知的行程已經排滿到週五了,最快週五晚上?!”

會議中,除非自己發言、或是議題和我們直接相關,不然在簡訊上聊聊天、忙中偷點閒 調調情 真的很棒。
不然一天工作十小時以上 持續好幾天,怎能兼顧家庭、工作。不這樣,真不知如何維護家人的親密感。

“我會盡快回家的,很想你。”
“你不在,我睡不好。” T 說
“寶貝,我也是。”

兩個鐘頭之後,我們和業主開始進入關鍵的議題。白熱化的爭論更是繃緊了神經。生怕錯過一些論點,就會誤判複雜的關係。

看的出來大部分的業主已經被說動了,還剩下一兩個論點就能確定下來。
這時候,千萬別著急,可要好好想下怎樣發展論點,才能讓這些堅持意見的業主也覺得他們的提案,能在我們的架構裏體現…

簡訊又來了。
“我在妳的電腦里看見不該看的東西….快回來幫我,我一個人撐不住。”
哎呀,一定是生活照理那些曾經,那些EXs…忘了要先刪除….

三分鐘後,
“我在書桌上看見兩支鉛筆,有一枝是你的牡羊座,還有一個卻不是我的星座。”
糟了,完全忘了有這個東西…

五分鐘後,
“還有訂書機上貼的名字….,應該是你的前任女友??!”
…..難道是分手時順手收下了….

隨著簡訊的發展,我也著急了起來。

這樣下去,不知道還會發現啥?
這樣下去,如何進行維護?
(維護:抱抱、親親、哄哄….等等十分理性的溝通行為。)

出來混的,遲早都要還的…..

血債血還。

娶某前,生子後 For Better and For Worst

71 發表於 2007-01-01 03:51

運氣真是一件神秘的事。
不,我沒有中樂透;還是一如平常的槓龜到底。
是,隨著婚期的逼近,瑣事一如預期的越來越多。

起初雙方家長都說隨我們的意思,簡單就好。
隨著時間的推進,預期中友善的建議也開始陸續出現。
我們當然也很善意、明智的有所回應;畢竟,婚禮至少有一半也是為了親友才舉行的。

友善的建議內容依時間發生順序舉例如下:
喜絣不用啦;
只要傳統大餅就行了;
沒有禮盒就太隨便了;
最好兩個都有才好分親疏嘛…

還有,
為什麼不趕緊印請帖?
婚戒是 Tiffany 的嗎?
…..

不只是家人,親友們也是如此的。
什麼,你們倆不請客啊….(轉頭向 T 說:他不愛妳。)
什麼,沒有鑽戒啊…(轉頭向T ,並給予同情的眼光。)

當然,這些都是合理的。
畢竟,沒有誰是婚事達人。
畢竟,不是隨時有新人可以捉弄的。
畢竟,出來混的遲早都要還的。(我顯然欠的很多很多。)

走了一步,才知道下一步。
或是,走了一步,才知道上一步沒走好,最好重新走一遍…

真的是充滿隨機、互動、即興的過程哪。

不論如何,這一關關的考驗在明天也算是告一個段落了。

給證人的紅包、婚戒裝在包裡;
紅帳依規定綁好,扎在門口;
西裝已熨平掛在衣櫥…..
身分證、印章在身上;
提醒證人也攜帶;
鬧鐘調好….

嗯,我已經準備好明天的公證了。

T一向是沉靜穩酷的。
現在,她很焦躁的在我身旁不停的走來走去、碎碎的唸叨著。
二十分鐘了,完全沒有緩和的跡象。

“衣服竟然都是黑色的,一定會挨罵的…”
“哎呀,竟然忘了要準備紅包….”
“怎麼沒買到紅色的配件呢?”

然後開始打起電話,
“妹,妳明天幫我帶那件長毛線裙…”
“還要記得帶上妳的化妝箱….”
”別忘了那隻專業的眉筆…”

就這樣,07年的第1個月的第1天,
在這些瑣碎又幸福的待辦之事中慢慢的過去了。

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