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道聽塗說

中國新鮮事 China News

71 發表於 2007-09-03 09:11

在中國生活總能發現許多出乎意外的內容,當然全世界的生活方式都與科技的發展緊密相連。更多的時候,在中國新科技的應用似乎更沒有什麼阻礙,也更少聽說相對的討論、議論、正反雙方的辨證;好像這些新玩意兒,就在一夜之間突然出現了似的。

像是這個,在機場看見的心臟起博機。
大部分的心臟病患者,如果急救及時、得當,生存的機會大增。關鍵是也要有適當的設施。心臟起博器,就是能不能及時搶救的關鍵。
h-pacer0708-01.JPG

看到心臟起博機被掛在北京機場的候機室,與飲料、自動販賣機擺在一起,覺得真好。沒有大驚小怪、沒有大聲嚷嚷。只是乖乖的、靜靜的等待著發揮作用。

如果這樣的設施能如此恰當的被安置,我也許能開始期待有一天,警察也能如此。平時幾乎是隱形的,需要的時候就適時的出現。
我的希望名單還可以把政府、軍隊、老師都列進去….看來我對所有權威都沒啥敬意。

或是這個,新的打卡機。
在北京本地的京客隆超市看見的,放在服務台的櫃子上,一點也不起眼。原來以為是電話或是可有可無的擺飾,直到員工一群群的將手指放在上頭,才知道它的作用。

bj-scence0708-01.JPG

這是指紋的打卡機。

看了一會,知道大約只能一人一指。當然這是杜絕代人打卡的好辦法。
那麼,有沒有員工覺得隱私被侵犯了呢?

很好奇。

我猜是沒有。在這裡,隨便辦個啥證的,像是暫住證、入京許可、都需要填寫婚姻狀況、政治面貌的地方;對隱私的看法是很不同的。

不過,高級些的俱樂部,可就很清楚隱私的價值了。

某個高級俱樂部,將來賓的車輛牌照都很貼心的掛上一個牌子,以保護客人的隱私。門口的保安對於任何接近、好奇的人…像是想拍照的我囉,都很警覺的前來驅趕。

bj-scence0708-02.JPGbj-scence0708-03.JPG

保安越來越專業,公安卻越來越會做公關。
這是在安寧去昆明的路上看見的公路公安。警車上頂著個碩大的led 顯示牌,不斷告知路況、還有溫馨的提醒別超速等的各種口號。公安弄得像是叨唸不停的老媽媽…果然是人民的保姆。
cops-0708-01.JPG

走在路上,會突然發現街頭的景很有中國庭園味。這個讓我歎服不已。能讓街角這樣有中國特色的,這樣簡單有味道的還真是非北京莫屬;在我心理,這個輕易的給北京加了很多分。
corner-01.JPGcorner-02.JPGcorner-03.JPG

不過,搭上的,發現車上貼的標語,不知該笑還是該同情了。
taxi.JPG

以上,這些瑣碎的唸叨,也可能是文化差異下的誤解。比如說,我怎樣也想不通,這樣的車牌有啥好的。難道是詛咒某個女人嗎?
car-plate.JPG

臥底 Undercover

71 發表於 2007-07-31 12:07

這次回台灣還真是來去匆匆。
本來就不是假期,許多項目正好進行了一半,再加上好幾個資深員工想離職…

不過,不負責的我,還是想辦法安排回了一趟。

時間雖短,不過整理行李、收拾家中瑣事的內容,可也一向也不能少。一連串下來,公事、行裝、早班機、新標準的安檢、免稅店買禮物…算算兩三天一直到27日進了機艙,坐到自己的位子上,才算鬆了口氣;才算有機會東張西望。以下省略500字….(謝謝團副!)

看完更有趣的之後,注意到北京青年報有一則發自廣東的新聞,標題是”臥底手機 在廣州公然叫賣”。
undercover-01-bj.JPG

臥底手機就是向電腦里的間諜軟體一樣的,只不過不是紀錄鍵盤或MSN,而是更直接的可以當做竊聽器來用。報導上記者假裝顧客,要求示範的過程是,偷偷安裝該軟體到…比如說:情人、上司、商業對手….那麼,只要一撥通手機,他們的手機不會響鈴、不會顯示來電,但是能聽到對方的環境聲。

想想這對多疑的妻子、先生、男女朋友、仇人、商業間諜、追星族有多大的誘惑。也能看出中國電子產業,軟硬體的潛力。

看完這消息,一邊想著我的手機應該不會有人裝這個吧?! T 不屑幹這樣的蠢事,我的商業經爭對手沒有這樣的誘因 (哈哈,小本生意。) 就在這些胡思亂想中間,不久就到了中轉站,換了飛往台北的飛機。

不知為何,也許是制服、口音、顏色…台灣的機艙就是感覺更親切、更寬鬆些。

拿了份中國時報,驚訝的差一點叫出來!
中時的兩岸新聞,經然也有臥底手機!!
undercover-02.jpg

是記者消息靈通?還是一稿兩投?還是有啥特殊的互利合作模式? 我不禁想在記者的手機上裝下這個”臥底”,好滿足我的好奇心….

蝦餅救小狗 Goodwill Hunting

71 發表於 2007-03-28 01:54

蝦餅發願救小狗,能救一命就是一命;
碰見了,知道了,有熱血就”撩”下去。

串聯下,至少是我能做的。

但是,還是要提醒,認養一個生命,責任重大。
要接過上游竹籃漂下來的嬰兒,就要從此負擔養、育、愛。

生命不該輕忽。

詳細內容 還有照片 請看

http://www.wretch.cc/blog/shoppingyang&article_id=16853507

金豬之年 Year of Golden Pig

71 發表於 2007-02-27 08:22

年前在北京婦產醫院探望了一位朋友。

冬日充足陽光醫院,卻因為幽長的走廊、擁擠,只留下陰鬱的印象。
今年是傳說中的金豬年,所以預計新生兒的數量,將超過正常年頭的2-3倍;遠遠超出婦產醫療體系的負荷。醫生、護士、床位都將面臨嚴峻的挑戰;將來學校就學、畢業後的就業看來也會同樣再來一下這樣的高峰期。

不論如何,這些未來的事似乎都還很遙遠的時候,那天,親身體驗了孕婦大軍的魄力。

走出醫院的電梯,進入產房樓層,五部電梯的等候空間裡,感覺到一陣陣審視的目光。挺著大肚子的產婦、陪在身旁的男子、白髮的老人家…. 都像是保全人員一樣的,對出電梯的每一個人,都給充分而持久的注視。

這當然不是正常的現象。眼光的接觸在中國可不是理所當然的,特別是陌生人之間。

朋友後來告訴我,那群孕婦大軍,成員有孕婦本人、孕婦家人、未來的乳母…她們目前的主要任務就是確保一張在生產樓層的病床。於是,可能謄出來的病床,可能離開的產婦都成了她們緊密觀察的對象。

“這根本不算什麼!”朋友說。他對於僅僅只是眼光的干擾似乎不削一顧。

“你應該看看當整各樓層的新生兒洗澡的盛況!!”

不知是為了效率,還是偷懶,護士通常將同一個層樓的嬰兒都一起處理。用一輛小推車,把所有的嬰兒一起推到洗澡房去。由於數量比平常多,推車還是原來的,所以顯的擁擠。

嬰兒必須緊密的一個貼著一個,後來是連平躺著也擠不下了,只好開始將嬰兒都豎起來—-側著躺,才能放在一起。即使如此,嬰兒還是需要一個僅貼著一個,才能剛好擠的進一輛車。

於是,有如沙丁魚罐頭的小小推車上,側身躺著的嬰兒,臉孔見貼著隔壁嬰兒的後腦杓,為了要呼吸,本能的轉頭向上(身體轉不動,沒有空間),仰著臉呼吸著。

一車側著身體,仰著頭呼吸著的嬰兒,緩緩在幽暗的走廊上慢慢消失….

“不是!不是!”我說出我的想像時,朋友著急的打斷我。

“別忘了,旁邊還有那群孕婦大軍呢!”朋友說。

不放心孩子、擔心被錯抱、不知護士是否溫柔的對待…等等充分的理由,孕婦大軍都會一路跟著嬰兒推車,在車上找到自己側著身體,仰著頭呼吸的寶貝….

一車側著身體,仰著頭呼吸著的嬰兒,還有一旁戒護著的孕婦大軍;緩緩在幽暗的走廊上慢慢消失….

從醫院回來之後,我對T 說了我的北京醫院聽聞。

我們對看了一眼,有了共識。

【今年一定不生小孩;明年生小孩,一定回台灣!】

隱喻 Metaphor

71 發表於 2006-07-25 11:19

去北京某高校做了個講座,美國老闆和我兩人講了足足兩個鐘頭。

幾百個學生,如預期的沉默而認真。

會後的提問更有趣,問了許多關於當局一直遮遮掩掩的問題;文革、城市化、貧富差距、北京舊城的保護…等等,有些敏感,又和政治有點距離的。

結束之後,接受該校主辦老師的邀約,一起吃了頓很晚的晚餐;吃得、聊得都很盡興。因為主辦老師比在座所有的人都敢說,我們也跟著口無遮攔起來,這在中國算是比較少的情形。

飯後,熱情的主辦老師試圖搶帳單,但是我們仗著人多,分工明確;我負責攔住他,美國老闆趁機付了錢。這是正常的搶帳單,飯後的例行餘興節目,沒有人太過認真,也沒有人非要分個輸贏。

就是我,末了還多嘴了…

「嗯,台灣和中國打起來了,美國就負責買單。」

哈哈哈…美國老闆反應飛快的趁機補上一句,

「下回台灣付錢,讓美國和中國打一架…」

天啊,這些隱喻真可怕…

都會傳奇-2 Urban Legend-2

71 發表於 2006-06-13 07:04

我的同事出差,在河南機場準備搭機返回北京,過安檢排隊時,他前面的那位老兄已有三分醉意。於是,他就目睹了以下的奇聞軼事。

帶著酒意的老兄,紅通通的經過安檢。安檢人員首先對他的酒味,還有紅紅的臉很有意見。安檢人員皺了皺眉頭,讓他把身上所有的金屬品都拿出來。紅臉老兄帶著標準快樂酒鬼傻兮兮的笑容,慢條斯理的拿出鎖匙、手機、鋼筆、銅板…放進小籃子裡。一邊晃晃悠悠的走過金屬偵測門。

金屬安檢的門毫不遲疑的哇哇響。在安檢人員嚴厲的眼光下,紅臉老兄一臉歉意,帶著靦腆的笑容,再試著走一趟。

第二次,警鈴還是不留情的響著。

紅臉老兄只好站上小台子,張開手讓安檢人用手持的金屬檢測器檢查。

小小的金屬檢測器,聲音也不小。等在後面的長長人龍,就看著檢測器在他的長褲口袋聲竭力嘶的嚷嚷。紅臉老兄就開始用胖胖的手指,扒出口袋所有的寶貝。

紙幣、門票、機場稅、保險套…這些顯然都不是。一直到他掏出真正的禍首。

原來發聲音的是骰子….

這下,紅臉老兄臉更紅了。對著改為訕笑表情的安檢人員,還有排在後面一直盯著他,一臉不屑的人龍,低聲吶吶的,像是自言自語解釋給自己聽似的說:

骰子怎麼會響呢?…應該不會啊?!…

春來了! Here Comes Spring

71 發表於 2006-03-23 09:51

看著河邊的柳樹一天天的變化,由看不見的任何顏色,到淡淡的灰綠;路邊的灌木開始冒出一點點的綠芽來;冰凍的河水的冰層逐漸變薄,到消融;一天天的,春天一步步的接近著。

今天,陽光好的讓人忍不住在外用餐;人人看起來可親可愛。街上的人,男的帥,女的靓…恩,春天來了,該發作了。

天下的烏鴉 Beijing Crow

71 發表於 2006-02-14 11:04

今年的北京很有過年味。

大年初五在北京降落時,從天空中看著諾大的北京近郊,機場附近閃光點點,竟然開起演唱會了。黑漆漆的夜裡,四下隨意閃爍著閃光燈…咦?!舞台在哪?哦…原來是放炮者眾…

北京政府宣佈今年允許燃放鞭炮。接下來就到處能看到「燃放鞭炮是您的權利,遵守燃放規定是您的義務」 的紅布標語。

規定的時間是一直能夠放到元宵節的午夜為止;規定的空間是天安門、長安街不能放。

在元宵節當天,路經長安街天安門時,發現了奇觀…

長安街上,路旁的那大樓是北京飯店…長安街上的樹,掉光了葉子,卻棲滿了一樹的烏鴉。

顯然的,天下的烏鴉都到長安街躲鞭炮來了。

大雪後的北京 City Improvement

71 發表於 2006-02-09 01:08

剛開工後的第二天,北京就下了一場入冬以來最大的雪。

向我這樣蠢蠢的南方人,一看見雪,就還是像是第一次看見一樣,莫名其妙的興奮起來。一直要等到走在路上才能又回到現實中來;忍受下雪所引發的種種不便:雪和泥土豁成的黑色冰泥就在街道上,沾來黏去的。

不只冷、還髒、滑。一定得小心翼翼的走著路,保持平衡才行。

往年,只要一下雪,能夠預期的是,這些在人行道上的、車道上的冰泥(尤其是慢車道上的)只能等著春暖花開…天氣變暖時才能消失,才能再見到路面;一天天的,潔白的雪變灰了…隨地吐的穢物凍上了…看見小心翼翼走路的老人家、看見咄咄縮縮騎車的人…心裡總覺得,真是一個沒有人管的地方啊…真是一個無政府的所在呀。

今年,出乎意外的,大雪後第二天街道上,已然打掃完畢。車道、人行道都留出可供通行的寬度,人行道上的雪也都堆上行道樹的樹坑里;像是北極的小冰屋似的,幫助植物保溫之外又能提供水分。

這些都讓我意外…也是驚喜。畢竟,環境的進步、素質的提高就是這樣一點一滴完成的。

抱大腿的代價 Reward For Table Dancer

71 發表於 2006-02-03 12:18

到南方城市找老朋友,已婚的美麗姑娘z。

飽餐之後漫步在南方溫暖的街頭,不太晚的步行街,熙嚷的人群。突然之間,有人抱住了我的大腿…

不是z,是一個大約五歲的街頭小小賣花女。小小賣花女仰著頭,用哀求的口氣說:「叔叔,給漂亮阿姨買朵花吧?」

應付這樣的情況,我是有著各種奇怪的原則(如哈利碰見傻力一文),z知道我是不會妥協,就笑著躲到街旁,假意看櫥窗去了。

就剩下小女孩和我了。

小女孩像澳洲的卡啦熊,用力盤繞著我的大腿,完全沒有妥協的跡象。我看見她眼中的決心,她也看穿我我是不會兇她的…

我:「你該回家啦¸小孩九點以前就該上床了!」
她:「你買朵花先,我就回家!」

我:「不買。」
她:「那一朵五塊錢就好!」

我:「不買。你爸媽呢?在哪?告訴我,該罵他們一頓。」
她:「那你給我三塊錢?」

看來,這會是長期抗戰了…

那坐下來慢慢說吧!

我:「等等啊…」我一邊和她商量,一邊移動。

於是,我和我的右腿,還有腿上的小小賣花女,就緩慢的往路旁的台階移動。動力在左腿,拖著右腿前進。

坐上台階,沉重的右腿也輕了,小小賣花女和我肩並肩的坐在一起,她很自然的把頭靠在我的大腿上。路人看了一定認為我們是一對幸福的父女,在街頭共享天倫。

五歲的小女孩用她黑白分明,亮恍恍的眼睛問道:「你怎麼不嫌我髒啊?」

估計她還沒碰見過這樣被街頭小童抱著,還能輕鬆自在的說話的怪腳吧?

「你不髒啊。」我答
「可我覺得你髒!」這小孩突然說出這樣意外的話…

哈哈大笑的我答道:「我也不髒,我們倆都不髒。」

「叔叔給阿姨買朵花吧!」小女孩不屈不饒的繼續勸說。
「不買。你不該在街上賣東西的,你這年紀該好好的唸書。」
「那你給我五塊錢吧。」
「不行,我不能害你。」
「那一元吧。」
「不行,我不能給你錢。不過,你想吃小籠包還是麥當勞?」我看了一眼周圍的店後問這小女孩。

若她是真餓了,這點忙我總能幫得上,也不會肥了她背後的邪惡大人。

她眼睛突然放光,毫不猶豫的答:「麥當勞!」就放開了我的大腿。

「那你去叫阿姨,我們一起去麥當勞。」

小女孩興高采烈,又蹦又跳的去把z給找來,一邊拉著我,一邊拉著z的手,我們一家三口就快樂的往麥當勞走去…

到了麥當勞,小賣花女卻突然停住,抵死也不肯進去。在我們半哄半威脅之下,她才克服對麥當勞叔叔阿姨的恐懼,走近會趕人的櫃檯,點了一包薯條。

小賣花女非常堅持不在裡面用餐,我們只好拿著薯條,回到人行道。

我一邊把薯條遞給小女孩,邊走邊問:「那你要在哪吃啊?」

才發現,小女孩並沒有跟上來。轉身一看,她已全神貫注在那包薯條,完全對我還有漂亮阿姨失去所有的興趣,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z和我相視一笑,就接著漫步走去。

z突然轉頭,賊溜溜的對我說:「她有薯條是因為抱了你的大腿…那我也抱一下能有啥?」

哈哈哈…我抱你好了,你也給我薯條。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