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ER

71 發表於 2009-07-06 10:10

週日早上,媽媽又住院了!

周六媽媽說頭暈,老毛病,於是早早休息入睡,我也繼續趕工寫報告,打成績。

周日一早,媽媽來電話說得去醫院,於是匆匆的準備好該帶的就出門。
周日看病,當然是急診,只是一走進急診室,心頭一緊,覺得不妙。

這幾年來,家裡老的小的經常有狀況,進出醫院都快成例行工作。打預防針,拿藥,從來沒看過急診室這麼多人過…..一驚!

不大的急診室,走廊上處於觀察狀態的病人都沒有明顯的包紮,表示都不是外傷,車禍之類的…那就屬於內科….再驚!!

再仔細觀察躺著的病患,有老人、有中壯年、有男有女,影響範圍並不只有老人小孩,這就表示不是周末多變氣候引起的,只能得到是禽流感或是SARAS,這類型傳染病的結論!!大驚!!

媽媽的老毛病,打了兩桶點滴,藥若干,晚上出院了。
走的時候我也很高興的發現,周日晚上的急診室,很清淨,幸好只是一場虛驚!呼!

弔念 Jammy Yeh

71 發表於 2008-12-19 01:50

很遺憾,也很驚訝的聽到Jammy 往生的消息。

我和Jammy 沒有見過面,只是最近開始經常互訪對方的BLOG。在相互的留言中,我一直覺得她是一位樂觀、坦率、直爽、有正義感的 (甚至有些天真的那種。)

這樣的氣質,在我的經驗理,通常是一直被保護的很好、被好意的家人朋友環繞長大的孩子,才能具有的。

看了其它網友的留言,才發現這些光明的特質,表面下卻是長期被病魔折磨,依然堅強不屈服的 Jammy。

Jammy,
很遺憾來不及好好認識妳;
很高興認識妳。

我記得 My Ex-classmate

71 發表於 2008-03-11 03:49

大學同學X,今年年初過世了。

我記得他的正直。
他忿忿不平,因為辛勞樸直的農民,被財團威脅利誘而廉價出讓土地;
他想做義工來協助因法律不夠周延,以致難以負擔土地稅賦,只能含淚拱手出讓土地的農民。
畢業後,他成了建築師,經常做社區營造,讓土地、當地的生活能結合、能延續。

我也記得他的熱心。
同樣是轉學生,我們這個小團體有許多難以為外人道的適應困難。
錯過租屋潮、找不到教室、選課跨級、班費雙繳…
成立轉學生的新生接待,他是最熱心、最願意投入的同學之一。

我也記得他的行動力。
為了做一個有系徽的講義夾,他自挑腰包做刀模、打樣、統計….
完全沒有想到這是系學會的事。幸好最後,講義夾很受歡迎,經濟上沒受到的損失。

我記得正直、熱心、有作為的他。

好走。